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德人法师

第6章 巨龙“渡你为儿”

刚下过雨,低矮的桥沿很是湿滑。泰强在上面擦了擦,就一屁股坐下去了。

坐在我对面的是个皮肤黝黑的老大叔,他的面庞倒挺帅气,五官也长得整齐,眼睛炯炯有神,头上的毛发整齐地往后梳去,粗糙厚实的双手安分地放在大腿。他在甘蔗地里劳作了一辈子,现在刚刚进入人生的暮年。

由于今天没有割甘蔗,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喝酒。

“你也想听抓根宝的故事?”他望向我。

“泰强说在你这听到了不少故事,我也想听听。”

这一下子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那可多了,三百年前的故事我都知道呢,都是老一辈的工友讲给我听的。

“据说三百年前抓根宝在天际省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人送外号‘天际毒瘤’,当时帝国人还在和你们诺德的起义军打仗,本就民不聊生,抓根宝又在天际省各处胡作非为,天际省的居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简直生不如死。

“后来抓根宝又跑到诺德人的古墓里去搞破坏,结果碰到了一个年轻的姑娘。那姑娘生得伶俐可爱,人又善良,本事又高,先是降服了他,后来便劝他改邪归正,但是抓根宝不听。那姑娘为了感化这个天际毒瘤,就每日陪伴在他身边,督促他改邪归正。整整三年过后,抓根宝本性顽劣,倒没有被感化,却阴差阳错爱上了这个姑娘,向姑娘求婚,结果被姑娘拒绝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

“不过这姑娘也真是生性善良,见抓根宝对自己有意,便和他达成了约定:姑娘答应只要抓根宝不再祸害天际省的人民并且不再干别的坏事,自己就愿意离开家乡,随他回到艾斯维尔来,生生世世陪着他。抓根宝倒也是痴情,自此以后就什么坏事都不干了,对我们也比其他的老板要好些,但是他有做坏事的习惯,所以他一想做坏事,就会跑到基拉瓦的酒馆里去喝酒,据说陪他喝酒的佣兵哈由和骗子麦奎就是他当初在天际省的得力打手。

“也是他命好,自从他改邪归正以来,一直受到月亮神的庇佑,活了三百多年都没死——说起来这都是瑟拉娜大小姐的功劳。我要是能活到一百多岁就算撞大运了。”

“瑟拉娜大小姐就是当初劝他改邪归正的那姑娘?”我问道。

“是啊,是啊,他们两个都很长寿,而且一点不显老。有钱人会保养身体,我们穷人比不了。”

“既然瑟拉娜大小姐能够降服抓根宝,为什么还要跟抓根宝做约定呢?不听话捶他一顿不就完了。”我继续发问。

“对啊对啊,如果瑟拉娜大小姐打得过抓根宝,为什么还要跟着抓根宝跑到我们艾斯维尔来呢?”坐在一旁的虎人听了,回过味来,纷纷问道。

“嗯哼。”老虎人像是着了凉似的,奋力咳嗽一声。

不过他回答了我的问题:“瑟拉娜大小姐天性善良,我们都是知道的。她只不过想用善心感化冥顽不灵的抓根宝罢了。而且她跟抓根宝在一起三年,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吧。在艾斯维尔,抓根宝每年拿一百亩土地来给瑟拉娜大小姐种玫瑰花——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这样的卡吉特?”

“那倒也是,老板娘确实比老板强上不少。”“抓根宝除了经常喝酒,其他方面倒没什么话说。”虎人在旁边嘀咕道。

这时,抓根宝已经从基拉瓦的酒馆中出来了,他们的声音压低了些。

“真是乏味无聊至极。我又不是来听故事的……”我这样想着,挪了挪屁股,准备起身走人。

“大叔,他想听的是抓根宝和那条龙的故事。”泰强见我要走,急忙提醒道。

我只好把屁股放回桥沿上,这时抓根宝已经走进大门,要回到他温暖的别墅中去了。

“抓根宝和龙?我知道!这里上下三百年的事情我都知道,更不要说那头龙了。”

“故弄玄虚!”我心里想道。

既然我并没有将这种不屑放在脸上,他便继续津津有味地讲他的故事:“实际上,只要你们在这儿多干两年,不用我说,你们也会知道抓根宝养了一头龙的。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砍好的甘蔗,炼成蔗糖后都要运到哪儿去?”

我发觉他是在问我,便答道:“巨流城。好像是通过码头运到外地去。”

“你这小伙子知道的倒挺多!但是你知道是谁把糖运到巨流城的吗?”

“我不知道。”

“就是那头龙!当年抓根宝在天际省胡作非为的时候,曾经欺负过一头龙,后来抓根宝把他打怕了,他就一直在抓根宝手下做苦力。当初可闹得是惊天动地呢……”

他又滔滔不绝地讲着三百年前的陈年往事,现在我已经很清楚:这老头儿是个讲故事的高手,而且这些故事他肯定复述过不下十次,所以他就像背好了演讲稿一样声情并茂地给我们讲述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他不是在给抓根宝当苦力吗?怎么我都没见到过他?”我终于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还在后面,还在后面呢。现在他们在龙霄宫打得不可开交,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整整一个月都没见到太阳呢!你知不知道龙霄宫在那里?”他完全没理会我的话,却反过来问我。

“在雪漫城,是当地领主的宫殿。”我漫不经心地答道。

“对对对,这个小伙子有文化、有知识!”他夸赞道,接着讲那头龙与抓根宝打斗的故事。

“他要问你那头龙在哪。”泰强在旁说道,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他还不知道那头龙是怎么被抓根宝驯服的呢?”老虎人显然有些过于兴奋了。

“他是天际省人,肯定知道这些事咯。”泰强说道。

“你知道这些事吗?”

“我知道一些。”我撒了谎,因为我压根没去过雪漫城,自然也没听说过这些传说。

他沉吟了一会,有些惋惜似的,终于开口道:“后面的事情就没什么意思了。那头龙被关在存放蔗糖的山洞里,每次我们把制好的蔗糖送进去,抓根宝就会让人把门关上,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面,不知道干些什么,蔗糖就被运到巨流城码头边上了。”

“那跟龙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你是不知道那山洞,外面围起五六公顷的平坦空地,边上修起五六层楼高的石墙,密不透风的,蔗糖还全都堆在山洞里,谁都知道那么大的空地是让龙在里面活动的。抓根宝每回一进去,大吼一声‘渡你为儿’,那龙就抓着蔗糖跑到巨流城去了。有时候我们还能看见呢——这么大一头龙,这么大一个地方,谁能藏得住!”

“真有趣。”我叹道。

“要说有趣还是他们两个在龙霄宫打架最有趣。算了,今天夜深了,明天再讲吧。”他立起身,回宿舍去了。他一走,剩下的人也都各自散开。我向桥两边看看,人本就很稀少了。月亮高挂在半空中,确实很晚了。

我和泰强一人打了个哈欠,就各自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从泰强枕头下取回了我那一整套的《亚龙人女仆》。泰强吃完早餐回来时,惊讶地发现我正躺在床上欣赏尾巴翘翘和她男主人的对话。

我也很惊讶:“你不是出去站岗了吗?”

“今天上中班。”他说,“最后两册泰强还没看完。”

于是我们躺在各自的床上,各自抱着一本书在欣赏。说实话,这是一种让人难为情的活动,特别是两个人都发现了对方的秘密时。不过我们住在一起,当我们干坏事时,另一个人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只好默契地保持安静。

我发现泰强是个很开朗的人,他很善于交朋友,也很善于跟别人拉近距离,所以他得到了好多我本不会知道的消息。但现在,我发现他的开朗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我总是觉得奇怪:作者为这本书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却从来没有正面描述过主角的相貌。你说,她应该是只什么样子的亚龙人呢?”他开门见山地问我,以前我们从来没有严肃地讨论过这本书的内容。

“也许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最美的亚龙人吧,作者只是不想让笔墨束缚住我们无穷的想象力。况且,要是他笔下的亚龙人女仆有特定的容貌和声音,或许一部分读者就不会对这本书如此入迷。”

“我明白了,每个男人在阅读时都会想象出自己心目中最美的亚龙人形象,这样所有的读者都会愉快地接受这本书了。销路打开了,作者便能赚到更多的钱。”

“你真聪明,泰强。”

“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多泰强不知道的知识。”

……

在这个糟糕透顶的上午,我和泰强花了全部的时间用于深入探讨《亚龙人女仆》的作者、出版时间、情节和形象分析,然后互相推荐了一些与它类似的作品,还聊到了一些与它无论从题材还是内容都毫不相关的作品,最后我们认定《亚龙人女仆》是这世间最优秀的作品,那些读起来让人昏昏欲睡的历史类著作(例如《湮灭危机》和《尤瑞尔·赛普汀七世生平》)完全不是它的对手。

虽然直到最后我们都有些意犹未尽,但慢慢的我和泰强都发现对方有些尴尬。终于,泰强以上班为理由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把书整齐地放进床头柜子里,出去吃中饭了。

我朝自己脸上摸了摸,发觉有些烫,于是我知道我同泰强一样红了脸。

说实话,在这个上午之前,我对于虎人只有几个固定的标签:骗子,狡猾,小偷小摸。但在这个从道德角度来说简直是糟糕透顶的上午结束后,我突然发现虎人也会害羞,也会脸红,也有同诺德人、帝国人一样的情感和感受,他们也是这片大陆上的一种有智慧有情感的居民。于是我开始放弃对他们的偏见,并逐步反思我现在做的事情到底对不对。

我承认,这有些奇怪。两个在战场上以命相搏的士兵可能会发现自己与对方之间并没有仇恨,他们只是被裹挟到一场糟糕透顶的战争中去,成为将军晋升的垫脚石而已。但是当我和泰强一起分享了一套《亚龙人女仆》之后,我们之间竟能够如此互相理解、互相接近,倒让我一时有些头痛。从这个上午结束、泰强走出宿舍起,我就知道自己已经和他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但这个上午可真是糟糕。

我把《亚龙人女仆》藏在枕头下,然后随便洗了个脸,出去吃今天的第一顿饭。

我在饭后散步时发现了藏在甘蔗林深处的的甘蔗加工厂和蔗糖储藏站,它们宏伟庞大,每年可以加工和存放大量的商品,许多工人在里面光着膀子忙碌。

我在出门时没看见泰强,但半路上卖月亮糖的矮虎人向我打了招呼。我来到巨流城码头旁的大片空地上,等待那头龙现身。

不出我所料,一头龙在靠近时卷起漫天的飞尘,随后平稳降落在空地上。

为保险起见,我使用了龙肤术。

我靠近他时,他仍忙着取下缚在他身上的绳索,并将货物摆放整齐。我隔空取走了绳索,帮他完成了货运工作。

见有人打扰,他当即怒眼圆睁,在空地上倒退了两步,开口说话道:“你是什么人?”

“一个诺德人法师。你会说人类的话?”我大吃一惊。

“我曾经打败过无数条巨龙,也曾长久地统治人类,那时候的诺德人可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但你现在在为人类效力。”

“束缚我的力量远比人类强大,我只不过跟他做了交换而已。”

“所以你三百年来都受着他的束缚,一年中有好几个月都给他干这些搬运月亮糖的杂活。”

“束缚我的不是那个种植园主抓根宝,而是来自湮灭的强者。”

“原来抓根宝是个死灵法师!”我惊叹道。

“人类,你的实力还太过弱小,见识也很短浅,不足以理解我和抓根宝之间的关系。”

孤舟暮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