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剑书

叁剑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求剑苍龙山庄

“师,师傅。”

独院石桌旁,林老剑神正在用气机隔空驾驭树枝挑逗一只飞鸟。

见张延安来了,老剑神泄去气机,无根之木随即掉落,被一直受欺负的飞鸟叼走。

“怎么样,体内气机充沛吧,这回耍几招剑气我看看。”

张延安摊手,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刚回来,没来得及拿剑。”

门外,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轻声说道:“少主,剑在这。”

张延安拿起青灵手中的朝露剑,将气机汇聚右手,一嚇,剑尖在空中划出一个美丽弧度,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月牙形饱满剑气。

老剑神随手扔出一个石子,张延安心领神会,一道道剑气挥出,将原本凹凸不平的石头削成因日积月累而风化的石桌腿上的缺口。

张延安看自己剑气修炼的已经初有规模,兴奋说道:“师傅,我这么厉害了?”

老剑神对于自己徒弟剑道的突飞猛进没有感到多么意外,毕竟自己大部分气机都填充给这个小子,平静说道:“这就满足了?想当年我一剑可开山分海,劈个石子乐成这样,看你那没出息的样。”

张延安可不管师傅挖苦,仍然美滋滋说道:“这不才第一天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有点骄傲。”

院外,大将军与吕岩邱志二人走了进来,主动与老剑神打招呼。

吕岩打趣道:“呦,少主殿下都能用出剑气啦,都削开石头了,难道入了二品?”

虽然吕岩的话是在调侃,不过张延安还是求证似的看向师傅,邱志解释道:“少主仍是三品,甚至连伪二品都算不上,只是由于体内气机深厚,才能用出这番手笔。”

张延安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变得萎靡,毕竟对于他来说,比之前已经进步了不少。

吕岩笑道:“少主你可欠前辈一个天大的人情。”

只知道师傅给自己传送气机,却不知损耗师傅修为的张延安说道:“用你说,我早就想好了,给师傅准备一处宅子,我在找些厨子给师傅好好补补,还有名酒,多了不敢说,将军府酒窖有多少,我就给师傅找多少,明天我就带师傅去军机楼,名剑任由师傅挑选,就怕师傅看不上。”

大将军看向儿子,摇头说道:“前辈给你的,你一辈子都补不上。”

大将军刚想把老剑神损耗修为给张延安填充气海,重塑根骨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去,被老剑神打断道:“前两样可以,名剑就算了,我也看不上,这武道修炼到一定境界,有没有剑都一样。”

吕岩和邱志都替少主获得这份机缘而高兴,虽然还不知祸福,老前辈能慷慨相赠,就已经够武林人羡慕的了。

武林人,除了天赋和资源,想要出人头地,不可或缺的便是机遇,机遇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多少天资卓绝的武林人终生都在寻求这种改变命运的机遇,为此哪怕身死也乐此不疲,邱志还好些,出自名门世家,要秘籍有秘籍,要银子有银子,还有多少前辈为其铺路,几十年打磨也得了个天下前十,吕岩就惨了许多,本来想着混口饭吃,找了个不入流的小帮派苟延残喘,后来三番五次遇上帮派斗争,多次刀尖行走,也竟给他弄了身保命的手段,三十五岁那年偶遇一位高人,不知为何对他青眼相加,指点一二,又给了一部秘籍终日修炼,才得了个一品境,直到遇上了大将军,读尽军机楼上乘秘籍才成为将军府另一个天下前十。

大将军知道老剑神不想让张延安觉着亏欠自己太多,只好说道:“安儿,你要记得,全天下,你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的师傅。”

张延安说了句多谢师傅,眼神却开始打量之前就觉着有些不同的师傅,恍然大悟道:“师傅,你怎么,也开始讲究衣着了。”

老剑神看了自己一身才刚买的衣服,一抹不易察觉的骄傲说道:“老夫当年,手执一柄风穗,也是万千女子心中最英俊的少侠。”

只有张延安注意到,师傅在说风穗时,手也不自主有摸剑的动作,却扑了个空。

大将军说道:“前辈就在将军府住下吧,我命人给您收拾个独院,其他的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就是,婢女侍卫全部撤走,绝不惹您清净,这样也方便延安习武。”

张延安立马跟着说道:“是啊师傅,你就住这吧。”

“行。”

林老剑神心胸开阔,丝毫没有从武道云端跌落的失落,但是很享受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张延安自从有了这份气海,在老剑神的指导下武道境界稳步攀升,日有精进。

这些日子张延安看着手中剑,总会想到老剑神谈起风穗时的半分失落,总想着给师傅找一柄名剑,怎么也得榜上有名。

张延安去了军机楼,打听起老剑神佩剑风穗的事,问道:“武叔叔,上次老剑神说他的佩剑是风穗,现在怎么没见他佩剑了?”

军机楼里似乎有看不完的各种卷宗,正打算翻开才刚送来卷宗的武十一听见少主发问,不像之前防止少主知道老剑神身份时的闭口不言,而是全盘说出风穗的来历。

风穗产自东吴西齐两剑冢中的济州吴家。这两剑冢是当今江湖最有名气的剑冢,与灵州铸刀的韩家和幽州铸枪的胡家同称为四大武库,都有几百年传承。之前张延安在苍龙山庄遇到的幽州樊城派所用龙神枪便是来自幽州胡家,将军府的吕岩所用的霸刀则是来自灵州韩家。

当年老剑神游历江湖,途径济州,与当时的吴家宗主相谈甚欢,吴家宗主以二人剑道之精华,铸出风穗,送予林老剑神,不久江湖中便多了一位剑神,风穗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剑客眼中的第一名剑。

当年皇城一战,老剑神一人一剑,先后对战三位武榜高手,毁去当时十大名剑中的两柄,十大名刀中的一柄,风穗最后也碎成两段,据说当时的剑尖不知弹飞到何处,只剩下半柄风穗,现在还在泰安城,被皇上收藏起来,自此老剑神再也不曾有过佩剑,正如剑神所说,武道境界到了一定高度,有没有剑都一样。

听闻武十一讲的江湖往事,张延安心里满是崇拜,一人一剑,毁去三柄名刀利剑,这是多大的手笔,要知道老剑神对战的可都是天下前十的高手。

张延安问道:“武叔叔,据秋水说,军机楼里已经没有名剑了,今年武榜上的名剑也都多数掌握在一些高手手里。”

武十一点头说道:“武器能否上榜,不仅取决于武器本身,还有使用者的武道境界,因此榜上武器多数都是由武道高手所佩戴,一柄武器,一但使用者在江湖中消失超过五年便绝不会在榜上出现,今年武榜上的都在高手手中。”

“那就得找吧以前的名剑了,咦,苍炎当初是不是说苍龙山庄有一把叫什么雪融的名剑来着。”

武十一听见雪融,笑意玩味,说道:“如果你能给前辈拿来雪融,前辈一定会高兴的,这确实是一柄上过榜的名剑。”

张延安兴奋说道:“真的?好,这几天我要去趟苍龙山庄,到时候给师傅拿来雪融剑,还得请武叔叔帮忙打个掩护,我可不是偷懒。”

武十一同意说道:“要是大将军同意,你去便是,前辈那里我去说。”

张延安询问了正在和军师下棋的大将军,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复。

“进来将军府失窃,你就以这件事出府调查吧。”

一旁的军师看着踌躇满志离开的张延安,笑着说道:“没想到这层窗户纸竟然由少主捅破。”

趁军师不注意偷拿了一颗旗子的大将军笑着说道:“都是徒弟,呀,你这棋的走势不利啊。”

能完整复刻出整盘棋的军师也不介意大将军的小动作,笑着说道:“无妨,我又输不了。”

张延安叫上青灵秋水和其他死侍,十一骑快马加鞭奔向苍龙山庄,武十一临行前告诉少主放心去便是,府内高手会暗中保护。

张延安途中一直猜想这个暗中保护的高手究竟是谁,既然是府里的,为何不直接一起上路,吕岩和邱志应该不是,否则一定是大大方方的跟着,尤其是吕岩,排场总是要有的,武十一坐阵军机楼,这种情况应该也不会轻易出府,难道是府内还隐藏着其他一品高手,还是说跟着来的只是些二品高手。

张延安笑了笑,心想将军府果然有太多未知的事情,像那军机楼六楼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将军府又有多少隐藏的高手,连自己这个北卫少主都不清楚,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就会浮出水面,不过无论暗中保护他的是谁,在北卫这片土地上,想取他张延安项上人头,和在泰安城里取皇上首级一样难如登天。

泰安城中,思宁宫的访客络绎不绝,这段时日,皇上每个月都会去上几次,很多终日见不到皇帝的后宫嫔妃们都想着在张妃那里碰碰运气,至少也要和那位不知何时就又会如日中天的张爱妃交好,可后宫都知道,皇上虽然常去思宁宫,但从未留宿过,自然也从未和张爱妃行过那鱼水之欢。

今年张延安的姑姑,思宁宫的主人张芷昱送给将军府的信已经写好,就放在桌子上,等待大太监肖高来拿。

和张爱妃关系一直不变的就是这位伺候皇上多年的大太监肖高,无论当初张爱妃境遇如何,这个宦官之首的大太监从未下过绊子,也没表现的太过亲近,不过听说负责御膳房的那个宦官因为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错误就被免了职,被发配到最脏乱的洗衣房了。

“张爱妃,信我拿走了,您保重身体,有什么需要的的,吩咐一声。”

张芷昱笑脸相迎,说道:“有劳肖公公了,我这一切都好。”

肖高拿着信,到了皇帝常在的宣和殿。

从思宁宫送出去的每一封信,都要经过皇卫层层排查,看有没有什么隐藏信息,不过这么多年没有任何发现。今年皇上不知为何,说也要看一看张爱妃的家书,于是往常由肖高送给皇卫大总管陆明的信现在正摆放在皇上面前。

皇上读过信,表情如常,说了句:“送去吧,叫陆昊来见我。”

不知何事的大太监肖高连忙前往皇卫,生怕让皇帝陛下等久了,心想又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一剑守城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