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是怎样虐成的

第77章 王爷即将归

这里,曾经是整个崇圣王朝最荒芜贫穷的地方,这里的百姓眼神麻木,生活在漫天黄沙里,脸上面无表情,将来来往往骑着马列着队穿着盔甲,手中握着长枪在街上走的士兵看做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们同样都是边城人,同样生活在这战火从来不绝的边关,生活在这个繁荣王朝最灰暗的角落。

那看似牢不可破的城门之后,就是厮杀声从来不绝的战场,在那里,他们的战士为了保卫这个国家,为了保卫他们的生活而奋斗着,过着随时会失去生命的生活,可在战士的脸上,却从来看不到退缩,只有坚毅与无畏。

重夜繁刚来到边城的第一天,就被这里给震撼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崇圣王朝还会有这样一个角落,让他心神激荡,他开始觉得自己决意来到这里的决定是正确的,身为男儿,不在战场上,不在生死间走过一遭,就永远不会知道生命的存在,究竟有何意义。

“报!”一个士兵在主帅大帐外喊道。

“进来!”严守绛站在桌子之后,看着桌上铺着的舆图,眉头皱的很紧。

士兵跪在地上,将手里拿着的信举过头顶,“将军,鞑靼主帅派人送来的降书。”

“降书?”严守绛终于抬起了头,目光落在他手上的信封上,他身边早有人走下去替他拿了过来,放在他面前。

严守绛将信打开,仔细的看了一遍,将信递给站在他左侧的重夜繁,“王爷,您也看看。”

重夜繁接过来看了,随即抬起头,经受过四年战场洗礼的小王爷,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身处在京城繁华之地,不懂政事的皇室子弟了,俊秀的脸上多了几丝让人心颤的嗜血,气势逼人。他脸上带上了怒意,目光犀利冷酷,“鞑靼人倒是打的好主意,打不下去了就投降说要去京城朝拜称臣,之后从崇圣得到好处又卷土重来吗?”

严守绛与重夜繁的想法是一致的,但他作为主帅,人生阅历也比重夜繁要丰富,想的也比他更多。严守绛叹了口气,“但是王爷您有没有想过,鞑靼人仗打不下去了,我们崇圣又如何?打了四年的仗本就是劳民伤财,既然鞑靼已经搭好了台阶,皇上必然是会下的。”

重夜繁也想到了这点,脸色很是不好看,“那么,这仗就不打了?”

严守绛拍了拍重夜繁的肩,“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将士们都已经四年没回过家了,还有王爷,您在边城四年,也该回一趟京城了。”

重夜繁不知想到了什么,面容变得柔和起来。

“怎么,想到什么好事了?”严守绛笑着打趣他。

重夜繁正了脸色,“严将军,既然如此,本王就先带领先头部队回京,接下来跟鞑靼人交涉的事情,就交给将军了。”

严守绛脸上的笑意僵住了,直到重夜繁走出去好半天之后才回过了神,笑着骂了一句,“这臭小子!”

而在京城接到边城来的快马加鞭送来的加急信件,知道边城大军即将回京的时候,重夜孟因为一连多日没有睡好而略显疲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这样说来,十三不是也快回来了?

“洪乐福。”

“奴才在。”候在一旁的洪公公几步来到重夜孟面前。

“去告知太后一声,就说承王爷几日后返京,让太后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奴才遵旨。”洪公公退到御书房门外的时候,想起刚刚年轻帝王脸上毫不掩饰的真挚笑容时,心里也忍不住染上几丝喜悦,在这偌大的皇宫之内,也只有十三王爷才能让皇上真正的感受到兄弟之情手足情深了。

自那日离开之后,敖飒就再未出现过,让水灵净都有了些许恍惚,还以为那时候他说的关于魔族与龙脉一事,不过是她某一晚上做过的一个不真实梦境罢了。可听着下面的农庄管事报上来的农庄发生的种种事情,以及她特意派人去查的各地奇异之事,她又无比深刻的意识到,当日的事并不只像她所做的梦那样简单。

当门房来报,说宫里来人告知重夜繁过几日就能回京,让他们早日做好准备,迎接王爷的回来的时候,水灵净还感到很不真实,脸上担忧的表情都没来得及收,就已经僵在了脸上。

彩巷笑着打趣她,“净儿,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是一直盼着王爷回来吗?怎么王爷要回来了,却这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呢?小心王爷回来之后知道了,饶不了你。”

水灵净被彩巷说的回了神,对她淡淡的笑了笑,手里无意识的抚摸着曼绿的背部,惹得曼绿舒服的眯起了眼,发出了轻轻的欢喜的叫声,“哪有,我这是太高兴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既然王爷就快回来了,那咱们这些天就更不能懈怠,将府里好好地打扫打扫,等王爷回来了,看着心里也高兴。”

彩巷应了一声,拉着凝冬将事情都交代了下去。在她们转身之后,水灵净又不由得皱起了眉。

他们才刚刚发现魔族对龙脉动手一事,可小王爷却正巧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了,这到底是人为还是恰巧?

水灵净突然回忆起了敖飒临走之前说过的话,他特意说让她好好保护小王爷,说他的危险比凡间更大,难道魔族是冲着小王爷来的吗?仙界的人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敖飒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水灵净捏着挂在脖子上的白玉,捏的紧紧的,连手心的肌肤都泛起了白。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比她想象中还要来的复杂,那么只是一个小小花仙的她,又要如何好好地护着小王爷,不让他受到伤害?

为了此事,水灵净特意去找了一趟姬如霜,对方态度却平淡,像是丝毫都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样子,“净儿,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总会有办法的。”

“那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水灵净大声的对着他喊,喊完之后,她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叹了口气,“对不起,先生,我只是……”

“行了,我知道你心里在烦些什么,这些都无可厚非,只是,你是不是把重夜繁看的太过脆弱了一些?”姬如霜问道,“沉华他是什么人,上古神裔,连仙帝都要敬他三分,就算重夜繁是个凡人,可他至少也是神裔上仙的转世。你或许还不明白神在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意义,神的灵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伤害的,除非是魔尊空渊来了,否则魔界根本就拿重夜繁没什么办法。”

水灵净听他这么说,才有些放心,可又想起敖飒的话来,忍不住问:“可小飒说……”

“啧,那条小龙才活了多久,他能懂些什么?”姬如霜毫不客气的讽刺道,“我说你也别跟他走的太近,重夜繁也就算了,可这敖飒,”姬如霜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水灵净,那目光让水灵净万分不自在,“你成仙第一天,引导仙子应该告诉过你天条的吧,盈烟平日里应该也没少教你,这未经允许,仙人相恋,轻则被囚于天河底下万年,重则上诛仙台,你应该没忘吧?”

“先生,我跟小飒不过是朋友!”水灵净瞪眼,刚刚心里的担忧都因为姬如霜的话而丢到了脑后,胆子大的敢跟姬如霜大小声,“净儿没有疑问了,这就先走了,先生请继续休息吧。”姬如霜还没点头同意让她走,水灵净已经离开了他几步远,还小声嘀咕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四大妖王都是这么懒的,还是只有先生是异类……”

“水灵净!”姬如霜听清她的话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正想要将她抓回来,水灵净却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姬如霜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没绷住笑了,“这丫头,跑得还挺快。”

水灵净解决了心头大患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抱着曼绿去了厨房,准备亲自下厨给她做些好吃的。她一路抱着曼绿,捏着她的小爪子逗她玩,却在路过假山的时候,听到了几声极度不寻常的声音。

“嗯,你、你快别弄了,要是有人来了怎么办?”女子的声音娇媚柔软,语调微扬,像是一把小钩子,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别动,再让我亲几口,”男子的声音也有些断断续续的,喘着粗气,却满是暧昧,“这么久都不让我碰,可让我想死了。”

水灵净眉头一皱,踮起脚尖,蹑手蹑脚的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女子轻声叫了几下,随即传来衣袂摩擦和暧昧的粗喘声,“你个死人,也不知道轻点!”

“这不是忍不住了嘛!”

水灵净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往前走了几步,一男一女抱在一起,衣服凌乱的画面出现在她眼前。水灵净被这样刺激的场面弄的吓了一跳,却还是镇定着质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眼前的男女正是王府的一个侍卫与丫鬟,这丫鬟以前还是王爷身边伺候的,见到水灵净突然出现,也不敢再继续调情了,慌忙松开对方,跪在了地上,“水、水姑娘……”

十七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