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小王妃

市井小王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挑选夫君

大周广顺十九年,九月初七。

一夜秋雨潇潇,天明放晴后,赵家门前的桂花树上又添了一层嫩黄,微风一吹,凉丝丝的幽香直入门户。

这天气,不睡觉可惜。

赵无瑕躺在旧板床上,正要翻身再睡个回笼觉,漏风的屋门忽被拍得山响。

无法抑制的狂喜,让刘婆和吴婶本就振天的嗓门更加地动山摇:

“三姑娘,天大的好事嘞!!

咱家大姑娘被选到惠王府当夫人,二姑娘被选到承王府做良妾了!

这会官差送聘礼来了,大夫人二夫人不在,家里就你一个能说话的主子,你快起来周全几句,把聘礼接着!”

外面喊完,赵无瑕也重新钻回了被窝。

她大姐、二姐被选进了王府,夫君是皇子,她呢,这月十五要嫁给前街卖猪下水的蔡老五。

一个有俩大儿子的鳏夫。

这天大的好事与她半点关系没有。

“三姑娘!三姑娘——”

所以。

任外面刘婆和吴婶一声赶一声的喊破音,她楞裹着被子装死没搭理,直到午初,来家看热闹的街坊散去,院子里消停了,她才爬起来。

懒洋洋穿好衣裳,再拢拢脑后齐腰的长发。

啧~

穿来一个月了,她还不会绾发髻。

之前在蜀州都是她原主姨母帮她绾,昨日刘婆把她从蜀州接回京州城,以为能让她原主大姐、二姐,或大娘、二娘教她。

但那娘几个回了那边姥姥家,明日傍晚才得回。

家道中落,赵家被卖得仅剩两个下人,刘婆就算了,还是请吴婶帮忙绾吧。

赵无瑕下床推窗向院中喊道:“吴婶——”

......

秋风卷起一片落叶盘旋落下,刘婆和吴婶忘乎所以的高声畅聊仍在继续:

“欸,她吴婶,选妃不是初十才有信么,今儿才初七,怎聘礼就送来了?”

“初十给信的是正妃,夫人、妾姬不拘是哪日,也没那些个讲究。”

“哦,这样啊,啧啧,别人家选中一个侍妾都是烧了高香,咱家居然一下选中了俩,一个还是夫人,大夫人她们明儿回来瞧见这么些聘礼,不知得高兴成什么样嘞!”

“你以为烧高香管用啊,这事还亏得咱们大夫人有算计……”

后面说话的声音小了些,但大嗓门惯了,再小也小不到哪里去,赵无瑕不用刻意去听仍是一清二楚。

皇子选妃,天赐的机会。

赵家大夫人为给自己亲闺女,赵家大姑娘谋个好前程,不仅将祖上攒下来的,维持生计的几亩职田卖了。

又从蔡老五那敲了五十贯天价聘礼。

条件是把赵家三姑娘嫁给他做续室。

这般凑齐一百贯,七弯八拐,人上托人的打点,她亲闺女才被选进惠王府做了夫人。

若不然,以赵家如今破落的家世,赵大姑娘能进王府做个妾,就是祖坟冒了青烟。

至于二夫人生的赵家二姑娘,乃远近闻名的美人,赵家所在的柏泉巷再找不出第二个,是籍美貌被选到承王府做的良妾。

听罢这些,赵无瑕坐回了床边。

她还是太年轻了。

就单纯以为原主扣着个克星命的帽子,嫁不出去,赵家这才给她找了个鳏夫做夫婿,没想这里面还有内幕。

区区五十贯就把她卖了。

真是,她原主娘是赵家三夫人。

一家子姐妹,王府赵大姑娘进得,赵二姑娘进得,她赵三姑娘就未必进不得。

事在人为。

赵无瑕决定晚上去太卜署走一趟。

昨日回时她在巷口听人谈论过,选夫人、妾姬礼部可自做决断,正妃则是由太卜署核过生辰八字后,拟好最佳人选,再交由皇上皇后定夺。

若行,盖上金印,下旨赐婚。

若不行…呔!

皇子选妃,天数命理,福运国祚,选谁不选谁,太卜署是为关键,太卜署选的人就没有不行的。

王妃初十给信,今儿初七,来得及。

不过这之前她得先去办点别的事,要不然好日子来了,没命享受,那才叫冤得慌。

胡乱在头顶绑个花苞头,赵无瑕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六寸来长的火铳。

准确来说,是一把不怎么精巧的枪。

穿来后她所身处的水塘,和后脑勺那几日才消的肿包,加之后来遭遇的几次暗杀,说明了一件事。

她原主是被打晕后扔进水里淹死的。

只是后来她穿了来,杀她那刺客见人没死,便又来补刀。

这枪便是在遭遇第一次暗杀后,她央求她那开铁匠铺,锻造技艺已炉火纯青的姨父,在现有火铳的基础上,用上好的青铜为她锻制的。

防身保命用。

只可惜没多制些子弹。

所以她得先找铜铁铺再制些子弹,杀她的人若再来,她便不顾惜,只管多开几枪,争取一劳永逸。

将枪放入随身囊包中,赵无瑕没打扰刘婆和吴婶的谈兴。

洗漱后出门在巷口炊饼摊买两个炊饼当午饭,大街小巷的走了不少地,才在离赵家十里地开外的长丰巷找到一家铜铁铺。

铁匠姓陶,技术过硬,价格亲民,锻制子弹的事交给他,赵无瑕很放心。

事办妥,她赶在天黑前回了家。

因为突然多了好些东西,怕招贼,刘婆和吴婶早早做了晚饭,吃完关门闭户吹灯熄火各自回屋睡了。

赵无瑕也回了屋,但没睡着。

她想不通,她原主一个黄毛丫头,说话都不敢大声,到底与谁结的怨仇,竟一路从蜀州追杀到京州城。

好在穿越前,她跟她那特工老爸学了不少制敌防御之术,刺客的飞镖并没能伤她分毫。

只是不知日后进了王府,高门大户,夜里有侍卫把手,那该死的刺客还能不能猖狂。

正想着,外边二更鼓响。

赵无瑕起身换上夜行衣,蒙上脸,将装有一发子弹的枪和一把匕首别在腰间,出门跃上院内枣树,翻出了院墙外。

找铜铁铺时,她顺便打听过太卜署的方位,说是一座建在京州城南城高处的五层阁楼。

古代超过三层的建筑不多,没费什么劲她便找到了那里。

入内,官员们早已散值回家,值夜的侍卫也没几个,四处漆黑一片,只有顶层一间屋子亮着光。

上去往窗缝里一瞄,一个长胡子老头正伏案奋笔疾书,看穿戴应是管事的大官。

赵无瑕正好不知道待选王妃的名册在哪,嘎吱一声推门进去,一句废话没有,直接问道:“是你负责皇子选妃?”

赫然见到个黑衣人闯进来,老头吓了一跳:“你…你想做何?”

“不做何,我有个好姐妹想做王妃,你只需将待选王妃的名册拿来,我把她名字换上去,然后你想想办法,让她中选,如此,便不伤你性命,若不然你人头落地!”

说罢,赵无瑕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烛光下,寒光阵阵。

老头舌根有些打颤,但依旧嘴犟道:“皇子选妃,累及江山社稷…”

叽叽歪歪,不见棺材不落泪。

赵无瑕上前将老头摁在桌上,手起刀落割了他胡子:“今日你若不按我说的办,我好姐妹当不了王妃,不止你一个,你全家都得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割须如剐身,老头老泪纵横,指向桌上一本红色封面的册子:“这上面便是待选王妃的名录。”

赵无瑕一手扼着老头脖颈,一手拿起册子翻看。

老头没骗她,果然是的,且她的名字居然在待选之列。

幸福来得太突然!

稳住神,见老头被扼得直喘气,赵无瑕松手让他坐在凳子上缓缓,才指着名录上自己的名字道:“这个叫赵无瑕的,你给她挑个俊的。”

老头颤抖着手,从桌案上扒拉出几个明黄色名牒递给赵无瑕:“这几个都俊~”

几个?

赵无瑕眉梢挑了挑。

贪多嚼不烂,老头敷衍得过于明显,一把年纪,别真给他吓出个好歹来。

算了,自己夫君,还是自己钦定吧。

只是没想到,一朝穿越,皇子还能跟大白菜似的任她挑选。

但细一想来,不能光拣俊的挑。

古代男权社会,她若能克制自己遵纪守法,不惹怒夫君还好,若不能,选个性子软和好拿捏的,就很有必要。

过日子没有饭铲不碰锅沿的,万一杠起来,对方服个软,事情也就过去了,不至于头破血流。

基于此,赵无瑕对老头道:“我问你,哪个皇子最老实?”

老头眨巴着泪眼想了想:“若论脾性温厚谦逊,非三皇子襄王李佑卿莫属。”

李佑卿!

听着像个好人。

赵无瑕点点头,得了芝麻还想要绿豆:“他长相如何?”

“襄王殿下上庭长而丰隆,方而不阔,中庭隆而直,峻而静,下庭平而满,端而不厚…”

老头一堆相面术语听得赵无瑕头大。

就简单问帅不帅,他扯出这一大堆。

罢,听说皇子都是才成年的小年轻,只一个鲜嫩,再丑能丑到哪里去。

只是有一事赵无瑕颇疑惑。

摆摆手,她打断老头的话问道:“我那好姐妹生在五月初五,都说是个五毒子克星命,你说,她怎也入选了?”

老头抬袖抹抹泪,拿过名册看了看赵无瑕的生辰,道:“皇子乃九龙天子所出,命格奇贵,且襄王殿下又生在九月初九午时,与此五月初五子时出生的女子可谓般配。”

般配就是绝配。

文火慢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