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少的二婚新妻

第1章 我要生下他

“是胃癌,晚期。”

医生拿着江芜的体检报告,讳莫如深的看着她。

听到这个消息,江芜只凛了凛眉,并没有太悲伤。

她这一生,从家里破产,父母双双跳楼开始,就是除了命以外什么也没有的,嫁入祁家的这两个月更是和死没两样。

“我还剩多久。”

医生凛眉,“现在的问题是,你怀孕了。”

“怎么可能?”祁晏恨她毁了他和陆菁菁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把她当发泄的工具,每回干完那事都要逼着她吃避孕药!

医生将化验单递给她,诊断结果那栏,清楚写着怀孕8周。

江芜心头一紧。

“我们的意见是引流,否则不能化疗,不能手术,加上孕妇的激素水平过高,会加速癌细胞扩散。”

医生的口气冷漠又平静,好像在谈论的不是一条生命。

“如果我打掉他,病就能治好吗?”江芜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很难想象这里竟悄悄地孕育着一个孩子。

医生迟疑片刻才回道:“还是要给病灶切片做病理检查,做好治疗方案,结合你身体的情况才能有定论,我们只能尽力控制。”

“所以我还是会死,对吗?”江芜抬头看向医生,面上的平静盖不住眼底的悲凉。

医生有些讶然,他总觉得二十出头的姑娘听闻这样的噩耗,要么痛哭,要么吵闹,而眼前的女人却竟然是死水一滩。

“理论上来说,有这个可能,但……至少可以延缓你的生命。”

他想安慰她,江芜却扯起嘴角笑了,“那我要生下他。”

就当她自私,想留一点痕迹在这个世界,别死得那么无声无息。

“可是,你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就算勉强撑到孩子足月,恐怕也无法承受生孩子的消耗。”医生苦口婆心。

“那就剖腹产。”江芜保持着微笑,泪却没忍住,开始在眼眶打转。

医生沉默片刻,叹气道:“不吃药也不化疗,那可是很疼的,你真能熬得住吗?”

江芜淡淡道:“我能。”

毕竟,有什么能比祁晏带给她的折磨还痛?

又有什么能比没有尽头的绝望还难熬?

“我能。”江芜笃定地又说了一次。

医生无奈摇头,终是开了营养药让她带走,嘱咐她每天按比例吃,用以补充消耗过多的身体养分。

江芜准备回修家别墅,没想到刚出医院就被一辆车给拦住了,来人是祁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

他恭敬地请她上车,话却说得不容置疑,“老爷要见你。”

估摸是这几日,她因为身体不适跑了两次医院,被祁老爷子发现了。

胃部忽生剧痛,江芜下意识按上去,一股血腥冲进嗓子眼。

她强行压下,迅速钻进轿车,一路上不敢开口,就怕忍不住吐了血,胃癌的事就会瞒不住。

老爷子是真心对她好的,他身体差,恐怕受不了这个刺激。

好在,到了疗养院时,那要人命的疼收敛了一些,江芜偷偷擦了嘴,把胃癌病例塞进包里的夹层,这才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小江啊,爷爷不是说过,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吗?”祁老爷子颤颤巍巍坐进沙发,神色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差了。

“一点小问题,爷爷你不用担心。”江芜笑笑,心里却知道这话唬不住,避开老爷子投射而来的目光。

半晌,祁钰冲管家说:“你去医院问问,要是他们不肯透露病人情况,就请老院长帮个忙。”

江芜心弦一紧,凛眉道:“爷爷,不用了,是我怀孕了。”

祁老爷子病恹恹的脸上闪过一抹光亮,“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不说?”

江芜苦涩埋头,勾勾嘴角,“爷爷,您能不能……”

不要把怀孕的事告诉祁钰。

她话没说完,那边就听到祁老爷子拿着电话说:“臭小子,自己老婆怀孕不知道?滚到疗养院来!”

江芜只好把后面的“不要告诉祁晏”咽回肚子。

她是没那个自信让祁晏接纳孩子的,只希望祁老爷子在她死后给这孩子一个不错的成长环境。

半小时后,祁晏黑着脸赶到,看江芜的时候,眼睛快要喷出火,只是碍于爷爷没说什么。

稍晚,两人同乘着祁家的车回去。

“你是什么时候在药上动的手脚?”祁晏黑着脸,看向江芜的眸光凌厉寒冷。

江芜心里犯苦,“药是你买的,每次也是你喂的,我怎么做手脚?”

“催吐又或者假装吃下再找机会吐掉,甚至趁我洗澡换掉药,总有办法。”祁晏嗤之以鼻。

江芜只觉得讽刺可笑,“你既然已经有了结论,还问我干嘛?”

明明早就知道的,她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

为什么偏偏还要解释?还会期许?

江芜,你是不是贱?

祁晏冷哼一声,“不要以为孩子会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永远不可能喜欢你这种货色。”

她什么货色?

难不成夜夜与她纠缠的不是他吗?

“祁晏,孩子不是靠我一个人就能有的。”心里积压许久的委屈在这一刻怎么也压不住,终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你就算恨我入骨,他做错了什么!”江芜抚上小腹,盯着祁晏,描摹他精致的眉眼。

他冷漠如常,“长在你肚子里,就是他的错。”

祁晏敲敲驾驶座的椅背,示意司机停车,躲瘟疫一般下了车,冲跟着跑下去的特助王浩道:“把人送回去,只要不是一尸两命,她的事我都不想知道。”

一字一句像刀子插进江芜心口,该死的胃疼更是落井下石,接踵而至。

她只觉得五脏六腑扭缠在一起,疼得瑟缩成团。

浓烈的腥气冲鼻上脑,不等她捂住嘴,就喷出一汩鲜血,染红了车座。

“祁总!夫人吐血了!”助理王浩的焦急和祁晏的冷漠形成强烈对比。

“你去处理,死不了就不用告诉我。”他转身留下决绝的背影。

呵,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呢。

江芜咧嘴,无声地笑容和猩红的唇凄然悲怆。

脑中回闪的画面,是一年半前,那个逼仄巷道里,浑身血污,奄奄一息的男人。

如果早知道了救了祁晏之后会是这种后果。

那她宁愿从来没有遇到过他……

假正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