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是怎样虐成的

上仙是怎样虐成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0章 仙魔战场上

沉华已经带着水灵净在祁月山顶呆了很久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彩蝶担心极了,问老龟,“龟爷爷,您说小主人到底是怎么了?看起来伤的很重的样子,大主人真的能够治好她吗?”

老龟的心里也很担心,却还是安慰彩蝶说道:“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有大主人在,他怎么会让净儿出事呢?不过看刚刚净儿的样子,的确是伤得很重,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老龟与彩蝶正说着话,远远地看到一道白光自山顶俯冲而下,老龟与彩蝶心神一凛,在那白光快要接近他们的时候,单膝跪下,“见过大主人。”

沉华微点了下头,“净儿受了伤,要在祁月山上休养一阵子,你们好好照顾她。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他便抬腿要走。

“大主人。”彩蝶见他要走,连忙叫住他。

沉华转身,目光落在微微仰头的彩蝶身上,“什么事?”

“大主人,您这便要走了吗?彩蝶的意思是说,小主人如今重伤未醒,彩蝶想,等她醒来之后,最想见的人,一定是大主人您,您不如等她醒来之后再离开吧,至少跟她道个别。”

沉华默然不语,他想起他之前与他每一次的离别,似乎他都从来没有跟她说过道别的话,这一次,他真的要找彩蝶所说的,留下来么?沉华想到那时候,她为自己挡下的那一掌,还有从前她们那些数不清的过往,心情很是复杂。

不过最后,他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转身往山下走。

彩蝶的目光由充满希冀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等到那个白衣身影消失在他们视线里面的时候,彩蝶才开口说话,声音很是艰涩,“龟爷爷,您说,大主人的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怎么就这般的心狠呢?他难道不知道小主人为他付出了多少么?这一次受伤,估计也是为了他吧,怎么他可以这样若无其事的走掉,不管她呢?”

老龟张了张嘴,想说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其他人还是不要置喙的好,可是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的心里想法与彩蝶还是相似的,他看着水灵净一点一点的长大,看着她修道成仙,看着她恢复记忆之后种种的不快乐,与从来就心肠冷硬,经历过世间种种的沉华相比,他更加心疼水灵净。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啊,怎么她的命运会这般的苦呢?

彩蝶从草地上站起来,伸手拍了拍膝盖上的草屑,一言不发的往山顶走去,她才懒得去管沉华心里在想些什么,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好水灵净,只要水灵净好起来,她想事情总是会变好的。

老龟却担心的看着沉华远去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觉得大主人离去时候的脸色比来的时候苍白多了,刚刚给净儿治伤,他一定是耗去了很多灵力吧?

彩蝶双手托着下巴,双眼盯着清池内的白色莲花,心神却早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净儿居然都变回原形了,她受的伤到底是有多重呀?大主人是最清楚这件事情的人了,可惜的是他已经离开了,现在就算是想要找个人问一问都没法子问,她也只能这样守着她,心里真是担心极了。

彩蝶一日一日的待在清池边上,等着水灵净的醒来,可是水灵净却始终都没有要苏醒过来的样子。

转眼又过了几个月,在着几个月内,发生了几件大事。

先是凡间,那一日重璟熙回去之后,崇圣王朝又重新走上了轨道,只是看似平静的朝堂上面,暗流却慢慢涌动了起来,只等着有一日全部爆发出来。范茂学等人迎回了他们的皇上,他们都在那日的花神庙里面见证了他与一只狐妖的缠绵爱恋,回朝之后他们表面恭敬,可是私底下却对他很是不满,崇圣不能有一个与狐妖纠缠不清的皇帝,这不仅是皇家的耻辱,也是整个崇圣王朝的耻辱!他们开始在暗地里商量重新拥护一个皇帝,原本重璟煦是最好的人选,只是重璟煦与重璟熙兄弟情深,他们也没把握说服这个固执的王爷,只好将目光转向了永南王重柯,先帝亲弟的儿子身上。永南王封地在湖南一带,范茂学等人与他牵上线之后,在重璟熙与重璟煦去了太庙祭祀的那日,永南王在湖南起兵了,整个凡间顿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此是其一,另一件事便是与曼绿有关,那日曼绿并没有即刻回到青丘之国去,而是在外面逗留了一阵,只是怕有人会在去妖界的必经之路上守着自己,她等到一阵子之后,才回到了青丘之国,刚回去的那天,变干上了青丘之国的一场战乱。姬如霜带着青丘族人将来犯的蛇族打了个重伤,也强硬的将蛇族驱除出了妖界。后来曼绿才知道,原来是整个妖界对于她与凡人相恋觉得不满,都说是姬如霜没有教好她,其中以蛇族最为不满,更是多次侵犯狐族。姬如霜见到曼绿,第一件事便是将曼绿关到了狐族祠堂,再也没有放她出来过。身在祠堂的曼绿隔绝了与外界的交流,更是不知整个妖界早已经是暗流涌动,连表面的平静,都不过是四大妖王勉力维持的结果。

最后一件事,或许对于水灵净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沉华终于上了仙魔战场。

那天沉华自九重天上缓缓落下,当他的身影出现在仙魔战场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仙人或者是魔族都停下了战斗,看着这个俊美高贵的上仙。沉华出现的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有喜有忧,沉华上仙的威名早就在上一次大战中传遍了整个天下,饶是好战的魔族也害怕与他对上,在魔界真正高兴他出现的人,恐怕只有空渊本人。

空渊看着面无表情的沉华,大笑一声,“沉华,你终于出现了,本尊可是等你好久了!”

阴九夜看着自己这个一遇上沉华上仙行事就变得特别离谱的魔尊,有些无奈的扶额,彩巷一路打倒几个仙兵,来到阴九夜身边,凑过去小声的说道:“不是说沉华上仙不会来仙魔大战的吗,他怎么还是来了?”

阴九夜看她一眼,“他毕竟肩负着仙界的安危责任,也不是想随自己心意,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

彩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沉华一步一步向空渊走过去,“我来,不是来跟你打的。”

空渊挑了挑眉,“那你来做什么?”

“我要见金莲。”

空渊一怔。

“别说他已经死了,也别说,你不知道他在哪里。”沉华一字一句的说道,看着空渊的目光深沉,像是能够看清他心底的所有想法,让空渊猛地一惊,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沉华。

不过一瞬,空渊便反应过来,冷笑一声:“金莲?他早在千万年前就已经死了,为了保卫神族而死,经历过当年所有事情的沉华上仙难道是失忆忘记了这一点吗?还是说,当年的沉华上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眼前不顾,如今却是来忏悔的?”

空渊的话说的极为不客气,在场的仙人魔族大多是不知道当年的事的,洪荒那时候存活下来的人很少,而面前站着的这两位却又都是当年的巅峰人物,他们口中所说的金莲,莫不是那位神魔大战时牺牲的金莲神者?而听空渊的口气,似乎这件事情还是沉华上仙的错居多,在场的人顿时面面相觑。

沉华垂首不语。

空渊见他这幅样子,说的更加起劲,“若不是你当年要顾及你的大义,金莲与黑莲又怎么会相继离去?就连净白,当年去的时候也不怨你!你红莲神者多伟大啊,众人说起来不都是你的求全,才会保存下如今的繁华世界?可是你就是对不起他们,若本尊是他们,绝对永生永世都不会原谅你!”

沉华看着愤怒激动的空渊,眼眸低垂,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要找他,替净儿续命。”

“你……”空渊突然顿住,想到了水灵净,又急急的问道:“续命?她为何要续命?本尊一早便说了,本尊能够治好她,可你却偏偏如此固执!现在好了,你是想要害死净儿吗?”

沉华终于抬头看他,“净儿刚寻回了洪荒时候的记忆,她身体内的封印也已经被冲破了,只是她的身体却还没有强到能够承受这么多的程度,我原本想过慢慢来,慢慢来一定能够让她变好,可是上一次她魔气入体,情况我已不能控制,只有金莲,金莲能够救她。”

空渊听着,越听脸色越黑,她的身体已经这么差,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空渊只要一想到,上次是他打伤了她,才让她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看着沉华的时候也不觉得他有多么的讨人厌了。

空渊轻咳一声:“那你要如何做?”

“这不是我要如何做的问题,问题在于,”沉华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你是否能够放下当年的心结,让我见金莲一面。”

十七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