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在病娇手中死里逃生

论如何在病娇手中死里逃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实习小法医

第二天一大早沈清霜就来到了警察局,还贴心的带了早餐。

“大家辛苦了,我给大家带了早餐。”热情洋溢的声音给死气沉沉的房间里带来了一丝活力。

张昊脸上带着疲惫,看着丰盛的早餐咽了咽口水。一副馋样,嘴上还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沈小姐,我们做警察的绝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

“哈哈哈,我知道的,但是我们现在开始就算半个同事啦。我以后就跟着林法医啦,虽然不算公安局的人,但是怎么说也算一个单位的人,大家别客气了,快吃吧,工作辛苦了!”

“什么?!你以后要跟着林哥?!”张昊惊讶的脸上的睡意瞬间散去。

“怎么?不能跟着我?”沈清霜身后传来一个清冷严肃的声音,正是刚刚到来的林秋时。

“没有没有,呵呵。既然以后都是同事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清霜姐。”张昊看见林秋时脸上有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称呼也顺势改了过来。

大家刚刚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听见张昊的话连忙收起脸上的表情一副热情的样子去拿早餐。

但是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丝尴尬,直到林秋时面不改色的走进法医室,房间里的气氛才缓和了下来。

周围的人看着她,脸上带着一丝同情,一个圆脸的小姑娘嘴里咬着包子,朝她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

沈清霜眨眨眼,有些不太明白他们这是什么反应。

张昊本着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良好品质,凑到她旁边刻意压低了声音:“林哥是我们队里公认的最难搞的人,之前有个小法医来实习,就跟着林哥。听说是林哥的学妹,仰慕林哥已久,靠着家里的关系来这里跟着林哥实习。”

“结果在里面待了三天就哭着鼻子跑了,走的时候还大喊着,林秋时,你也太过分了!居然把这东西丢在我身上。哎呦呦,当时这事闹的可大了,那小姑娘出来的时候身上还挂着肠子呢。”

张昊掐着嗓子学那个小法医的声音说话,样子有点好笑,一下就把沈清霜逗笑了。

“还有这种事,林法医看着挺正经的呀,看不出来还会作弄人呀。不过,你不是刚来实习吗,怎么知道那么清楚?说的跟你亲眼见过一样。”

“你凑过来,我悄悄告诉你。”张昊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沈清霜附耳过去:“咱队里有个八卦小群,领导还有朔哥跟林哥都不知道,我混了好久才混进去的,里面群文文件里就挂着那段经典画面的视屏监控,你要是想看我待会发给你看看。”

“算了算了,我可不想看见一个人身上挂着肠子乱跑。”沈清霜抗拒的摇了摇头。

“所以啊,大家反应才会这么大。大家都佩服你居然这么有胆子,林哥平常不怎么爱说话,性格比较冷。尤其是盯着一个人不说话的时候,瞬间就感觉好像被丢进了冷藏室一样。”张昊说着,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颤。

沈清霜深有体会的点点头,她有时候被他看的都能感觉后背发凉。

“说什么呢,凑那么近?”郝朔刚到就看见了两个人凑在一起神秘兮兮的样子。

张昊伸出手指放在嘴巴上作出嘘的动作,示意沈清霜保密,她冲他眨了眨眼,表示收到。

“没什么,你吃早饭了吗?我早上来的时候买了一些,没吃的话要不要吃点。”她拿起桌上的一个包子递给他。

“啊,太感动了。一夜没睡,这时候来个热腾腾的包子真是太满足了。”郝朔一副夸张的模样。

沈清霜听到他一夜没睡,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眼下的黑眼圈似乎更严重了一些,轮廓分明的下巴上生出一层短短的胡茬,给他增添了一丝男人味。

她这时才意识到郝朔也挺帅的,与林秋时不分上下。只不过类型不同,再加上他的性格,让沈清霜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长相。

郝朔是那种阳光的长相,再加上性格好,平常总给沈清霜一种小奶狗的感觉。看着软软乎乎的好欺负,可这时才发现,他的长相也太具有欺骗性了。

看着他这张脸总容易让人心生好感,一点都不像个警察。如今沧桑了一些,看着倒是更有男人味了,意识到他长得再阳光也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刑警。

沈清霜看的认真,郝朔在她的视线下不经红了脸,之前那个被他压抑下去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她不会真的是因为喜欢自己所以才答应去秋时那里当助理的吧?

“进来。”法医室的门打开,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语气生硬的冲外面的人喊。

沈清霜还在看着郝朔发呆,旁边的张昊拉了她一下。她回神,顺着张昊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发现林秋时在叫她。

“郝警官,等会我来找你啊,奶奶的托我问你下情况。”沈清霜走之前跟郝朔说。

郝朔点了一下头,看着她小跑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可爱。

张昊凑到他旁边:“朔哥,林哥这么一张冷冰冰的脸清霜姐也敢去给他当助理,她该不会是因为朔哥才故意去的吧。”

郝朔脸上生起一股热意,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被张昊灵活的躲开了。

“去,好好干活去,瞎说什么呢。”

法医室里,沈清霜轻手轻脚的关了门,扭过头刚准备说什么,一件白大褂盖到了她的头上。

“穿上。”

沈清霜将头上东西拿下来,闻着白大褂上熟悉的气息:“这是林法医的衣服?”

“嗯,暂时没有其他的,你先穿着。”

“哦,好。”沈清霜乖巧的穿上,衣服平整干净,跟新的没什么两样。要不是上面散发的气息,沈清霜都想不到这是林秋时的。

清冷的气息瞬间包裹了她,好像是被他拥在怀里一样。只是这白大褂有些过长了,宽松点还好说,长度只到林秋时的膝盖上方一点。

到了沈清霜身上却到了小腿肚子,沈清霜隔着旁边的铁皮柜子悄悄打量自己,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被剥了皮的香蕉,从头白到脚。

林秋时看着她穿着自己的衣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像这样就能让她身上刚刚沾染的其他人的味道散去了一样。

荆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