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让你监国,没让你登基!

第96章 你马上滚

“如果你真的非要这样的话,那朕,就会重新考虑一下要不要让你去镇守西北了!”

政哥的话里面带着一种怒气,敲山震虎的意思已经是非常的明显了。

听政哥这么说,赢景抬起头来看着政哥,不慌不忙的开口说道:“父皇,儿臣今年十八岁,虚岁十九。”

政哥听着赢景这么奇怪的一句话,搞得一头雾水的,“你此言何意?”

赢景又说道:“今年,嬴子婴也是十八岁,虚岁也是十九,他好像和儿臣只是一样的年纪,要是真的说小,他恐怕也就比儿臣小几个月而已。”

“即使他是晚辈,儿臣就非要让着他不可?”

“儿臣为什么就要让着他不可?”

“儿臣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并非是儿臣要找太孙的麻烦,是太孙要找儿臣的麻烦啊。”

“儿臣奉您的旨意去安慰他,谁知道儿臣一进门他就说太子妃的死就是和儿臣有关系的。”

“儿臣真的不解,太孙为什么要这么说话?儿臣哪里有这样的本事,他嬴子婴究竟为何要跟儿臣这个叔叔过不去?儿臣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对不住了。”

“他为什么就要这么的诬陷儿臣,他不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

“难道只是因为他喜欢的女子,嫁给了儿臣了吗?”

“但是,父皇,您可还记得,这个婚事,是您的赐婚,儿臣已经拒绝过您一次蒙家的事情了,这一次要是再拒绝了王家的,您觉得以后朝臣们,天下人会如何看待儿臣呢?”

“莫非他就一定要儿臣一而再的违背儿臣的意志,再次拒婚,让儿臣和父皇父子关系失和才高兴吗?”

“他即使是太孙,儿臣怎么说也是他的皇叔,他不能如此的欺人太甚了吧?”

“而且最后大婚的那时候,当着父皇的面,王妃是自己能够有选择的,可是王妃还是选择了嫁给儿臣,儿臣也没有强迫谁。”

“太孙有什么理由非要这么处处针对儿臣?”

“就算他是大秦江山的继承人,父皇对他有所偏爱,但是我们也要正确看待事实,讲道理。”

“儿臣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错在了哪里了,请父皇明示!”

说罢,赢景拱了拱手,一副认真听话的模样站着在一边等着政哥的训示。

政哥有些傻眼的看着赢景,一下子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确实,这个事情一开始其实也不是赢景的错。

要是说真的和赢景有点什么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真让政哥去找赢景的麻烦,政哥其实也找不出什么来。

实在是没办法了,政哥揉了一下眉心,说道:“好了,太孙那边,朕会和他好好说明白,可是这一回,太孙都被你气的吐血了,这总是事实吧?”

“太子妃突然病逝,太孙心里有些难过,心里不舒服,有什么说错了的话,总归是有些在所难免的。”

“你哪怕是比太孙只是大了几个月,但是你在辈分上也还是他的长辈,你身为长辈,对晚辈就不能有一些包容之心吗?”

“你要是只有这么点胸襟气量的话,你让朕,怎么放心把我大秦的西北门户交到你手里?”

赢景还是不慌不忙的说道:“父皇,如果只是难过的话,儿臣肯定是无法刺激到他的。”

“要紧的是,他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儿臣是刺杀太子妃的主谋。”

“但是父皇,你明明和儿臣说,太子妃是不幸染病身亡的,但是太孙那边又说太子妃是遇刺身亡的。”

“这此话到底何意啊?儿臣实在是不明白。”

“父皇,你看,要是您突然面对这么一件事情的话,您会不会生气?”

“儿臣那时候已经尽力很隐忍自己的情绪了,可能有一些话说的实在是太过了,但是那实在也是无心之失的啊。”

“儿臣怎么会知道,太孙的心里居然连这么几句话都听不得的,儿臣实在是没有想到会这样的,要是知道会这样,儿臣就算是有一千个一万个胆子,儿臣也不敢这么做的啊。”

“如果父皇要因为此事来降罪儿臣的话,那儿臣也无话可说,儿臣认罪就是了。”

“那西北,父皇不让儿臣去,那儿臣就不去了,儿臣就在这咸阳城里,做一个平头百姓。”

“明天儿臣就去咸阳令那,去把王妃休了。”

“如果父皇觉得还不够的话,那就把儿臣圈禁回宗人府就是了。”

“如此这般,太孙总该满意了吧?总能放过儿臣了吧?”

“如果这样还不行,那父皇就砍了儿臣的脑袋,送到太孙那里去,让太孙宽宽心。”

“儿臣的命,是父皇给的,父皇想要,您收回就是了,儿臣绝无怨言!”

一听这话,政哥气的差点血压都有两百了,怒斥道:“你这混账,你是在怨朕这个做父皇的!”

“什么叫做去做个平头百姓?你以为大秦皇子,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了?”

“朕只是要你和太孙叔侄和解,不要因为小事,让你们叔侄之间留下间隙!”

“朕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你治罪了!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你是要把朕气死!你个逆子!滚!马上滚!赶紧滚!朕不想看到你!一刻也不想!滚回你的封地去!”

听到这话,赢景赶忙躬身拱手道:“儿臣遵旨!”

说罢,立刻就转身就走了。

政哥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睛里死死的盯着赢景飞快离开的背影,眼神里都是那挥之不去的怒意。

他刚才也就是被气昏头了,随口的那么一说,但是这赢景居然一点都不求饶认错,还顺杆子往上爬,直接走了!

这气的政哥满脸通红,眼神里甚至都有几分杀气显露出来了。

但是最后,他还是把心里的那杀气给压制了下去,反而埋怨气了自己道:“朕怎么就养了这么个混账东西了!”

等赢景从政哥的书房里出来以后。

一直等着在政哥书房门口的那边的赵氏她们三人,全部都把目光朝着赢景的那方向看了过去。

赢景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她们点了点头,就朝着宫门那方向走了过去。

赵氏她们三个赶忙跟上。

等三个人和赢景的距离近了些以后,赵氏忍不住问道:“景儿,你父皇没难为你吧?”

赢景摇了摇头,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等一会出宫以后我们自己就马上出城,去西北了。”

赵氏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宫里人多眼杂,不是个能仔细说话的地方。

有口无心本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