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墓玄盗

第4章 断龙

我列出一张单子交给蛮子,其中都是一些必备工具,分体式矿灯,洛阳铲,军刀,照明弹,登山绳,还有一些专业的东西那是普通人买不到的,好在我母亲留下一套,这也就不用操心了。

蛮子拿着我交给他的单子出去了,我也开始翻查关于青要山的一些历史,希望能从中获悉是大秦哪位王公的墓。

经过一下午的查看,我并没有多大的收获,只是知道了所谓密都的由来,相传上古时期,生活在黄河流域的几十个氏族部落,为争夺生存空间经常发生大战。

六七千年前,黄帝在孤泉战败炎帝,后又在涿鹿与蚩尤大战,据记载,蚩尤头生双角,身上长刺,凶悍无比,大军对战直杀的天昏地暗,连续几天蚩尤战败终于被杀,勇猛的蚩尤残部退守青要山,此地有一土著部落名“要人。”其中有一位本领高强的武罗姑娘,她施展“以柔克刚”之术,帮助皇帝收服了蚩尤残部,并促使部落之间相互通婚,和睦相处。三族最后和解,在青要山达成同盟,这是中华名族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融合,此地极具意义,各部落首领经常前来,所以便称为了帝之密都。

晚上,蛮子神秘兮兮像做贼似的抱着一大堆东西回来,我不禁觉的好笑就随口说道:“你丫的偷了什么东西,瞧你那贼眉鼠眼的样。”

蛮子一听不乐意了,“去去,你知道个球,给你看样东西就知道了。”

随即蛮子将东西摊在桌上,我一眼扫过去,两把黑漆漆五四式手枪映入眼帘,“你从哪搞来的这东西。”虽然在那个时代,枪械管理的还不严,但搞到着这种枪械那也是很难的。

“从黑子那里搞来的。”蛮子得意的说道,黑子是他在部队时的无良战友,我也是见过几面,人倒是挺仗义,就是好捞偏门。

男人对于枪械那是发自骨子里的喜欢,我也不例外,看着这东西就忍不住上手,因为山西山区居多,打猎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建国初期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猎枪,打小我就摸这玩意儿,所以枪法也是很不错。

连续两天的准备,我们终于将东西都置办齐全,这也是花光了我们的家底。

第三天我们踏上了去往河南洛阳的火车,我呢吃了睡,睡了吃,蛮子这家伙在火车上就不同了,将他那嘴上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逮住个稍微有点长相的大姑娘就开始他那胡吹的本事,一路上过的那叫个舒服。

零点火车到达了洛阳,我们急于赶到地方所以也就没有住宿,找了个黑车就前往新安县,也不知道司机绕远还是怎么个原因,整整五个小时我们才到达了县城,剩下的路说啥司机也不拉了,说是里面是山路车辆不能进去。

就这样我们又租了辆摩托车,这一走我才知道为啥司机不拉,坑坑洼洼小路他要是敢开进来准保出不去,“飞子,我这身子板快要散了。”又是一个大坑,我只觉得身体都快要飞了起来。

“瞧你那样,你看大哥怎么没事,忍忍就过去。”

开车的大哥听到了说他,“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蛮子顺口就说:“这您也看的出来?”

“要是本地人,早就习惯这路了,小兄弟去这曹村乡干什么?”

我生怕蛮子这大嘴巴说漏嘴,赶忙插话,“我们是来旅游的,听说这青要山风景不错。”

见我如此回答,司机也就没在多说什么。

天大亮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青要山。

青要山东起黄兴岭,西至西大塬,和渑池接境,北起大天地,南至仓田,其山势险峻,沟壑奥幽,林茂花繁,溪秀潭清,自古以来就以神秘莫测和山水之胜闻名于世。

看着这一角的峭壁,我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蛮子怎么样需要休息一下吗?”

“休息什么,快走,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一阵摇头,这家伙脑子里就惦记着古墓呢,我们顺着山道来到一处高峰,我拿起人皮图开始寻找相似的龙脉,沧海桑田,青要山的地貌已经发生了改变,找寻了半天与之相符的龙脉并未发现。

我也只能动用觅龙术,审查气脉走向,断阴阳之气流转,判别生气的流动,现在是艳阳高照,生气最为浓重,我顺着生气涌入的方向看去,一座小峰,背靠大峰,气脉畅通,水气充盈,四象兼备是个小龙脉,但形式,气势皆是雏形并不是大龙脉,我有些不解这地也就只有这一条龙而已,看来此地还有别的变故,我抽动了下鼻子,空气之中竟然带着一丝阴冷,我左右走动大概间距500米左右,各抓起一把土做对比。

“找到没有。”蛮子有些耐不住性子。

“安静。”看着地面的两捧土,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地方竟然有煞气,我朝着左侧的连绵不断的山峰看去,竟然是条大断龙,一条山涧将龙头与龙身斩断,下方的水潭隐隐有黑气升腾,死气凝结,这些东西寻常人是看不到的,只有经过阳龙之气滋养已久的人才能看到,我按照觅龙术溯本归原之法剔除煞气,重新按照风水吉壤排布,断龙相连,吉气升腾,风势水势兼备,没错就是它,这就是人皮图的大龙脉。

“在那。”我指向左侧的孤山,那正是龙头的位置。

蛮子兴奋异常,“走,我们下去找船。”

此山被河水围绕,三面悬崖,另一面在山涧后方,只能通过坐船前去。

“别急蛮子,这地方煞气极重,阳龙被断,生气已失,恐怕里面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你要想好。”

蛮子仍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色,“飞子,有枪防身咱还怕他们,有什么敢招惹小爷,看我不把他打成筛子。”

我一想也是,都已经到这地步,怎么样也得进去看看。

于是我两就下了山,找了个空地吃了些压缩饼干,休息了一会儿,我们便到岸边去找船。

“大爷,我们想要去那,您能载我们过去吗?”我问着一位老爷子,此时只有他的船在岸。

老爷子只是看了一眼我指的方向,便脸色大变,连连摇头,“小伙子那地方去不得!”

我赶忙上前询问,“大爷,那地方怎么了。”《本章完》

兵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