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婚:亿万总裁宠妻如命

盛世宠婚:亿万总裁宠妻如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学会蹭饭了

“爸爸。”

顾斯珵抬起脸,看向包间门口站着的小人儿。

顾遇寒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略显得有些畏缩地瞅着坐在餐桌前面无表情的男人。

“去哪了?”

“我……”

“噢,小寒寒去卫生间的路上可能是迷路了,幸亏有好心人帮忙,很快就找到他了。”生怕接下来孩子会说出关于宋芷澜的话,韩珈立马抢先于顾遇寒回答。

顾遇寒闻言抬起小脸认真地看着韩珈,嘴唇一点点抿了起来,并没有再说什么。

顾斯珵看向安静沉默的儿子,嗤笑了一声:“顾遇寒,你觉得我会信吗?”

自己的孩子有多聪明当爸爸的是最清楚的。这个小家伙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一周岁之前,别人家的孩子开始会爬会玩会说单个字的时候,他就只是躺在婴儿车里哇哇大哭。饿了也哭拉屎撒尿了也哭,有时候只是被风吹一下或者是窗外飘过片树叶他也会受到惊吓然后就哭起来没完,怎么哄都哄不好。

顾斯珵一度以为自己生了个娇气包儿子。

可一周岁之后,这孩子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不仅迅速学会了走、跑、说话,甚至还超越同龄人一大截。就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不论是肢体行为还是大脑智商都发育得极其迅速。

顾遇寒这小孩子有着超越年龄的沉稳和成熟,并且脑袋瓜也要比同龄人聪明很多。这小子能把家里地址、公司地址、家人的名字、各自的电话号以及出生年月日都背得滚瓜烂熟。说他迷路了,鬼才信。

顾遇寒也知道自己什么都瞒不过父亲,于是便小声说道:“我碰见了一个漂亮阿姨,然后在她那儿吃了点东西。”

顾斯珵一双剑眉斜挑起来:“阿姨?顾遇寒你能耐了是不是?告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乱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可澜澜不是坏人。”顾遇寒认真道。

韩珈听着父子俩的对话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生怕下一秒顾遇寒就会说出那个“澜澜”姓甚名谁。她连忙笑着走上前:

“好了,干什么对小孩子这么严肃?你自己光顾着工作没注意小家伙跑出去了,怎么还恶声恶气的?再给孩子吓着。”

说着韩珈转身冲顾遇寒招手:“快过来寒寒,是不是没吃饱?没吃饱的话再过来吃点儿。”

顾遇寒看了眼爸爸,见顾斯珵并没有什么别的表示便知道他这是默许他可以过来了。于是他乖乖巧巧地走上前,坐在了顾斯珵身边的椅子上,安安静静地捧着杯子里的牛奶小口小口地喝。

“光喝牛奶不吃饭?”顾斯珵瞥了眼儿子。

“我吃饱了。”

顾斯珵哼笑一声:“还学会蹭饭了。”说着他抬起脸看向韩珈,“见到收留这小子吃饭的人是谁了吗?一会儿走之前去道个谢吧。”

韩珈脸色一白,拿筷子的手都有些不稳。她连忙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不认识的人,刚才我已经道过谢了。”顿了顿,“你身份特殊,就别露面了。”

顾斯珵虽说不是明星,但因为身家背景以及自身的不俗外貌,除了是财经杂志的常客,也是娱乐八卦版面的常驻嘉宾。顾斯珵沉吟片刻,倒也觉得韩珈说的有道理,他确实不太适合露面。

顾斯珵点点头,之后便没再问这件事了。韩珈不自觉松了口气,一直紧紧攥着的拳头慢慢松开,掌心一片濡湿。

“很久之前你就跟我提过你们医院的这个项目。”顾斯珵喝了口蔬菜粥便又说回了之前被公司电话打断的对话,“因为我没做过医疗领域的投资,没办法做出一个公正客观的评估,所以拖了这么久我也没给你答复。但是你们医院的这个关于儿童吉兰-巴雷综合征的研究确实前景不错,并且也有着一定的研究价值。这段时间我已经安排章易他们去了解了,等公司这边做完评估和决议,我再给你准确答复。”

韩珈笑得温柔:“好,都听你的。你也不要太有压力,这其实也是我们院长拜托我的。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后找我谈了三次话,话里话外都想让我拉你做投资。我也不好拒绝,所以就厚着脸皮跟你说了。如果评估完你还是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大可以拒绝的。”

顾斯珵笑了笑:“行,我了解了。”

***

用完餐后顾斯珵便带着顾遇寒离开准备回家了。

“跟韩珈阿姨说再见。”

“韩珈阿姨再见。”顾遇寒听话地冲韩珈摆了摆手。

“嗯,寒寒再见。”韩珈笑眯眯地摸了摸小家伙肉肉的小下巴。顾遇寒不自在地顿了下,然后便后退一步躲开了韩珈的手。

韩珈的手就这么尴尬地晾在了半空中,最后也只好讪讪地收了回去。

“那……我走啦。”韩珈看向顾斯珵。

顾斯珵点点头“嗯”了一声:“路上注意安全。”

韩珈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水盈盈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顾斯珵的,嗔怨道:“真够无情的,你都不说留留我。”

顾斯珵面不改色,只是笑意加深了几分,声音温和道:“好了,下次再请你吃饭,地方你选。今天遇寒困了,得送他回去睡觉了。”

“好吧,那就一言为定!下次我一定要好好宰你一顿!”

黑色迈巴赫的车灯闪了两下。顾斯珵收回车钥匙,打开后车座的车门把顾遇寒抱上去放进儿童座椅里并把他的安全带系好,然后他便绕过车头走向左前方的驾驶座,坐进车里发动了车子。

顾斯珵不是很喜欢让司机来开车,一般只要饭桌上没喝酒他就自己开。他这个人似乎生来就谨慎又多疑,他不放心把方向盘交给别人。

因为这跟把命交给别人没什么区别,更何况车上还有他的儿子。

车子流畅地行驶在凉城夜晚的道路上,比起外面的灯火辉煌,车内的气氛却显得过于安静了。不过这两人好像都没有不自在。

也是,他们父子俩一向是没什么话说。

一个是不苟言笑的严父,一个是过于早熟的孩子。

可能是今天心情还不错的原因,顾斯珵看了眼后视镜里低头认真摆弄着手机的孩子,出声道:“玩儿什么呢?”

孩子刚开始认字顾斯珵就给他配手机了,他倒是不怕他用坏眼睛,因为这孩子有着不同于寻常人的克制和自律,从来没表现出任何对手机的沉迷。可今天他却有些一反常态,似乎从上车开始就抱着手机没撒开过。

“没什么。”顾遇寒放下了手机,关上了和宋芷澜聊天的界面,面色淡然地看向前座的父亲,“在玩消消乐。”

顾斯珵闻言皱了下眉,眼睛一直盯着镜子里的儿子,忽然道:“你今天怎么了?”

蓝山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