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是怎样虐成的

第130章 留宿于房中

这是水灵净跟尘心大师约定好的最后一天,她昨夜一整晚都没睡,想起这么多年来在凡间的生活,她总觉得自己已经过完了医生,作为一个凡人,虽然生命短暂,却拥有许多,比身为仙人,身为花妖的时候还要更多的快乐。

天刚刚亮,水灵净就打开了房门,将睡在外室的怜湘给惊醒了。怜湘揉着自己还挣不开的双眼,看着眼前已经洗漱完成的水灵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这真的是水灵净吗?

水灵净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看什么,这么惊讶?好了,快点去准备早膳,我有些饿了。”

怜湘呆呆的应了一声,随即才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跑去。

水灵净笑着看着她的背影,又抬头眯眼看着天空上挂着的太阳,慢慢的往院子里面走去。

等到水灵净用完早膳之后,她就站起身,一副要往外面走的样子,怜湘吓了一跳,连忙拦住了她,“水姑娘,你要到哪里去?”

“吃饱了,去四处走走啊,怎么,难道不可以吗?”水灵净疑惑的看着她。

“不、不是,水姑娘想去哪里当然都是可以的啊,”怜湘结结巴巴的解释,“只是姑娘,你身体还没完全好,还是不要轻易出去了。”

“我的身体已经好了,”水灵净无奈的对怜湘解释,“你不信啊?”

“没、没有,”怜湘急忙说道,都快要哭了,“姑娘,你不要出去了好不好?”

“不、好。”水灵净凑到她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然后也不管怜湘有什么反应,直接转身往外走去。

水灵净一路走,看着周围的摆设,开始感叹她到底是有多久没有出过自己的那个小院子了,连王府里面是什么样子都快要忘记了,看什么都觉得很新鲜。

一直到水灵净走到假山附近,却听到了两个小丫鬟一边打扫,一遍嚼着舌根。

“你听说了吗?昨晚上王爷可是将兰慈姐姐给留在房里了。”

“是吗?”另一个小丫鬟吃惊的叫了起来,又反应过来不能被别人听见,捂住嘴小声的问道:“王爷喜欢的不是水姐姐吗?”

“切,这你也相信啊,”前一个丫鬟不屑的说道,“这男人,特别是像王爷这样身份高贵又长得好看的男人,怎么可能只爱一个?先不说水姐姐,单就是华小姐,那一个就顶得上好几个了,而兰慈姐姐长得也很漂亮。要我说呀,王爷兴许是喜欢水姐姐多一些,可怎么可能会只有她一个?”

两个小丫鬟说着话走远了,水灵净却呆在了假山后面,许久,她笑了一下,装作无所谓的扯了扯嘴角,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么的难看。

还真是,昨天才跟他说,晚上就这么做了啊,水灵净心里暗嘲,脚步却沉重无比。

水灵净也没有了再继续逛下去的心思,一步一步的往回走,在回去的路上却遇见了正要去重夜繁院子里伺候他洗漱的凝冬。她身后跟着一连串的丫鬟,个个手上都拿着洗漱用品,水灵净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装作没有看见最后两个丫鬟手里拿着的女子衣物和首饰。

凝冬见到水灵净,也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着走上前来挽住她,“净儿,你今天怎么出来了,不在屋子里面好好将养着?虽说今天天气好,可架不住风大,要是被吹得不好了,王爷可又要生气。”

水灵净不说话,眼睛低垂着看着地面。

凝冬见她不说话,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净儿你还不知道吧,就是兰慈,她昨晚可是被王爷留下来了!这可是这些年来的头一遭啊!我们在王爷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何时见过王爷留过什么人?看来兰慈这一回是要苦尽甘来了,你可是不知道,兰慈原本就一心恋慕王爷呢!”

“是吗?”水灵净淡淡的说道,“那还真是要恭喜她。”

“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很难过呢?”凝冬凑到她耳边,以只有她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话,亲昵却又残忍,“你现在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很恨?王爷说了喜欢你,可是他却还是有了别人,净儿,这世上的人心,可是最不能相信的,若是太天真单纯,只会摔得万劫不复。”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水灵净抬起头,冷静的看向她,完全没有凝冬想象中的悲伤。

凝冬一下子就怔住了。

水灵净又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操心我的事,要不是知道你很讨厌我,我还以为你是对我爱的深沉。”

“你在胡说些什么!”凝冬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我没说什么,”水灵净笑了笑,将手从凝冬那里抽了出来,“你说的对,我的确不应该在外面久站,这就先回去了,也不耽误你去伺候王爷。”

水灵净干脆利落的走掉了,只留下凝冬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水灵净的背影暗自生气。

其实水灵净虽然在跟凝冬说话的时候,装作自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心里却很是不平静,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之前就是她先提出来的,可在重夜繁按照她的话这么做了之后,最先受不了的人,反而是她。

水灵净走到凉亭里,靠在柱子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以为自己足够豁达,可她却低估了爱情的影响力,能够让一个仙人都为之疯狂的东西,又岂是用常理能够判断的?

水灵净回到房间里,怜湘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喊了几声,见没有回应,也就不在意了。

水灵净正背对着门口站着,突然感觉身后出现了什么人,一转头,却发现此时应该还呆在房间里面的人,出现在了她面前。

水灵净朝着他笑了笑,“王爷怎么会过来?”

重夜繁似乎有些不自在,“听人说,你今天出了院子了?”

“嗯,”水灵净点头,“净儿只是出去走走,一直在房间里面,有些闷。”

重夜繁点点头,“多出去走走也好,只是出去的时候要多穿点衣服。”

“净儿会记得的。”

气氛冷了下来,两个人突然都没了话可以说,只是尴尬的站在那里。

许久,水灵净深深吸了一口气,“王爷,若是没事的话……”

“有事!”重夜繁打断了她的话,在看到水灵净奇怪的表情时,忍不住叹了口气,满是无奈,“净儿,难道你都看不出来,本王正在生气吗?”

她自然知道他在生气,昨晚的事情她也会生气的,更别说是眼前这个人还真的赌气跟兰慈在一起过了一晚。

水灵净抿了抿唇,“净儿愚钝,没有看出来。”

重夜繁伸手拉着她到椅子上坐下,“净儿,你到底要本王拿你怎么办才好?”

水灵净静静的坐着,却不说话。

重夜繁将她揽在怀里,轻嗅着她秀发的清香,也不再说话。

这样温馨的气氛还没有维持多久,外面就有人来报,说是华丞相带着华少爷和华小姐上门拜访了,重夜繁皱了皱眉,不知道这时候他们来有什么事情。

水灵净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王爷,您还是去看看吧,兴许,有什么要紧事也说不定。”

重夜繁亲了亲她的额头,站起了身。

华丞相的确是有紧要的事情,可却不是重夜繁能够接受的,他听了华丞相的来意之后,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华燕珵,冷笑了一声,“华丞相这意思,是想要本王替你们出面,拒了跟婉公主之间的婚事?”

华丞相脸上的表情不安又歉疚,“这件事情都是犬子任性,怎么也不愿意松口。臣就想着,这婚姻大事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这成亲是一辈子的事情,两个人要是相处不好,就是一场孽缘了,犬子怎样无所谓,可不能让婉公主受了委屈。”

重夜繁哪里不知道华丞相这只老狐狸在打什么主意,哪里会是真心为了重婉萱着想?而且还在明明知道自己与他关系不好的情况下还找上了自己,这安的什么心已经不言而喻。想到这里,重夜繁的眼睛里面寒冷一片,昨晚他才留兰慈在房里睡了一晚,今天早上华寻珍就找上了门,若说着府内没有人跟她通风报信,他傻了才会相信!

重夜繁目光看向华寻珍,对方却避开了他的目光,看着另一边的地板。

重夜繁收回了目光,淡淡的说道:“此事,恕本王不能够帮丞相大人了。”

“王爷,可这……”

“若是燕珵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大可直接去找皇兄说,相信皇兄不会强人所难,可若是因为华府看不上萱儿所以要退婚,那么本王这个做皇叔的,也不会答应。”

一直安静着的华燕珵听了重夜繁的话之后,突然冷笑了一声,连华丞相的怒视都无视,直接站了出来对上了重夜繁,“我的确是有难言之隐,而且与王爷一样,”华燕珵的眼神挑衅又充满着快意,“燕珵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王爷也认识,她就是水灵净。”

在重夜繁越来越黑的脸色中,华燕珵继续说道:“不知道王爷愿不愿意割爱,让净儿跟燕珵回府去?”

十七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