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天子之我是汉高祖

第67章 做梦就有你份

带着卢绾等人操练过后,他带着卢绾还有另外两个兄弟,回到刘家小院中,开始继续完善造纸术。

埋头反复试了好几次,各道工序都梳理清楚,到中午的时候,就晾出了一张稍微比较厚一点,还有一点硬的纸。

刘季拿着这张有两米见方的纸,脸上的笑容愈加的灿烂。

这只用来书写的话,是可以的了。

主要就是让它变得更薄一点,更加软一点,就能更好地托住墨水。

刘太公看着刘季折腾了几天,就折腾出这么一张东西,相当的困惑,同时也很是纳闷。

明明火锅店都那么挣钱了,听说要在吕家的帮助下,把分店开往大秦各个地方,按照刘季的说法,就是开大型连锁店。

那一定各种各样的事情非常的多,他也去沛县的千里飘香看过,每个人都非常的忙碌,连休息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

刘季却带着卢绾几个人,在家里鼓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刘太公看刘季捧着那张纸如获至宝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质问他。

“你说你搞的这一大堆的东西,花了不少钱。”

“就做出这一张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东西?”

刘季却是哈哈大笑,“父亲,你不知道,这绝对是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发明。”

“有几道工序,边试验边根据情况来改进一下,就能达到我想要的那种质量。”

“做它的材料是非常简单的,树皮、破布、一些草、甚至是木头。”

“这些东西相当于不要钱。”

“这张东西,我将它命名为纸!”

“它将会取代竹简和布帛,成为文化知识的载体。”

“将来的书籍就是用纸,轻便,简单,还便宜!”

“父亲,那些不值钱的东西,变成纸之后,那就变成了钱。”

刘太公一怔,有些茫然,一下子还是理解不了。

刘季也懒得解释,“我估计还要两天,理想状态的纸就能做出来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我做的这个东西是什么了。”

刘季伸了伸懒腰,环顾一眼刘家小院摆着的东西,都快塞满了。

这只是一套造纸装备,需要两个人在旁边看着,持续操作,一天造出来的纸,也不会太多,满足自家之用还行,根本就没有剩余的拿出去卖。

也就是说,需要建一个造纸厂。

刘季不想要独占造纸术,但是,造纸术的初期,刘季肯定想要割一波韭菜的,先尽可能多地赚到头一桶金再说。

现代都有专利保护的,专利保护期没过,其它人不得使用。

大秦没有这种措施,所以只能靠自己保密。

造纸术至少也得让他赚上两三年的钱,再让它传出去的话,那就最好了。

这样的话,造纸厂的选址,就非常的关键。

要建就建在少人知道的地方,最好建在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地方。

如此,就算是想要窥探也困难。

地方要大,还要鲜为人知,这样的地方,不太好找。

这个时代,连地图都不是普通人能得到的,主要用于军事用途,普通人要是想画地图,搞不好就有可能被冠以谋反之罪,动不动就诛几族。

而且,这个时代的地图,估计也就是简单地画几条线,标志出几条通行于各地的主干道,至于沛县附近有些什么,甚至是沛县这个小地方,都不会在这个时代的所谓地图中找得到。

所以,就算是有地图在手,应该也没什么用。

刘季感觉脑壳生疼了,之前想得太过于简单。

不是把东西做出来就行了。

眼看着午后已过,这不是急在一时之事,暂时不理了,同卢绾等人收拾完手尾,就带着他们一起去千里飘香火锅店。

刚刚出村子,前方就有一辆马车风驰电掣的迎面而来,赶车之人,看清前方的刘季等人,立刻勒紧僵绳,让马车停住。

刘季一眼就看到赶车之人,是刘昆的家奴阿才,他的鼻子还是歪的,应该是被刘季打歪了,没有找医者正骨。

旁边还坐着另外一个佩刀的家奴。

马车停住后,两家奴掀开马车的帘子,将刘昆从马车上扶下来。

刘昆的眼睛还是看着天空的,走路大摇大摆,神情显得异常的倨傲。

刘季以为刘昆是到附近游玩的,这些所谓的读书人,日常无聊就到处逛。

所以,刘季想绕开他,向沛县城门走去。

刘昆却是挡在刘季的面前,极其不耐烦地冷哼一声。

“刘三儿,站住!”

卢绾眉头一挑,“刘公子,要打架啊?”

阿才和另一个家奴,手一下子握在刀柄上,似乎随时要抽刀动手一样。

卢绾及身后的两个兄弟,却是丝毫没有畏惧,反而上前两步,鄙夷地看着阿才。

“你这狗奴才,上次打得不够,是不是?”

阿才咬牙切齿,也要上前去,却被刘昆给喝止了。

刘昆不屑地看着刘季。

“本公子是读书人,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刘季,我师高堂子,已经给丞相李斯寄去帛书,正式向朝廷推荐我。”

“相信喜讯过几日就会到来,到时候,我就是朝廷的大官了。”

“对你,我也没有必要说话客气。”

“那时的我,想怎么弄死你就怎么弄死你!”

“识相的,今天就去吕府退婚。”

“否则,我得到官职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死你!”

“啧啧啧,好吓人啊,”

刘季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过刘昆这个沛令之子的名字,他一定就是一个小人物。

“刘公子,别得意忘形了,我会看相。”

刘季语气显得极其的戏谑,“上一次就跟你说过了,你的面相看起来,就是一个无福的短命鬼。”

“别以为剽窃别人的诗,就没人知道了。”

“刘昆,你这个官,估计是做不成的,别痴心妄想能把我弄死了。”

“还是想想办法,不要让你偷了别人的诗,据为己有的事情泄露出去吧!”

“一个读书人,要是此事传出去,你的名声就毁了。”

“还想做官,哈哈哈,做梦就有你份。”

我爱兰花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