我没想过当导演

我没想过当导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副导演也没了(新人求推荐!)

如今《我是忠良》剧组,真可以称得上是风雨动荡难安,前脚导演出事,后脚两位主演也陷入了丑闻风波。

当红影星郝栋梁,出道以来一直营造好男人形象,妻子戴侣貌息影顾家,为他生下一儿一女。

世人皆称他们郎才女貌,是娱乐圈不可多得的“模范夫妻”。

现在倒好,“模范夫妻”后两个字可以摘掉了......

原先越是装的贤夫良父,此刻越是被人骂的焦头烂额。

六小花旦之一的刘芒,一直被冠以纯欲女神的称号,受万千宅男追捧。

在大众的印象中,这位女神一直洁身自爱,风评甚好。

郝栋梁和刘芒夜宿酒店,监控拍到了两人的正脸,以及他们在一起举止亲昵,搂搂抱抱。

想不到啊,本以为这两位没什么交集,唯一的关系,也不过是《我是忠良》签约的男女主角。

《我是忠良》剧组简直不要太热闹,昨天吴德导演入狱的瓜还没吃完,今天又送来一个,真不怕吃瓜群众吃撑了吗?

丑闻上热搜也就算了,然而事情还没有到此结束。

似乎背后真的有黑手一样,在郝栋梁和刘芒的绯闻爆发出来两个小时后,网络上紧跟着出现了郝栋梁所在工作室偷税漏税的新闻。

郝栋梁算是彻底完了,再也翻不了身的那种。

一旦偷税漏税的事情确定,他就会被打上劣迹艺人的标签,所有作品下架封禁。

至于刘芒,人设崩塌的她,甚至连郝栋梁都不如。

毕竟郝栋梁成名多年,手下还是有很多积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从绯闻传出,到郝栋梁工作室被查,前后不到五个小时。

事态发展之迅速,很多人都无法想象。

“小周,你说咱们剧组是受到了诅咒不成?”总摄像老张一脸严峻。

周浩面带苦笑“张叔,要相信现代科学,一切牛鬼邪神都是纸老虎!”

老张朝地上吐了口痰,鄙夷道:“屁!香江那边的导演,每次开机都会拜神。要我说,咱回头也拜一拜,不然再出个意外,这剧也拍不下去了。”

周浩心中不免也有些紧张,难道他们剧组真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没等周浩多想,手机铃声响起。

“阿浩,你准备一下,下午公司会派人到剧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由你担任剧组导演。”

母暴龙韩薇的语气明显有问题,周浩不免有些猜测,难道又发生什么怪事?

“薇姐,又出什么事了?”

韩薇语气有些纠结,“毕严和吴才出车祸,正在ICU抢救......”

周浩嘴角一咧,心中更加肯定了张叔的话,剧组被诅咒无疑了!

先是导演,然后主演,现在副导演和制片人也跟着出事,接下来该轮到谁了?

“薇姐,要不......再考虑一下?我觉着道具组的杨副导演也可以承担大任。”

如果他接任剧组导演,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他出意外了?

“少给老娘找借口,让你当就当,哪那么多废话?”

周浩额头尽是冷汗,“薇姐,我......”

“五百万!只要把片子拍完就行,你要是不敢,就给老娘滚回公司扫厕所!”

五百万?

周浩眉头一跳,心中大呼好家伙!

“干不干?给老娘一句准话!”

“干了!”

他得当多少年导演助理才能赚到这个数字?

学校时,他的一位同学曾说过,给他五十万,他就敢带着面具光着屁股跑操场,如果给他五百万,他连面具都不戴,边跑边喊自己的名字。

如今五百万就在眼前,他不用脱衣服就能拿到,何乐而不为?

不是他不怕死,而是对方给的太多......

“薇姐,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绝对不是为了那五百万,主要是怕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周浩的转变,让韩薇有些措手不及,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许久......

刚才还贪生怕死,一听到五百万,现在连命都不要了......

“阿浩,要不你回公司吧,老娘......可以不让你扫厕所......”

周浩哪里愿意到手的五百万跑掉,“薇姐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我绝对不是为了那五百万,主要是怕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

电话挂断了,周浩兴奋地围在老张身边上蹿下跳。

“小周,你没事吧?”老张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这小子中邪了。

“张叔,我有五百万了!”周浩笑道。

老张翻了个白眼,“老子有好几个亿,五百万算个屁,至于让你高兴成这个模样?”

周浩兴奋的火苗刚刚燃起来,直接被老张一句话给按灭了。

“几个亿?叔你家开矿的?”

老张鄙夷地看了周浩一眼,“你叔我家是京都的,名下三个四合院,差你那五百万?”

周浩嘴巴张的老大,本来张叔在他心中是一位可敬的长辈,不知怎么突然就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叔,您缺干儿子不?”

“滚!”

“好嘞。”

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周浩激动的心情稍有平复,跟老张实话实说,“叔,毕导和吴制片撞车住院了。”

老张一听,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赶紧去烧香,咱爷们还没活够呢!”

拉住老张,周浩又继续道:“公司那边安排我来担任导演......”

“你他娘离老子远点!”

“......”

周浩死死拉着老张,生怕他跑远了。

老张挣脱不开,脸色苦恼,“怎么着?爷们今儿是打算同归于尽是吧?”

先是导演没了,然后主演没了,现在副导演和制片人也没了,突然有人告诉他,他要当导演,还拉着他不走。

这他娘不是同归于尽是什么?

“叔,帮我......”

周浩毕竟是个新人,在剧组没有根基,如果不找人帮忙,他就算成为了名义上的导演,也没人愿意听他的安排。

老张叹了口气,“这样吧,你去其他人都喊过来,告诉他们毕导出事的消息,我去东南角点一根香。”

东南角?

“叔,你是不是盗墓小说看多了?咱们又不是要开馆,东南角点香管用吗?”

老张急得一巴掌拍到周浩脑袋上,“莫管老子!”

挨了打的周浩老老实实撒手,去把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喊过来。

再回头,就看见老张不知从哪摸出两根白蜡烛,在东南边摆弄起来。

周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东南角就算了,张叔还点的是白蜡烛,太惊悚了吧?

老张嘴中念念有词,不断向着四方鞠躬,“各路神仙老爷,我张淼上有老下有小,活到如今一把年纪不容易,远处那小子是导演,有事你们招呼他,就别跟我一般计较了......”

临了还来了一句“阿弥陀佛”,心中得到慰藉,老张勉强给自己壮了壮胆子。

回到剧组这边,周浩站在所有的工作人员面前,面带悲色。

“我刚接到公司通知,毕导和吴制片出车祸,送到医院抢救......”

整个剧组直接炸锅了,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两天剧组是不是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远处老张的一举一动,更加证明了他们的猜测。

“小周,公司那边怎么安排?咱们还拍吗?”

“小周,咱们剧组是不是直接解散了?”

“小周,毕导他们还能活着吗?”

周浩叹了口气,由悲转喜,“但是有一个好消息!”

众人声音一滞,等待周浩的下文,暗中猜测剧组肯定是解散了。

解散了也好,人没事就行,万一接下来还有人出事怎么办?

“下午公司会派人来剧组,召开新闻发布会,由我接任导演的职位,咱们剧组不会解散!”

这句话喊完,场面寂静的程度有些出人意料。

没人反对,没人支持,就好像时间被静止了一样。

化妆师茜姐走上前拍了拍周浩,“你小子是个爷们。”

说完扭头就对老张喊道:“叔,你还有没有蜡烛,借我两根!”

这一声下去,其他人纷纷响应。

“老张,我也要两根蜡烛......”

“张叔,我要三根......”

周浩被人遗忘在了角落当中,心中忍不住忐忑,要不他也去点两根蜡烛?

剧组氛围逐渐变得古怪,东南角乱七八糟点燃了数千根白蜡,那气氛跟灵堂似的,总感觉背后有阴风刮过。

点白烛烧黄纸,就这还不算完,也不知道老张去哪搞来一套神坛,摆在剧组之中。

如果神坛不是供奉的关老爷,周浩说什么也得去拜一拜。

倒也是这帮人失了智,撞鬼你拜什么财神?

要拜也得拜佛祖或者观音吧?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公司派的人到了。

一名女性,身高一米七三,精致妆容,身段凹凸有型,令人引发联想。

刚进剧组,就差点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得两腿发软。

神坛先不说,这个东南方位密密麻麻全是未燃尽的白蜡烛,边上还摆着好几个铜盆,里面都是纸钱燃尽的灰烬。

“周浩!”

听到一声尖叫,周浩赶忙走出来查看。

“瑶姐,你怎么来了?”

白瑶,目前在母暴龙身边当总经理助理。

白瑶面色苍白,看到周浩出现,颤颤巍巍的问道:“这里死人了?”

周浩连连摇头,“没死,就是听说毕导和吴制片出事,大家自发组织为他们祈祷平安。”

呸!这话谁信?

这是咒死毕导和吴制片还差不多......

周浩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总不能说大家都在害怕剧组招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这要是让母暴龙知道了,他的五百万......不对,是他的导演位置一准换人。

客气的豆子

作家的话
新人新书,各位看官老爷有票的给个票赏,没票的帮忙给其他人推荐一下!
豆子先谢谢大家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