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寻月

第58章 凡间险恶

泥路的尽头草丛如发,没过膝盖,密密扎扎,完全看不清草里潜伏着什么。

裴驰伸着灵敏的鼻子轻嗅了两下后,立即将傅幽蓝拦在自己身后,警惕道:“快退后,你不是它的对手!”

傅幽蓝紧张地躲在他身后,探头张望着草丛中的动静。可是过了许久,茂密的草丛依旧平静,仿佛冻结一般,不摇不晃。

突然,一阵强劲的凉风袭过,傅幽蓝平静的瞳孔骤然放大!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见前方左片草丛,有一块草竟然风吹不倒,纹丝不动!

裴驰拧眉一舒,卸下警惕,胸有成竹地勾唇一笑,朝前方左片草丛大呵一声,道:“妖孽,别以为本少爷发现不了你!你一路上跟着我们,将一条直路分成岔路,害我们来回走不到目的地。”

傅幽蓝吃惊,原来他早已发觉岔路口是妖孽所为,而他数落她脑子不好,像个笨蛋不记路,是在拿她开玩笑!

傅幽蓝恨得有些牙痒痒,但看在他能降妖除魔的份上,她只好先忍气吞声,拿目光先捅他几下。

那凝固冻结的草丛突然簌簌一动,一只碧绿诡异的身影,以草木之色作为掩护,若隐若现地穿梭着。

裴驰眉峰一抖,目光深沉凌厉,将肩上昏迷之人搁在傅幽蓝脚边,然后纵身一跃,跃入半身高的浓密草丛,朝那诡异的碧色身影猛追而去。

那碧色身影见身后有人狂追,于是它也加快速度,在草丛中来回穿梭,犹如闪电狂蛇,时左时右,忽现忽隐,让人完全搞不清它的方向。

傅幽蓝蹲在孟常身边,像一只警惕心十足的兔子,看着前方的风吹草动。她看到那诡异的碧色身影,像蛇又像羚羊,它的身躯虽似人一般高长,但动作却飞奔如电。

傅幽蓝一阵寒栗,身躯不由自主地向孟常靠近。

裴驰亦身手敏捷,毫不逊色,一直追在那妖孽身后,只是每每快要到手时,那妖孽都能扭腰脱逃。他心中暗忖,这样穷追猛扑也不是办法,毕竟自己凡胎肉体比不上妖孽可以经久不歇的身躯。于是他追赶的同时,眼珠朝傅幽蓝看去,心下油然生出一计。

裴驰立即停下脚步,猫身藏在繁密的杂草间,窥视着那妖孽的一举一动。

那妖孽见身后无人再追,于是也迅速停下步伐,缓缓地朝傅幽蓝走去。因为它的目标是孟常,所以它必须先弄死她。

当它悄无声息地潜移至黄泥路边,它立即伸出利爪,朝傅幽蓝猛扑过去,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

但,傅幽蓝并未有丝毫损伤。

因为裴驰的木鞘及时地替她挡了下来。

这就是他的计谋!

他以傅幽蓝做诱饵,让那妖孽专注于她,然后好让自己有机会出手。

这千钧一发,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裴驰紧张地满头大汗,好在傅幽蓝毫发无损害,他立即将木鞘中的雪光亮剑抽出,朝那妖孽一刺。

但那妖孽也不是吃素,就地一滚,与剑尖擦身而过。

裴驰立即见它又遇入草而逃,于是将手中之剑一分为二,化作鸳鸯双剑。他口中立即念诀,施展法术,让两支剑变成两条啸天银龙,朝那妖孽扑咬而去。

“哼!躲的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裴驰双手叉腰,迎风而立。

那鸳鸯双剑所化的两条银龙,一前一后,将那妖孽围追堵截地晕头转向。

裴驰神色满意地看着自己刚学会的法术,过了许久,他才扭头看向惊魂未定的傅幽蓝,目光一柔,道:“你没事吧?”

傅幽蓝痴痴地摇着头。

她想起刚才看到的那妖孽和一个人很像。

但她又不敢确定,因为刚才那一刻真是太快,迅雷不及掩耳,她还未反应过来,那怪物便被裴驰打跑。她揉了揉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

而草丛中的妖孽,虽被两条银龙绞杀的筋疲力尽,但它依然不肯放弃孟常。于是,它目光如炬,拔速飞奔,将两条银龙甩在身后,自己却不停地向孟常跑去。

裴驰见它自投罗网,于是虎臂一展,口中咒语念念不断,希望将它一举拿下。

妖孽闪着诡异的绿光,朝傅幽蓝和孟常搏命奔来。

裴驰的双臂在咒语心诀的萦绕下,突然变成一双钢铁硬臂,只待那妖孽欺身而近。

那妖孽有勇无谋,硬生生地朝傅幽蓝再一次飞驰而来。

裴驰将自己一双铁臂钢拳,对准妖孽痛击了好几次,最后他正欲使出一招致命一击时,发现打到的竟然不是那只妖怪,而是傅幽蓝!

“你疯了!”裴驰怒吼着,将倒在地上的傅幽蓝抱起,一边生气一边于心不忍道:“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替妖孽挡拳?”

“因为它是我朋友。”傅幽蓝忍着胸腔传来的撕裂之疼,目光哀伤地乞求着。

“这人首蜥蜴身的妖怪是你朋友?”裴驰难以置信。

傅幽蓝虚弱地点点头,然后见视线缓缓地移至身旁也身受重创的妖孽身上,淡然一笑道:“茱萸……”

那妖孽目光烁烁,没想到她会认出自己,于是低着头抿着唇,不敢直视她。

傅幽蓝则不介意,将自己的手缓缓地攀上茱萸已经变异成蜥蜴爪子一样的手上,缓缓道:“你身上那股清幽淡雅的香味我一直记得,所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好朋友。你不要再瞒我了,我希望你能把实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茱萸低着头看了看自己丑陋的又恶心的身躯,眼眶情不自禁地流下滚滚泪水,哽咽道:“小蓝,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操控我的人,他非常强大,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可以制好你身上的伤……”她眼含忧伤,一脸自责的模样。

裴驰唯恐她耍诈,于是将她一把推开,厉声道:“谁知道你有没有安好心?”

“我是真心要替她治伤的,求你相信我吧!”茱萸恳求着,脸上神色显得十分诚恳。

裴驰正欲反驳,却被傅幽蓝打断道:“我信你。”

裴驰暗自唏嘘,没想到这笨蛋这么笨蛋,竟然毫不怀疑一个妖孽所说的话。既然她都亲口言信,他就没必要再勉强下去,于是他将傅幽蓝安放在地上,朝茱萸伸手一挥,道:“随便你们,我先去方便一下。”说罢,他转身朝草丛的隐蔽处走去。

茱萸见他退出,于是忍不住用自己一双丑陋的双手摸了摸孟常的脸,目光极其温柔,犹如月下春风,带着一丝惆怅。

傅幽蓝看着她缱眷不舍的目光,于是忘记了自身的疼痛一般,会心一笑道:“你爱他?”

“是的。”茱萸毫不掩饰,她面上温柔表情似水。但过了一会儿,她温柔的表情陡然一凝,面目突然狰狞起来,向傅幽蓝声音凄厉道:“可是他不爱我!”

傅幽蓝正欲安慰茱萸,旦见茱萸滑而黏腻的手掌五指尖尖,朝她的胸膛狠狠掏去,因为她早就想将她心掏出来看一看了!

一阵强风扫过,裴驰及时出现,一拳将茱萸打晕在地,然后他摇了摇头,对傅幽蓝叹息道:“见过笨的,却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要不是我这泡尿撒的时间短,你恐怕已成她掌下亡魂!”

傅幽蓝苦笑,眼角滑下两行清泪。

裴驰见泪心软,摆了摆手道:“你别老哭啊,这不是还有我嘛。”

傅幽蓝于泪水中感慨,道:“原来凡间也这么险恶……”

“笨蛋,你才知道?唉……服了你。”裴驰说着将她身躯扶起盘膝而坐,然后他将自己的真气打入她的体内,很快她胸口上的创伤便愈合如初。

傅幽蓝自泥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后心情复杂地扫了一眼昏迷在脚下的茱萸,道:“裴公子,打算如何处置她?”

“当然是收为己用啦!”裴驰自怀中摸出一个黄色的葫芦,然后拔出葫芦口的塞子,对着茱萸道了一声:“收!”

茱萸便立刻化作一阵青烟,飘入了葫芦腹里。

裴驰将塞子塞回了葫芦口,得意地晃了晃,道:“太好了,又收了一个!”

傅幽蓝痴痴地看着他手中的葫芦,觉得世事变化太过无偿。

裴驰看着她失落的眼神,冷哼一声道:“笨蛋,吃一堑长一智,多些心眼吧,这世界并非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说着说着,他眼珠一转,狡黠一笑道:“不如你拜我为师吧,这样不仅可以受我保护,我还可以教你一些仙道法术,怎么样?考虑考虑?”

傅幽蓝白他一眼。

“我差点忘了,你是有夫之妇了,你怕你的情郎不同意你拜我为师,是不是?”裴驰毫不在意她的不屑,昂着头对着清风,自说自话着。

傅幽蓝冷冷一笑,拿他没有办法,于是转身朝原路走去,她一边远去,一边挥手道:“再不走,就天黑啦!”

裴驰立即扛起躺在地上犹如死人般的孟常,朝傅幽蓝追去。他走在后面,看着她清丽而消瘦的背影,顿时鼻酸起来。

画灵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