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护动物协会

爱护动物协会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头狼之死

头狼快如闪电,熊勇死剑出如风。

咔嚓咔嚓、嗷嗷、呜呜、嘭,咣。

短剑不知何物炼制,坚韧锋利异常,在熊勇死手中挑拨颤动,咔嚓咔嚓,将头狼最突前的獠牙搅得四散飞扬。

其中细微之处难以言表,在极短的时间內,短剑方位转折变化六十四次,而且都是极其微小的变化,有的只是剑尖一倾,有的只是剑柄稍横,有的微微前探,有的稍稍后撤,甚至有的剑身不动,只是剑尖抖动,每一次晃动绝不超过一度。如此精细的控剑,这是人能做到的么?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熊勇死要在一两秒内,清晰地判断獠牙来路、移动趋势、变化方位,这也不是人能做到的。

嗷嗷,头狼在空中就发出嗥叫,但满口尖利齿牙被全部打碎,似乎有点漏风,凶猛的嗥叫变成了呜呜听不清楚的惨叫。

最让人可怜的是,熊勇死又飞起一脚,嘭的一声,踹中了身体上扬,肚腹大开的头狼下体。

在含混不清的呜呜声中,头狼倒飞,“咣”的摔在地上,手捂下体,瘫坐不起。

等等,杜如海已经冲到熊勇死身后,一摆手,众人来了个急刹车。

什么情况?结束了?我们还没帮上忙呢。

五十石之力打头狼这么轻松么?

看着熊勇死高大的背影,杜如海对他又多了一个评价:无耻。

这么高的武力值,却要入弓箭营,然后上这里混人头抢军功,摆明了是要拳打养老院、脚踢幼儿园。

杜如海摇头,无耻啊,无耻。

头狼缓缓抬起头,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啸声呼呼漏风,满是悲愤,让人心颤。

他举起双手,看着光秃秃的手指,一口血喷了出来,许是没有牙的缘故,鲜血瀑布般狂涌而出,却喷不起来。

狠历的狼性宁折不弯,明知是死,他也要勇往无前,只是不知道这个卑微的人类是怎么做到的,他死不瞑目。

还好,就要死了,可以洗刷比海还深的屈辱,他双腿猛蹬,直扑向卑微人类手中的短剑,闭目待死。

奈何下体巨痛传来,根本发不出力,跃到半途便跌落尘埃,离短剑近在咫尺。

头狼以头抢地,捶胸裹足,连死也死不成,他憋屈万分,该死的人类,要杀就杀,你踢我下体干什么?

其实,熊勇死也不是有意而为,只是在他看来,那个地方空挡太大,就大力来了一脚。

退走不成,上前送死又不成,内心委屈、羞耻、愤恨万感俱来,一时间他悲从中来,竟呜呜咽咽、悲悲切切嚎啕大哭起来。

熊勇死见他又扑过来,本极兴奋,来了,又来了,心中对头狼爱怜万分,直到头狼扑地,他的喜悦戛然而止,忙退后两步,后来听他哭的悲切,竟生出来几分怜悯之心。

冲锋营倶都瞪大了眼睛,张开嘴,什么情况?头狼哭了?残暴悍勇的狼人怎么可能哭?他都经历了些什么?熊勇死这厮到底干了什么?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各自摇头,意思是一样的,你见过吗,你见过吗,没见过,没见过。

然而,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刚烈的头狼不甘如此奇耻大辱,强忍胯下疼痛,手脚着地,用尽全身之力高高跃起,然后一个倒栽葱,撞在一块尖石头上,顿时鲜血汩汩,脑浆四溅。

自杀啦?冲锋营面面相觑,那可是头狼。

熊勇死暗叫可惜,这个头狼太孱弱,自己没有领悟透彻,非常不爽快。

他早已察觉身后几人,知道是人族甲士,但不知确切。

如今头狼已死,他蓦地警觉,急忙收割身边军功,快的像个跳跃的兔子,喳喳,割耳如飞。最后,一个纵身跳到头狼身边,用脚死死踩住头狼,这才转过身,手握短剑瞧向来人。

冲锋营都看愣了,干啥?这是怕我们抢军功咋的?

熊勇死谨慎的看着几人,暗道:抢军功的戏码哥看的还少么,冲突起来又不好拿你们感悟剑道,先收好了,省得无穷无尽的麻烦。

杜如海已经确定,这就是个无耻之人。不过,他把长枪递与身后几人,上前几步,说道:“勇死兄,果然勇猛,兄弟甚是钦佩。这个头狼本来可以拔下獠牙以作军功,现在牙没了……”

熊勇死恍然大悟,啪啪抽了自己几耳光,叫你手快。

刚打完就听杜如海接着说:“但割下头也是一样的。”

“哦。”熊勇死有再次抽自己耳光的冲动,强忍住稍稍放松警惕:“原来是杜大哥。你们怎么来啦?”

杜如海心里一阵抽抽,众人也低头不语,难道告诉他我们是来救你的?有点说不出口啊。

“我们……路过,听到动静,过来瞧瞧。”

熊勇死还待要问,杜如海可不想听他啰嗦,赶紧提醒他:“就你一个人来的吗?”

“哎呦,对了。我得赶紧去。”

说完腾腾几个起落不见了人影,冲锋营都惊诧咋舌,这速度,怪不得,我们连影也没摸着。

“队长,我们还跟过去不?”

“我觉得我们怎么有点像看热闹的。”

“关键咱也没看着啥呀,这么一会儿,人又没了。”

“还没看到?头狼痛哭自杀,我保证你下辈子都看不到。”

“还想看啥?单单那一剑还不够么。”他们认为那只是一剑。

“别说了,怎么也要跟上去看看。”杜如海也是心烦,本来是冒死救人的,现在好像变成了跟班。

熊勇死飞奔,沿途又看见了几个被射翻的狼人,心下放松了不少,说明几个兄弟没有被追及,还有功夫回头射杀狼人。

不久,他就看见前方几十个狼人呼叫疾追,再前方几人已跑出很远。

熊勇死大喜,一是兄弟无恙,荀营沉稳自己也没看错;二是又有这么多狼人可供感悟,真心喜欢。

就像醉汉见了酒,小姐姐见了钱一样,他长啸一声,欢快的冲向狼群。

群狼早已追累了,追烦了,要不是狼性凶残、耐性坚忍,他们早已放弃。这都追多久啦,眼看要追上,就被射倒几个,然后又追不上啦,眼看要追上,又跑……总是如此,烦不烦啊。

突然听到啸声,发现后面还有一个。一个人是少了点,但好歹也是块肉啊,关键前面也特么追不上啊。这个自己送上门来,不吃白不吃,上。

群狼立马掉头,几十个狼人,黑压压地朝熊勇死压过去,冲啊,上啊,上帝啊,佛祖保佑,终于特么逮到一个了。

易二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