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万万年:妖君大人又醋了

第11章 怪你长的太水灵

我马上明白了,便道:“那咱们回来去见!”

宋浅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就有点懵:“什么情况啊,我就一周没回家,宋凝你就和学长谈恋爱了?还要见家长?”

她说完,我和白灼几乎是同时说出:“没有!”

我们如此默契,宋浅表情微妙了起来,仿佛在说,我不信。

我跳过了这个话题,“浅浅,之前都忘了问你了,昨天家里怎么进来蜈蚣的?”

我们家楼层虽然不高,但平日里连个蚊子都没有,而且我打扫的也勤,家里干干净净的,这种毒虫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

说起来这个,宋浅表情凝重了:“不知道,昨天我回来家刚打开灯,就看到一只大蜈蚣在开关旁边趴着,我看到那个,想起了你小时候的事儿,我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但你接起来就挂了!”

“我想你应该是手机没电了,但我也害怕,就想回房间等你回来,结果我刚到我房门门口,就头昏脑涨晕了过去,再醒过来就是今天大清早被咱妈的电话吵醒了!”

说罢,她反问我:“姐,我今天早上起来还去找了一圈,没看到那蜈蚣,它哪儿了?”

我道:“我把它给下油锅炸了!”

宋浅一听,瞪大双眼,“我靠,你不怕再被它报复啊!”说着话,宋浅的目光瞄到了我脖子上,她又一惊:“你吊坠哪去了?”

我咬着唇:“丢了。”

宋浅倒吸了口凉气,此时我与她对上了目光,甚至我们应该在这一刻,还把事情想一起去了。

外婆出事,是否和我有关?

由于没吃早饭的缘故,车走了一个小时后宋浅有点晕车,白灼便在就近的一个服务区下了车,我们好吃点东西。

服务区建立在开凿的山里,附近风景还挺好。

下了车后,白灼去厕所,宋浅去点餐,我买个根烤肠,在这风景宜人的服务区乱转了起来。

就在我走到一个草丛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沙沙的响动,我这该死的好奇就往里看了一眼,猛不丁的被吓的一跳。

里面藏着一条小白蛇,它高高的扬着脑袋,黑溜溜的眼睛盯着我……手里的烤肠,在吐信子。

我如今也知道蛇这生物是有灵性的,我心想,这小蛇不是想吃我手里的东西吧?

于是我把烤肠左右晃动了下,然后那小白蛇的脑袋也跟着我的手微微的摇了摇!

看来还真是想吃,我便把烤肠从竹签上摘了下来,我也有点怕被蛇咬,就把烤肠放的离蛇远了一点。

我刚放下直起身子,身后宋浅叫我:“姐,面好了!”

我扭头应了一声,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小白蛇连带着那根烤肠,都不见了。

我也没多想,把竹签扔进垃圾桶后走了。

填饱肚子精神也好了不少,后半段路白灼车开的快了些,下午两点,我们就到了村里。

路上宋浅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母亲说她不在家,和父亲去县城买东西了,但家里有人,看事儿的佘老太在。

佘老太就是我们村的神婆,小时候给我凤凰琥珀的那个。

这位老奶奶在正好,那么多的事儿,我可以和她说。

到了家门口,我家大门大开着,远远就看见佘老太坐在院中心,手里拿着她的法器铜摇铃,口中低低的在念叨着什么。

自十三岁我去省城读书后,回老家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回来也没见过佘老太。

如今十年未见,佘老太却没什么变化,身子骨很硬朗,也很精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都快九十岁了,但模样看起来顶多七十岁。

我们行李箱拖进大门口时声音比较大,佘老太停下手里的事儿,朝门口看了过来。

我与佘老太对上了目光,便打了声招呼:“佘奶奶,我们回来了!”

佘老太先是盯着我们三个认真的看了看,继而激动地道:“十年没见,宋家的两个闺女真是一个比一个长的水灵,活像天上下来的小仙女儿!”

佘老太又看向了白灼,“这位帅小伙,是你们哪个的小对象啊?”

我没心思寒暄废话,三步并做两步到了佘老太身边道:“佘奶奶,这位不是谁的男朋友,是我们的同学……我外婆,出了什么事?”

“阿凝,我给你的琥珀,你是不是丢了?”

我心一沉,“奶奶,真和我有关?”

佘老太叹了口气,“是和你有关,怪你长的太水灵,这自古不止是英雄爱美人儿呀,其他玩意儿,也喜欢……”

我拧起双眉:“佘奶奶,您看花眼了吧,我哪水灵啊,您看我这满脸的胎记!”

佘老太摇头,“就是你。”

佘老太握住了我的手,虽然她的精气神如旧,但这手却比以前更苍老了,活像树皮似的,“阿凝,有件事,奶奶到现在才给你说,是怕你害怕,其实十年前,你遇到蜈蚣那事儿,不是意外,是一邪灵一场精心的布局啊!”

我一惊。

“十年前,你打死蜈蚣之前,我就做个梦。梦见一个穿黑袍,长头发的男人,他身后还跟着一只长了三只脚的乌鸦,那乌鸦衔着一条红蜈蚣飞到了咱村,把蜈蚣扔了下去……”

黑袍,长头发,乌鸦?

我猛不丁的想起了凌彻消失之前,我眼前飘了很多羽毛,我以为那是我眼花所致,难不成……那是乌鸦的羽毛?

我浑身发起抖来,“佘奶奶,他是什么?”

“是山魑……”佘老太又叹了口气,“醒来后,我请出我身上的仙家解梦,我的出马仙说,是凤凰山里的山魑,早就看上了村里的一个小丫头,就等她长大,我那时候还没想到是你呢,结果第二天你外婆就找上门来了!”

说完后,佘老太的手移到了我的脸上,细细打量着我的五官,“你脸上虽有胎记,但这眼睛鼻子小嘴,却顶顶的漂亮,山魑就是瞧你漂亮,怕这胎记也是他所为!”

这话让我和白灼都变了脸色,这和张真人的话不谋而合了!

佘老太继续说:“仙家说咱凤凰山出的琥珀雕出的凤凰可以震住他,但不是长久之计,琥珀丢了,那山魑还会上门!”

木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