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开局伪装唐门长老怒怼唐三

斗罗之开局伪装唐门长老怒怼唐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再一次的诺言

此时世界似乎静谧的异常,二人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彼此间所能听闻的只有心跳与鼻息。

齐策把小舞的脸缓缓托起,小舞异常顺从的顺着他的手抬头,小舞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齐策,像是一只不知所措的小兔子。

但齐策的眼神却并不像是沉浸在这种粉红氛围中的迷离,相反是异常的坚定与固执。

月色浓郁,明月高悬。

月光打在小舞与齐策身上,打在小舞精致的脸上,异常的美好与静谧。

齐策看着小舞被月光所照射着的脸,缓缓的又亲了一口。

这次小舞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喉咙间似乎咽了咽口水,继续双目紧盯着齐策。

齐策手有些微微颤抖的抬起,当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有些矛盾。

虽然他反复告诉自己眼前的小舞是只十万年的兔子,可真真实实的看过去,她确确实实是个傲娇的小萝莉。

小舞也注意到了齐策伸其的微微颤抖的手,但她并没有躲避,相反是往前一迎,主动的把脸凑到齐策手上。

温暖的小手在小舞的脸上抚摸着,小舞很喜欢这种触感,将整个头放在其上。

齐策感受到了小舞的主动凑近,当下自己的小手也不再颤抖,一只手垫着小舞的柔嫩精致的小脸,另一只手忽地揽住了小舞的腰际。

感受到一只小手在自己腰间环绕,小舞忽地浑身一颤,显得有些娇娇弱弱的靠在齐策身上。

“既然我们都是无家可归之人,那么我们相依为命好了。”齐策在小舞耳边轻语。

一股热气在耳边挥之不去,像是有千只蚂蚁在上面爬行一般,痒痒的让人想躲开。

但小舞没有偏头也没有挣开齐策怀抱,就是像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一样在齐策怀中依偎着,任由他的手环着腰间,他的热气在耳边缠绕。

小舞听到齐策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心跳异常之快,胆战兢兢的,像是在面临什么重大的抉择一般。

她抬起自己的小脸,用泪眼朦胧的迷离眼神看着齐策,似乎想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什么。

可小舞并没有看出什么东西。

他的眼睛并不是像孩子那般童稚无邪,而是一股常人所没有的坚定。

就好像他刚才所说的话会用一生去坚守一般。

“如果,如果有一天很多人要来杀我,那些人又是你打不过的,我们还能相依为命吗?”小舞红着眼,一字一顿的慢慢说道。

齐策没有丝毫犹豫,眼神温柔的看着小舞,而后笑了笑冲她做了一个鬼脸,“那就让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他原本想说些其他的话,当想来想去还是原书中唐三说过的这句话最管用。

当然现在,陪在小舞身边的是自己,而不是唐三。

就算真有人要去杀小舞,那踏着的也是自己的尸体。

不过齐策觉得自己不会让小舞陷入这样的险境。

杀妻证道,属实不是他所能接受的东西。

小舞听到这话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齐策,再也没有开口,齐策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扭了扭小舞的头,让她看着满天繁星,而自己也一同看着那片星空。

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肩并肩,手拉手,坐在了草地上。

一同抬头,天空繁星点点。

很久以后小舞才缓缓的开口,轻声的说“好呀”。

她这句“好呀”是对齐策相依为命的誓言的回应。

“小舞好感度+20,解锁二级好感度奖励与三级好感度奖励,距离四级好感度奖励还需2点好感度。”

系统的播报不出所料的响起,而且是一次性的20点好感度。

这么算来在人物手册上的所有人物中,小舞的38点好感度已经是最高了,其余的人唐昊是10点好感度,唐三是14点好感度,比比东20点好感度,玉小刚最低,是7点好感度。

想到玉小刚这这么低的好感度,齐策当即又来气,打算回去再敲打他一番。

而小舞这一次性20点好高度获得两级好感度奖励的事,齐策反而没那么在乎了。

毕竟相比之下,小舞的心要远胜于这两份奖励。

当两个无家可归的人相遇,共同许下相依为命的诺言,哪怕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也是足够美好的东西了。

毕竟从此刻开始,他们彼此都不再是那个孤独着、可怜着的无家可归之人了。

他们是彼此的家人,是彼此存在的证明。

两人很有默契都没再说话,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操场的草地,看着人来人往,看着繁星点点。

等夜色更深,人影稀疏、星空暗淡时,小舞才再开口,眨巴着眼睛,十分好奇的问“他们不是叫你大人吗?你为什么也是无家可归之人。”

她所疑惑的不是齐策为什么不是无家可归之人,而是为什么也是无家可归之人。

从这细微的端倪中就可以看出,此时的小舞已经把齐策当成了相当重要的人,没有丝毫的质疑。

齐策一直不明白小舞为什么性情有些奇怪的点此时也恍然大悟。

原来是因为他的身份不明,让小舞一直有种想接近但又恐惧的感觉。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扯了扯小舞的蝎子辫,笑着说道,“那是他们自己臆想的,他们觉得我是大人物我就顺水推舟的装着是嘛。反正免费的饭票免费的劳动力,谁能拒绝呢。”

小舞被他这么一说顿时逗乐,当即笑了起来,脸上的酒窝浅浅,相当的可爱。

“那你真的和武魂殿没关系?”小舞还是不放心,接着追问。

齐策抬起双手,“真没关系。”

他倒也没说假,毕竟他和比比东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只是当初有个承诺,也不知道这位日后的女教皇冕下是否还能记得。

现在的话,他和武魂殿的关系确实是八竿子打不着。

至于将来如果真的收服比比东,比比东与小舞之间的过节该如何调和就是之后的事了。

齐策想远了觉得有些头疼,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而是把人家妈妈给杀了弄成了魂环。

日后见面想必是个修罗场。

月芽与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