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运

窃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4章 坐收渔利

就这一下,胜负已然见分晓,接下来,便是生死时刻。

九歌帝皇和英姿帝皇,毫不迟疑,继续发起攻击。

虽然英姿帝皇将混元天机伞祭起,用来镇压阵法,但她自己的本命神通,威能已经是不凡,再加上九歌帝皇在侧,如今,在祝煊帝皇已经遭到重创的情况之下,他和奢啖帝皇已经是必死无疑。

量天尺,光芒一闪,随即消失不见,赫然是如同棍棒一样,朝祝煊帝皇的后脑勺,击打而去。

强大的攻击,铺天盖地而去,威能一时无两。

祝煊帝皇和奢啖帝皇无奈,只能够祭起法器,施展其他的手段,勉励一挡。

但这样的行为,却无异于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眼看着二人就要丧命,就在此时,异变突然发生。

一把念剑,突然飞出,刹那之间,便洞穿祝煊帝皇和奢啖帝皇二人的胸口,然后将他们的肉身和元神绞灭。

随后,念剑闪避如猿猴,异常灵敏,却是在巅峰毫厘之间躲过铺天盖地的攻击。

当然,这也是因为祝煊帝皇和奢啖帝皇二人死去,让英姿帝皇和九歌帝皇二人的攻击失去目标。

“易云是你!你可真是胆大包天,我们钓的鱼,你也敢抢!正好,咱们新仇旧怨,一并清算!”念剑出现,毫无疑问,乃是易云。

九歌帝皇,登时怒不可遏,大声呵斥道。

他没有想到,自己二人辛辛苦苦,布下陷阱,抛出鱼饵,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是被易云轻易将桃子摘下,这让他们如何能忍?

更何况,易云先前还击杀他们的同道,更加是罪无可恕。

不过,愤怒归愤怒,他也颇为疑惑,为何这老半天,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易云的半点气息,看易云的样子,显然是在旁边埋伏许久,而并非是恰巧路过。

更加重要的是,他们二人所布下的玄黄两仪微尘阵,如今有混元天机伞镇压,这件法器,威能超凡,妙用多多,但易云突然发动袭击,事先,他们俩人也没有感知到任何的波动。

光从这两点来说,易云的身上便绝对还有他们未曾得知的奥秘,尽管易云先前经历诸多的战斗,很多的东西都暴露出来,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有哪些底牌。

念及至此,九歌帝皇立即向英姿帝皇投去一个眼神。

夫妻二人,结成道侣,共同修炼已经多年,自然是心有灵犀。

英姿帝皇立即明白,九歌帝皇是要她小心应付,易云并非易与之辈。

“我胆大包天,二位妄图把杀人的恶名,加诸在我的头上,才是真真正正的胆大包天,虽然说,如今确实是我杀人,不过你们二人,却也是其心可诛,看来巫族和妖族的仇恨,果然是世代无解,哪怕是已经过去四个时代?不过,我倒是要感谢二位,如果不是你们出大力气,我想要击杀祝煊和奢啖,倒也不会那般轻松自如,所以说,二位,你们可以安心上路了。”易云的身形,浮现而出,面无表情道。

“哼!易云,你好大的口气,别以为你杀了祝元帝皇,外加上其他的那些修士,便可以敌过我夫妻二人,今日,是我们要送你下地狱。而依我看,你也绝对不会使用豁免权,或者说,这片空间,并不会给你豁免权,所以,是你要安心上路才是!”面对易云,英姿帝皇,毫无惧怕之意,毕竟他们二人的实力,确实强大,而易云的那些斑斑血迹,他们也能够做到,只是他们不敢像易云那样嚣张,或者说是自找死路。

“混元天机伞,玄黄两仪微尘阵,给我起!”九歌帝皇,再不多言,直接催动混元天机伞,并且将玄黄两仪微尘阵的威能催发到极致。

顿时,一座磅礴的阵法,笼罩整个水潭,阵法从中间破开,一半青,一半黄,青气,乃是清气,也是玄气,而黄气,乃是下沉之气,开天辟地之时,形成大地。

随即,青黄两色,开始旋转,却是阵法运转,宛如玄黄混乱,天地不分。

虽然水潭不大,但阵法内中,却是别有洞天。

否则的话,如果不借助广阔的空间来卸除战斗余波,只怕九歌帝皇和英姿帝皇二人,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二位只想着以阵法困住我,难道就不曾想过,我能够破开你们的阵法,进入其中,便可以破阵而出吗?而且,我埋伏在周围,虽然是看戏偌久,但并不是一点动作没有,你们不放将眼光放远,好好看一看。”易云有恃无恐,成竹在胸,慢条斯理地说道。

易云这么一说,九歌帝皇和英姿帝皇立即心生疑惑,然后朝远处和上空一看。

不但如此,他们还探出神识查探。

片刻之后,他们二人的脸色不禁凝重数分。

只因为,他们看到,此时此刻,整座山谷,已经被一朵硕大无比的莲花所包围。

正是易云的虚空圣莲!

也就是说,不是他们困锁易云,而是易云早已经将他们纳入彀中,只是他们不自知而已。

虽然看上去是他们在钓鱼,但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易云不但要坐收渔翁之利,更是想要将他们击杀。

而他们的这一系列努力,都是在为易云做嫁衣。

要不是那两枚令牌,已经被混元天机伞收取,只怕他们就真的颗粒无收。

二人也是天才横溢,心高气傲之辈,怎么可能就此认输罢休?

等到他们回头,看到易云的动作,更加是火冒三丈。

易云竟然趁他们查探的时候,将五彩玄石收取。

这样的行为,固然是易云实力强大的象征,能够突破他们二人所布下的禁制,但无论怎样说,都是宵小之辈的行径。

搂草打兔子,只怕这是一招声东击西之计,说不定,易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五彩玄石,而不是要向他们炫耀自己所布下的虚空圣莲,有多么宏伟壮丽。

这五彩玄石,虽然是他们两人拿出来,作为鱼饵的存在,但对于他们来说,却也是一件重宝,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如今,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被易云收走,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于是,英姿帝皇和九歌帝皇,两人相互一对视,立即朝易云发动进攻,势要将其诛杀,以泄心头之恨,否则的话,他们断难咽下这口恶气。

就见到,英姿帝皇,迅速祭出一方锦帕,锦帕之上,绣着凤凰图案,一针一线,浑然天成,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这方锦帕,赫然也是半步至尊法器,这两人,不愧是仅次于相苑帝皇的存在。

照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他不得不怀疑,遇到相苑帝皇、玄幽帝皇、句泓帝皇等人的时候,是不是会真的出现至尊法器。

如果真是那样,即便他底牌尽出,也未必能够抗衡。

虽然有规则铁律在前,但这些人,未必就不能够打破。

如果不是鸿轩,以及其他拥有《窃运天书》的修士,太过亮眼,在此九境风云变幻之时,肯定是这一群人的天下,是他们大放异彩的时候。

退一万步讲,即便有鸿轩等人存在,但只要他们不陨落,将来也必有一席之地。

先前,英姿帝皇之所以没有将锦帕祭出,很明显是杀鸡焉用牛刀,对付祝煊帝皇和奢啖帝皇,还用不着他们全力施为。

如今,在易云给他们的庞大压力之下,这二人终于是手段齐出,能为尽展。

这方锦帕,名为凤凰天罗帕。

凤凰天罗帕一出,顿时冲上九天,金红二色光芒大作,随即不停旋转,无数的光芒,如同掉落的泥土,簌簌落下,宛如苍天被撕开一个大口子,许许多多的东西往下掉。

不周山,天柱倾塌,正是这种情形。

光芒之中,是一道道凤凰的虚影,振翅而飞,引颈长鸣,组成连环杀阵,朝易云而去。

不但如此,英姿帝皇,更是从自己的发髻之上,拔下一支发簪,整支簪子,如同一只意欲直上九重天的凤凰。

发簪被英姿帝皇,抛在空中,陡然变大,然后,朝易云狠狠击打而去。

这支发簪,赫然也是半步至尊法器。

英姿帝皇和九歌帝皇两人,各自炼制两件半步至尊法器,如果这两件法器,都是小证规则之器,那么即便他们成为至尊,也是不凡的存在。

若是这样的阵仗,加诸在祝煊帝皇和奢啖帝皇的身上,只怕他们早已经殒命,哪里还轮得到易云去摘桃子。

很明显,这两人已经激发出真火,哪怕底牌尽出,也无所谓。

正是,底牌可以尽出,易云必须要死!

如此情形,易云倒是庆幸,先前祝煊帝皇和奢啖帝皇没有这样的荣幸。

随即,他便全神应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与此同时,英姿帝皇继续催动自己的本命神通,五色神光,朝易云狠狠刷去。

而九歌帝皇,也不再掩藏,使出自己的本命神通。

这两人,都是天才,血脉返祖程度极高,结成道侣之后,更是能够双修,相互进步神速,不得不说,是两名劲敌。

泼墨山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