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开局伪装唐门长老怒怼唐三

第93章 相见欢

齐策笑了笑,语气很是轻松的说到,“多个人总归是没错的。”

独孤博轻咦了一声,总是觉得有些诡异,按理来说他要是真有什么大敌的话,肯定不会这般的轻松吧。

不过既然齐策自己都不说什么,独孤博自然也懒得再问,实在不行,等这小子帮自己解毒后有什么生死大敌,跑路不就行吗。

因此独孤博倒没有再在此处纠结过多,而是转而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毕竟要相处五年,独孤博自然不能连名字都不知道。

“姓齐名策,你叫我少主好了。”齐策看的出独孤博还没有适应自己护卫的身份,哪有什么护卫张口闭口你你你的。

独孤博被他这少主一说给说的一愣,但转念一想,这么天资之人,想必确实身后有着极其强大的背景,不知道是武魂殿,皇室还是什么不知名的势力。

“少主是武魂殿圣子?”独孤博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齐策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要真算起来和武魂殿的关系,那自己应该是武魂殿教皇未来的情夫吧。

知道齐策不想吐露自己真实身份,独孤博也不再究问,毕竟按如今的身份来说,他只是个护卫,护卫是不该有那么多话的。

“走的动吗?”齐策看着身形有些摇摆的独孤博问道。

独孤博点了点头,毕竟也是封号斗罗,虽然受了极重的伤,但是在内丹收回后还是恢复了不少力量,当下走路还是不成问题的。

“行,那跟着我走一趟先。”齐策摆了摆手,径直转身往冰火两仪眼在的山上走。

独孤博微眯着双眼,看着齐策向前走的背影。

“这小子之前炸环才发出那么一击,如今肯定没有什么余力了吧。”

独孤博此时的眼神就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一般,森冷至极。

碧绿色的光在他的手上凝结,伴随着独孤博有些摇晃的身影离着齐策越来越近。

独孤博紧紧的看着那有些单薄消瘦的身影,一时间犹豫不已。

杀了他?

杀了他就没有人知道自己今天所受的屈辱了,自己也不用卑躬屈膝的去当五年的护卫。

可杀了他自己身上的毒怎么办?他说的没错,不用多久,这毒没有解的话,自己就得毒发身亡。

那团绿光在独孤博手中停浮良久,最终还是消散在天地之间。

独孤博在自己内心中暗叹了一口气,最终放弃了这一雪前耻的机会。

一声轻咦从前方传了出来,齐策原本前行的步伐忽地停下,转头歪笑道,“怎么不动手?”

独孤博心中一惊,看着齐策那歪头笑意有些胆寒。

“你知道我要动手?”独孤博也不遮掩什么,坦白问道。

“你不没动手吗?”齐策听他这么回答又把头转过去,不再追究,自顾自的走着。

独孤博在原地看着那少年身影,浑身不禁的起了冷颤,内心对少年的惧意更深一分。

“他是在试探我?”独孤博越想越觉得恐怖,越想越觉得庆幸。

如果刚刚动了手,想必都不用等到五年后自由离开,兴许此刻就得死在这落日森林中。

好在收手了。

独孤博暗叹了一声,连忙拔腿追上了齐策的步伐,在齐策斜身后跟着,像是忠心耿耿的护卫一般。

二人一老一少,身形都有些摇晃的一步步走着。

好在那做有着冰火两仪眼的小山并不远,二人并未走多远便是到了山脚。

此时围坐在山脚篝火便的三女,遥遥的看见两道身影,小舞和宁荣荣二人都感觉无比熟悉,只有胡列娜有些害怕警惕的看着那一老一少的两道身影。

二女认出那是齐策,丝毫等不及齐策慢慢的拖着步伐走到这里,皆径直起身,向齐策冲跑而去。

齐策也是凭借着紫极魔瞳以及天梦冰蚕的百万年魂力,老远就看着了围坐在篝火旁的三女。

此时见到宁荣荣和小舞二女冲到身前,也是心情大好的张开双臂,把二女拥入怀中。

不过兴许是二女过于激动跑的太快,让齐策原本就摇晃的身躯差点被一撞倒地。

此时二女哭哭啼啼的看着齐策,都问到了齐策身上的血腥味,替齐策担忧万分。

虽说小舞一直坚信着齐策肯定能赢,不会受到什么重伤,但是看到了齐策这般沾满血迹的模样,还是异常的担心与心疼,竟然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把泪水打在齐策的胸膛中。

而宁荣荣更是原本就对齐策极为的担心,害怕他与封号斗罗一战中会出什么事。

此时看到齐策浑身血迹,更是脑补出齐策和一名封号斗罗生死决斗,九死一生的场景,哭的更是婉转哀嚎,令人闻之则伤。

齐策就这么被两女抱着,不断的有泪水打在自己的胸膛,自己根本插不上什么话,只能任由她们二人先哭上一番。

独孤博则是面色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像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的样子。

良久后他才给齐策比了个赞的手势,内心对齐策多少有些羡慕不已。

这两少女,一个有着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扎着蝎子辫,容貌绝佳,另一个皮肤白皙至极,短发利落而又贵气,同样是倾城之姿。

这样子的两人,无论是谁,相比再长几岁后都会是大陆上知名的美人,如今却被这小子一人独占,当然令独孤博赞叹不已。

虽然独孤博不近女色多年,但毕竟男人至死是少年,见到两个绝色少女围在齐策哭泣,多多少少是有些艳羡。

“齐策?”

一道声音软濡又带着丝丝缕缕的魅惑的声音又在独孤博耳边响起,独孤博往前一看,不知何时,面前又多了一位绝色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身材几近完美,小脸紧致无比,而且有着一股十分吸引人的魅惑之意,让人丝毫不想移开目光。

齐策同一时间抬头望前看,见到本来身子被寒气所伤的胡列娜走了过来,当下也有些担忧的说道,“怎么自己起来了,你再歇会吧,我去给你摘些草药。”

之所以对胡列娜这般,齐策自然一是确实是自己误伤了她,因此将她医治也是应有之事,二则是为了刷些好感度,多获取一些系统的好感度奖励。

小舞和宁荣荣一听胡列娜过来了,当下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挣脱齐策怀抱,擦干眼泪站在齐策身旁,一人搂着齐策一只手臂。

虽然二人先前和胡列娜在篝火旁有说有笑,情同姐妹,但是当齐策出现时,二人还是本能的站成同一条战线,大有一致对外的意味。

而这外,自然就是突如其来的胡列娜。

“谢谢。”很多的话在胡列娜脑海中浮现,但最后却还是只说了句简短的谢谢。

毕竟他身边已经有两位这么好看的女子,若是自己在主动点什么,多少有些不知廉耻的意味,胡列娜身为武魂殿的圣女,自然也有其傲气,不会把自己放到个很卑微的位置。

独孤博在一旁看着露出了抹异常的笑,他毕竟活了一大把岁数,自然看得出来这尴尬场面是怎么回事,因此当下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齐策如何处理和这么多绝美少女间的事情。

似乎是注意到独孤博在一旁幸灾乐祸,齐策气不打一处来,扭头瞪了他一眼,眼中像是凝结着凶光。

众女这才注意到场中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个老者在场,当下有些疑惑的向齐策问道。

不过除了小舞之外,宁荣荣和胡列娜其实都已经猜出了这老者的身份。

她们二人一人是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一人是比比东的亲传弟子,自然知道魂师中赫赫有名的毒斗罗独孤博是什么样子。

也因此二人都是相当惊讶的看着独孤博,“难道大人与毒斗罗有交情,这才请独孤博助力与那位封号斗罗相斗?”

这么一想宁荣荣倒是觉得合情合理的多,齐策大人和一名封号斗罗打败了另一名封号斗罗,想来那名封号斗罗也是十分的强大,让齐策大人和独孤博毒斗罗都是浑身沾满着血迹。

原来先前那与巨龙搏斗的巨蛇就是毒斗罗独孤博大人,不愧是身为碧磷蛇皇的武魂,尽然能和那龙类武魂的封号斗罗打的不相上下。

顺着这般思路想下去,宁荣荣已经觉得是齐策叫了独孤博做帮手,和一名龙类武魂的封号斗罗血战多时,最终获得了胜利。

理清思路的宁荣荣对独孤博也升起了一股感激之意,当即就说到,“多谢独孤博大人助我家大人一臂之力。”

她面色带笑的行礼,就像是贵族家风度翩翩,礼仪有度的大小姐一般。

独孤博和齐策闻言都是一怔,不清楚宁荣荣的脑回路。

“你说什么?老夫给他助力?”独孤博有些诧异的问道。

宁荣荣见他这般疑惑,同样也是十分不解的说道,“不是我家大人要面对强敌,喊您来帮忙的吗”

她一副十分天真好奇的模样。

齐策听完立即哈哈大笑,把一脸懵的宁荣荣搂入怀中,“我的傻荣荣,你说的那个强敌,就是这老头。”

他指了指现在脸色铁青的独孤博,笑的十分开心。

独孤博则是十分羞愧但又无可奈何,当下心中一肚子的火气压着,面色极为的铁青。

胡列娜看到这一幕也是十分开心的笑了起来,似乎是因为胡列娜的武魂缘故,她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总归是有些魅惑之意在其中,哪怕是简简单单的笑笑,同样是眉眼弯弯,媚眼如丝,像是要把人的魂勾走一般。

“胡列娜好感度+10,解锁胡列娜一级好感度奖励。”

系统的播报声久违的响起。

齐策对此倒并不意外,毕竟他做了这么多,胡列娜要是好感度没啥长进的话,多少有点不近人情,说不过去了。

此时他到也没有急着查看好感度奖励是什么。

毕竟当下还有些事急着处理。

此时在场的众人除了独孤博和小舞二人都在哈哈笑着,看起来十分的开心。

只有小舞有些害怕的缩在了齐策的身后,有些害怕的打量着独孤博。

她原本以为是什么齐策的帮手,但是经过宁荣荣的话,小舞知道了他就是那个封号斗罗,九十一级的封号斗罗。

“他看的出来吗?”此时小舞十分忐忑的看着独孤博,浑身上下竟然是有些颤抖,像是一只不安的小兔子一般。

“他要是知道我是只魂兽,还会这么喜欢我,护着我吗?”小舞怯生生的抬头看了一眼齐策,此时的齐策哈哈大笑着,无比的阳光明媚。

但小舞却是与之相反,小舞的内心无比的煎熬,像是在置身烈焰中一般,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的难受。

齐策在大笑几声后似乎也注意到了小舞的异样,当下有些疑惑的看着小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舞见到齐策这般疑惑的看着她,顿时间感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满眼通红,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齐策见到小舞这模样先是一愣,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把小舞再次搂入怀中,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般。

小舞被齐策这么轻柔的抚摸着,内心中更是煎熬无比,有些哽咽的抬头问道,“如果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还会喜欢我吗?”

她的眼睛此时已经通红无比,两行清泪自眼眶留下,像是清泉流水一般。

宁荣荣胡列娜和独孤博三人都被这小舞突然的哭声打断了思路,此时齐齐的看着小舞,有些不明不白。

宁荣荣和胡列娜只是疑惑,独孤博却是定睛看着小舞,先是轻咦了,而后目光有些贪婪但又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齐策和小舞。

竟然是只十万年魂兽?

独孤博觉得眼前的少年越来越神秘,不仅是自己和寻常人相差甚远,几乎就不是一个纬度的人,就连身边的绝色女子也是十分的古怪异常。

他又打量了胡列娜和宁荣荣两人一眼,觉得她二人想必也有极为不简单的身份。

月芽与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