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萌宝:逆天帝妃她又开挂了

第12章 你猜我那一箱铁卷丹书够杀多少皇后?

此时在这承乾殿的御林军一共有两批,一批是跟着萧何回来的,知道楚慕初凶残的,一批则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所以在皇后吼完之后,那群什么都不知道的御林军就齐刷刷的朝着楚慕初围了过去。

楚慕初微眯的眸子意味不明的看了眼承乾殿内,唇角扬起一抹冷嘲。

既然你想要试探我的实力,那——

给你看了又何妨?

楚慕初缓缓睁开眸子,眸底一片银光璀璨,氤氲着无尽寒意,宛若九幽寒潭,冷到了极点。

被她眸光扫过的御林军们几乎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面前的女子虽然周身狼狈。

但却宛若神邸,不可直视!不可亵渎!

“要么滚!”

“要么——”

“死!”

楚慕初身上弥漫着尸山血海般的滔天戾气,磅礴的气势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砰!

砰!

砰!

随着接连不断的砰砰声响起,承乾殿外无数的飞石假山,连带着青砖铺就的地面一起纷纷炸裂!

只眨眼工夫。

原本大气磅礴的承乾殿外瞬间成了一片狼籍的废墟!

距离楚慕初最远的皇后及她身边的宫女太监们更是直接被这股气势压的七窍流血,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至于那些离她最近的御林军们?

早已躺在地上口吐鲜血动弹不得了!

“住手!”

就在楚慕初气势暴起之际,承乾殿内传出一声怒喝,紧接着,紧闭的金色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张略显沧桑的面庞几乎扭曲在一起,满头黑白相间的头发乱舞,骇人至极!

他威严的虎目瞪视着楚慕初,宛若一头出笼的怒狮,煞气遮天蔽日!

大商皇帝看着面前狼藉一片的场景,眼底的煞气遮天蔽日。

早在萧何进承乾殿之际,就已经向他禀告了楚慕初此女的种种行径。

但帝王天性多疑,再加上楚慕初之前的声名,大商皇对于萧何的话并不信。

所以他便安排了人将皇后引来,想要亲眼看看萧何口中强大如厮的楚慕初究竟有多强。

在皇后带着人赶来承乾殿的时候,大商皇和萧何二人就在门口站着,静静的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然而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哪怕大商皇在楚慕初看向承乾殿之后就感觉不对,却依旧迟了!

千算万算,大商皇都没算到,楚慕初竟然猖狂至厮,竟然敢在皇宫之中,他的承乾殿前动手!

这番嚣张狂妄的举动,无疑是不将皇家威严,不将他这个大商皇帝放在眼中!

这是在打他的脸!

大商皇面皮抖动了两下,看着楚慕初的目光充斥着滔天杀意。

此女如她母亲一般张扬猖狂的——

让人厌恶的想要杀之而后快!

“楚慕初,你放肆!”

大商皇语气森然,阴沉的虎目直勾勾的盯着楚慕初,似是一只欲要择人而噬的狂怒雄狮。

楚慕初轻慢一笑,对大商皇帝的暴怒,一点都不担心。

她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大商皇,轻笑一声。

“呵呵!”

“哈哈哈!”

楚慕初从轻笑,最后变成了狂笑,笑的眼尾都晕染上了几分熏红,看起来妖冶无比。

“皇上,你这话不对。”

她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微微摇摆,纤细的身姿放佛蕴含着无尽的威势。

这话一出。

周围之人无不哗然。

他们甚至不敢去看怒火滔天的大商皇帝,一个个噤若寒蝉的齐刷刷跪倒在地。

心中是无尽的震惊。

这女子——

怎么敢?

难道她就不怕皇上一怒之下,浮尸千里吗?

大商皇怒不可遏,整个人好像是火山喷发一般,怒极而笑:“哦?朕说错了?你倒是说说,朕哪里说错了?”

此时的大商皇反而冷静了下来,然而这平静之下却斥满了煞气。

“放肆这两个字,皇上不该用在我身上的。”

“这两个字彰显了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威严,代表着上位者说出这两个字之后,下位者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而皇上于我,不管是死还是生不如死,你都办不到,这两个字,自然也就不适合用在我身上了,皇上以为然否?”

楚慕初双手负在身后,声音不疾不徐,衣袍无风自动之下飒飒作响,如画的眉眼满是肆意。

随着她最后一句话落下,大商皇双眸之中爆射出一股恐怖的帝皇之威。

帝皇之怒,浮尸万里!

“轰!”

无尽的帝王威压扑面而来,这一次就是站在大商皇身后的萧何都忍不住单膝跪地,恭敬的低下了头颅。

然而处于风暴中心的楚慕初却依旧神色不变,淡然的直视着大商皇的双目。

“皇上,皇上,求皇上为臣妾做主啊!”

就在气氛陷入僵持之际,瘫软在地的皇后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在地上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大商皇脚下,涂着大红丹蔻的手紧紧的攥着他的龙袍一角。

“皇上,楚慕初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不仅带着她那个苟且生下的小杂种进宫,玷污了皇宫威严,还心肠狠毒的对臣妾和御林军们痛下杀手,还请皇上为臣妾做主啊!”

“楚慕初这是将皇族威严视若无物,这是在挑衅皇上您的无上天威,此等贱人若不诛其九族!五马分尸!凌迟处死!不足以平民愤,不足以彰显我天家威仪啊!”

“臣妾的伤,臣妾的脸面,臣妾的性命都不重要,可臣妾是您的妻子,是大商朝一国之母,臣妾如今被这般侮辱,这与羞辱皇上您又有何异?”

皇后泪流满脸满目恨意,声音声嘶力竭字字泣血,那张凌厉的脸庞狰狞且扭曲,犹如自地狱而来的恶鬼,丑陋又可怖。

大商皇阴沉着脸看向楚慕初,冷声道:“楚慕初,你可知罪?”

楚慕初狭长的眸子微挑:“知罪?皇上你莫不是年老体衰记性不好?我身上可是有着先皇赐下的铁卷丹书,哦,对了,听说能与你平起平坐的龙玺好像也曾被先皇赐给了我娘?”

楚慕初掩唇轻笑一声,微熏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性感,让人耳蜗发麻。

“就不说那传说中的龙玺,光是那铁卷丹书,皇上你让我先算算,我靠着那一大箱子——能杀多少个皇后?”

云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