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是怎样虐成的

第38章 白疏离非常人

兰慈走后,水灵净虽然心里不愿意,却还是来到了重夜繁的房间里面等着他回来,要是她不来的话,那个小心眼的王爷一定会生她的气的。

可是水灵净左等右等,连桌上的点心都快被她给吃完了,重夜繁却还是没有回来。水灵净心下狐疑,推开房门,正巧在门口遇见了一个刚好经过的彭府里的丫鬟。

水灵净赶紧叫住她,“诶诶,这位姐姐,请等一等!”

丫鬟转过身来,看了水灵净好几眼,把她认了出来,“原来是王爷身边的姑娘,姑娘,请问您有什么事?”

“姐姐,你可知道我家王爷现在在何处?”

“刚刚府里来了个世子,听说王爷跟他去了坝上。”

“多谢姐姐了。”水灵净目送着她远去,将丫鬟刚刚的话在脑海里面过了几遍,眼睛慢慢地亮了起来,“在坝上啊……”

水灵净从脖子上掏出那块白玉,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白玉啊,我想要帮助小王爷,你也会帮助我的,对不对?”

水灵净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然后便从彭府后面偷偷溜了出去。

除了刚来那天之外,这还是水灵净第一次来到河清县的大街上,跟上次看到的脏乱不同,现在看起来可是有序多了。水灵净看见不远处的粥棚,又瞥见了它边上站着的熟悉的人,便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他身边。

“凌二哥!”水灵净在他耳边大叫。

“哟!原来是你啊!”凌夜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个吓了一跳,手刚刚摸到腰间的剑,就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他的话语里含着嗔怪,“下次可千万不能再吓我,不然吃亏的可是你。”

水灵净才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眼睛好奇的在粥棚和排着的长队上转来转去,“凌二哥,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样,好不好,都不是你个小丫鬟关心的事情,”凌夜拍拍她的头,惹得水灵净生气的瞪着他,“你呀,只要伺候好王爷就行了,这些事情有我们这些大男人呢!”

水灵净听他说这话就不服气了,哼,王爷的这些救灾方法还是她想出来的呢!凌夜这个无知的大笨蛋!

“老人家,不是跟您说过要好好休养的吗?您怎么又出来了?”不远处,一个清润温柔的声音响起。

“唉,白大夫,您又不是不知道,老汉家里只有一个五岁的孙子,若是不出来到这粥棚里面要一碗粥,我的小志可就要受饿了。”

被人唤作白大夫的人也叹了口气,“都是这黄河水患惹的,不过老人家请放心,朝廷很重视这件事情,连王爷都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水灵净一下子就对这个白大夫很有好感了,能够赏识她家王爷的人,那一定是个好人!水灵净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身穿青衣的男人。

其实也是这个男人长得实在太过惹眼了,浑身的气度实在不像是生活在河清县里的平民百姓会有的,而且他带给水灵净一种奇特的感觉,总觉得他似乎并不只是个寻常大夫。

凌夜见她一直盯着前几天刚刚来到这里的游方大夫瞧,顿时嗤笑出声,“我说净儿啊,你不会是看上这个白白净净的白大夫了吧?你可别忘了,你是王府的丫鬟,没有王爷的允许,可是不能随便喜欢上别人的。”

谁喜欢上别人了!“凌二哥,你在胡说什么呢!”水灵净瞪他。

“这个白大夫长得可好看了,可不是最招你们这些小丫头喜欢吗?”凌夜掰着她的脸去看白大夫的脸,“你自己仔细看,这又帅又温柔的男人,你不喜欢?”

刚刚水灵净只注意到了他的气质,他的长相倒是没有怎么注意过,经过凌夜这么一说,水灵净才看到他的脸,果然是长得很好看啊!衣袂飘飘,远山含黛,若是说他是仙人也不为过,总之还是那句话,他真的不像是个凡人啊!

正在水灵净观察他的时候,他也走到了他们身边,“两位,在下白疏离,这位老人家身体不好,实在是忍受不住排这么长的队伍,两位可否行个方便,先给在下一碗粥?”

凌夜看了看他扶着的老人,面上的确泛有青白之色,便点了点头,“净儿你在这里等着二哥,我去帮他们拿粥。”

水灵净乖乖等着,好奇的打量着白疏离,“你是新来的大夫吗?”

白疏离笑着点点头,“在下临时设的医寮就在这不远处,水患已然发生,百姓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若是不及时控制,这疫症就很容易发生,在下听说水患之后,便从沧州来到此地,尽在下一点绵薄之力。”

水灵净顿时就对这个刚刚才见面的人产生了好感,“你可真是个好人!”

“好人不敢当,在下不过是不想让这一身医术无用武之地罢了。”

在他们说话间,凌夜就端着粥回来了,白疏离谢过之后,便扶着老人往他家的方向走去。

凌夜看着他的背影感叹,“还别说,这白疏离大夫倒真的是个好人,我凌夜这一辈子没佩服过几个人,这白疏离倒也可以算得上一个了。”

水灵净转头看着他,他又继续说道:“你是没见过他救人的样子,可以连续工作两天不合眼的,这河清县的百姓没一个不感激他的。上一次,粥里面被认下了毒,很多灾民都不敢再喝粥,也是这位白大夫力保粥里无毒,这件事才慢慢被压了下来。”

水灵净只是看着他,却没有说话。

凌夜尴尬的转移了话题,“净儿,你是来找王爷的吧,王爷他去坝上了,不在这里。”

“那净儿过去找他。”

“不行,”凌夜拦住她,“那个地方龙蛇混杂的,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大男人,你一个女孩子去那里干嘛,太危险了。”

“王爷都去了,净儿为何不能去?”水灵净不听他的话,“凌二哥你好好在这里看着粥棚吧,净儿走了!”说着她便仗着自己身量娇小的优势,专往人多的地方钻,愣是让凌夜没法抓到她。

水灵净一路跟着那些挑着石砖的工人身后走,很快就到达了黄河。

水灵净虽然一直在南海边上生活,也见过南海海啸那海水翻滚的样子,但是当她见到眼前黄河波涛汹涌,仿佛有着淹没世间一切的气势的样子,她还是被震撼到了,大自然真的是很奇妙,不管是神仙还是凡人,似乎都不能抗拒它的力量。

“你个小丫头,你家大人呢,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乱跑?”一个粗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水灵净转身,就看到一个中年汉子正放下肩上的担子,脸上满是关心之色,“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还不快点回家去。”

“大叔,您知道王爷在哪里吗?”水灵净问道。

“王爷,她还想要找什么王爷?”另一个人话语里满是毫不客气的嘲讽,“我说小丫头,你不会是想要攀上王爷来个麻雀变凤凰吧?”

“我不是……”

“你们在这里闲聊,是不想要今天的饭菜了?”风清出现在了水灵净身边。

“大人、大人恕罪,我们这就过去。”

水灵净转头高兴的抱着风清的手臂,“风清大哥!”

“你不好好在彭府里面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怕王爷收拾你了?”

“我就是来找王爷的,他这样的千金之躯,在这样的地方呆着,净儿不放心啊,”水灵净辩解,“风清大哥,王爷在哪里,带净儿去找他好不好?”

风清无奈的将手臂从她怀里抽了出来,然后转身往一个地方走,“不是要去找王爷,还不快点跟上来?”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水灵净就看到了重夜繁的身影,还真别说,现在的小王爷真是长大了,工人挑着的石砖差点滑落的时候,重夜繁还会伸出手扶一把,惹得工人诚惶诚恐的,连连感谢。这样的事情放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说不定小王爷还会是那个躲得最远的人。

“你在那里看了这么久了,还不快点给本王过来!”

水灵净一惊,一抬眼就对上了重夜繁充满怒气的双眼。

“哇,王爷,这里真是好……”壮观啊!水灵净那惊奇的语气在重夜繁的目光中慢慢地淡了下来,有些委屈,“净儿只不过是担心王爷嘛!王爷自己说了要净儿在房间里面等,可是王爷这么久了都还没有过来,净儿只好出来找您了。”

合着这还是他的错了?重夜繁简直都快要被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鬟给气笑了,一时之间居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站在一旁的重非卿笑道:“净儿啊,我看你生来就是为了气你家王爷的吧?”

“世子严重了,净儿对王爷可是一番赤诚之心。”水灵净无比认真的说。

重夜繁听的小丫鬟说的这番话,不知为何,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

“不好了,不好了!大坝被冲塌了,大水又来了!快跑啊!”

就在此时,远处一个惊慌的声音传来,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恐慌。

十七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