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安定天下

琅琊榜之安定天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0章 寻找线索

廊州府宅,依稀看的见梅长苏踱步于桃花林下,望着金陵的方向运筹帷幄。蔺晨虽一生逍遥洒脱,对这位挚友住过的府宅心绪难平,当年平定北境之乱后,蔺晨便把这个宅子要了下来。本来黎刚等人想回归这里,但是梅长苏和萧景琰早就有了安排。江左盟改为奏事阁入朝堂后,黎刚带着一帮人想继续把府宅作为一个重要的中枢,不曾想蔺晨早早做了准备,霸着宅子不走,让飞流守在宅门外,谁要是敢进来要宅子,谁就要挨飞流的揍了。

“阁主,飞流怎么不见了,刚才还在我们身后呢。”蔺梦跟着蔺晨缓缓步入府宅。

“他在这个宅子里住了很多年,熟悉的很,也从来不走大门的,早就飞进去了。”蔺晨摇着白扇笑着说道。

“阁主,下山前我已经飞鸽传书,宅子都已经收拾好了,房间也都打扫出来了,吴婶负责我们的膳食。”蔺梦有条不紊地说着。

“你去准备些茶水,一会儿有人会来。”蔺晨停下脚步,看着一旁的小池,池里的荷花红白相映。“就在荷花池的凉亭里吧,我在那等他们。”

此时,太子萧歆、萧庭生、莱阳王已经走到了宅院的门口,萧庭生示意后面的侍卫就在附近等候便上前敲了敲大门。

蔺梦打开大门弯腰行礼:“见过太子殿下和两位王爷!阁主已在池边的凉亭等候。”

“阁主可谓神机妙算,他早就知晓我们定会来呀!”太子心里本就对琅琊阁崇拜不已。

蔺梦微微一笑:“请随我来!”

莱阳王错愕地看着宅院,他早就听说这个宅院特别大,也特别的漂亮,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个宅子我还是第一次来,果然恢宏不一般啊!连走路的石板上都刻有精美的花纹。”

“莱阳王应该是第二次来了吧,我记得第一次是皇上带着太子、还有你到廊州参加诏才会。”萧庭生在一旁提醒道。

“嗯,哥哥说的对,我想起来了,莱阳王你那个时候还小,估计没什么印象!”太子连忙补充道。

莱阳王笑了笑:“感觉还是第一次,上次没有印象就不算了吧!”

三人有说有笑地来到了凉亭,蔺晨一身白衣连忙起身行了礼。

“太子殿下快快请坐,我们一起品茶赏荷。”蔺晨说完又扇着扇子自己先坐了下来。

太子自然不会介意,琅琊阁的人本就生性洒脱,与世不争,做事也自然有自己的分寸。

“蔺阁主,哎,我还是喊您蔺先生吧。父皇让我代他向您问好,邀请您去金陵呢!”太子也坐了下来笑着说道。

“你父皇可没有邀请我吧,朝堂山高路远,人情世故,他知道我从不去的。”蔺晨知道是太子说的客气话。

“先生一生洒脱,琅琊阁又名声在外,父皇与您是同辈之人,吾乃晚辈,言语间有不足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哈哈哈哈,太子殿下什么时候也是这般了,在这个宅子里就两个字“洒脱”,这也是曾经宅子主人的愿望。”蔺晨一直以来不屑朝堂礼仪,所以也就远离朝堂了。

“庭生,听说你们在北境设伏,灭了三十万大军啊!怎么样,又长进不小嘛!”蔺晨明显的带着调侃的味道。

“师傅,您就放过我吧,这个世上谁能与你口舌之争?今日前来,就是寻找些答案,还请师傅出手相助。”萧庭生跟着蔺晨学艺了很长时间,两人的关系自然更加亲近。

“还是按规矩来吧,若是朝堂上的事情,就不要问了。若是江湖之事,只要银两足够,答疑解惑的事情我们还是非常乐意!”说完,蔺晨站了起来不停地扇风,“不知为何,这廊州的天是要比琅琊阁热的多呀。这样天干物燥的,好容易上火!”

太子看了看一旁的长林王和莱阳王,还是准备把问题说出来:“先生,想必您也是早已知晓廊州自焚命案吧?今日前来只想寻求一个答案,这世上可有自燃之物?”

“太子殿下,万物皆有属性,金木水火土,五行不离其中。但金可毁木,木可助火,水可灭火,土又能生木。所以,事出有因,皆为人患。有了人患加上可燃之物,一切就显而易见了。你们去查查哪些东西能自燃就明白了。我不能再说多了,说多了就涉及你们朝堂,这不是我们琅琊阁的行事风格。”蔺晨转过身来又对着萧庭生说道:“庭生,琅琊阁此次要重新更新琅琊榜了,有没有兴趣上榜啊!”

萧庭生知道这个阁主又开始玩笑起来:“师傅您就别扯我了,这自焚命案事关重大,若不能尽快查出真相,势必会影响诏才会,或许琅琊阁的排名也会有些影响呢?”

“好啦,就不和你们贫嘴啦,我先去歇息歇息!对了,莱阳王此次有兴致来廊州,想必想多些见识吧,有空来琅琊阁啊!”说完蔺晨走出了凉亭,用扇子挠了挠后背又转身过来说道:“庭生,飞流晚些时候来你们的行宫找你,记得给他留门啊!”

太子和长林王早已了解蔺晨的行事风格,这位前辈如此洒脱,又文武双全,把琅琊阁操持的井井有条,也是非等闲之辈了。

太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方才蔺阁主说找到自燃之物,你们可知有哪些?想必只要找到这个线索,就会柳暗花明。”

“烟花和爆竹虽然容易点燃,但是必须有明火,若他们里面的成分硫磺和黑火药这些也不足以让一个人自燃。如果是煤油这些,气味也就很浓,我们定然也会发现啊!”莱阳王把自己知晓的一些易燃之物全都说了出来。

“皇兄说的极是,虽然我们目前找不到可以自燃的东西,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突破口,下来我们就安排人去调查访问,相信会有答案的。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先回行宫。明日我们再好生查案,就像先生所说的那样,只要是人为,就有破绽。”太子双手一背,踏着矫健的步子走出了凉亭。萧庭生待莱阳王走了出去后,这才走了出来,他回头看了看宅子,想了想刚才蔺晨所说的话,他的眼里不经意间有了些闪烁。

半夜时分,还在翻阅书籍的萧庭生一直等着飞流,白天师傅所说的是话里有话,他又从怀里拿出白天捡来的残片,又连着闻了好一会儿,这个气味让他觉得是那么的熟悉。

“吃梨吗?”飞流从门外扔了一个梨过来。

萧庭生一个侧身,左手一下就接住了梨子:“飞流哥哥送的梨子,我定然要吃了!”

两人相拥,此等感情也就他俩了。

“飞流哥哥,蔺晨师傅让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事情?”

飞流点点头:“走!去找!”

“去哪里?找什么?”萧庭生一脸茫然。

“火!找火!”飞流嘟着嘴说道。

萧庭生恍然大悟,他悄悄地出了房间,看了看周围只是几个巡逻的侍卫,待侍卫走后,他连忙跟着飞流出了廊诗别院行宫。

飞流一路是飞檐走壁,开始萧庭生还能跟得上,可是翻阅了城墙出了城门后就再也看不到飞流的踪影了。萧庭生站在原地左右张望,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在这里!”飞流用手拍了拍萧庭生。

萧庭生身体一颤,明显被吓了一跳:“飞流哥哥,吓煞我也!我们到底去哪儿找火啊!”

“前面,坟地!”飞流指着前面说道。

“坟地?”萧庭生一头雾水。

又走了一会儿,两人来到墓地,这里荒凉至极,到处都是坟堆,空气也显得格外闷人,栖息在坟头上的雅雀被两人惊得四起而飞,让人胆战心惊。

“你怕?”飞流指着萧庭生笑着说道。

“我才没有!”萧庭生强装镇定。

“这里,等着!”两人来到一个土坡边上,飞流手指朝下指了指。

萧庭生心里疑惑不解,这里等什么呢?

“看!白火!”飞流指着一个坟头大声说道。

萧庭生朝着飞流指的方向一看,一团白色得火焰在坟头上跳动着,一下又飞到了另一个坟头。

“这是什么鬼东西?”萧庭生被这白火吓得不清。

“抓住它!”飞流说完就一个跳跃飞了过去。

萧庭生见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跟着跳跃了过去。飞流从怀里拿出一张大麻布,往白火上一盖,白火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飞流捡起麻布递给了萧庭生:“你闻闻!”

萧庭生一脸茫然:“飞流哥哥,我闻这个麻布干什么?”

“白火在里面,有气味!”飞流变得有点着急。

萧庭生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用麻布把白火给盖灭的。他接过麻布放在鼻子上一闻,这个气味跟今天白天死者燃烧后留下的行装残片一模一样。萧庭生一下来了精神,这一下他算是完全明白了飞流为何这么晚带他到坟地来了,原来是寻找线索!

“还有白火吗?”萧庭生还想多验证几次。

“等啊!”飞流满不在乎地说道。

大约又等了半个时辰,一团白火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萧庭生拿着麻布飞了过去,一下就盖住了白火。他拿起麻布,又闻了闻,果不其然还是这个气味。

“飞流哥哥,这个白火是怎么回事?”萧庭生虽然找到了这个自燃之物,但是却不知道它的称呼。

“火镰!石甲虫有!”飞流说完后抿着。

萧庭生这一下全明白了,他就是觉得残片上的气味那么熟悉,原来是当初穆云天驯化的石甲虫燃烧后也是这个气味,想必这个石甲虫里面含的就是火镰了(备注:火镰就是白磷,古代把白磷称为火镰)。

“飞流哥哥,你带我来这里找白火,其实你们早就知道命案自焚的原因了?”萧庭生恍然大悟。

飞流点点头:“他说的!”

萧庭生自然明白飞流口中的他就是蔺晨了,但是蔺晨师傅为何出手相助?这点倒是让萧庭生百思不得其解。

“走,回去!”飞流似乎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

萧庭生微微一笑:“你怕这个地方?”

“你怕!”

两人有说有笑地朝城门走去。

一个黑影站在他们的身后,静静地望着他们离去。

逍遥书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