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弃女是团宠

第458章 死亡

“哼,你以为我傻吗,你知道那些骗我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惠妃慢慢蹲下身子,她的手放到严凌轩的脸上,严凌轩身体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惠妃的胸前,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而且难耐。

“现在知道我的能耐了吗?”惠妃冷笑了一下,她看着严凌轩的脸,一时有些失神,她或许是喜欢他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想念,她也控制不住。

罢了,既然喜欢了,那就将他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身边吧。

惠妃站起来,转过身想拿桌上的茶杯,刚一转身,就看到严凌轩的小厮正拿着一个花瓶举在头顶,准备朝着自己的头砸下来。

柳士人也是一愣,她没想到惠妃这个时候会突然转过头来,他连忙朝着她的头砸去。

惠妃看着已经醒来的小厮,冷冷一笑,就在柳士人即将砸到她的时候,几只飞蛾朝着柳士人快速飞了过来,成功让柳士人歪了身子。

“啊……”

惠妃还来不及发出成功的笑意,胸前一疼,她低下头,感觉到自己胸前传来刺痛的疼痛,紧接着便是什么东西啃食她身体的疼意。

萧慕从房顶上轻轻落下,随着落地的一瞬间,周围向他进攻的飞蛾也落到了地了,萧夜从院外慢慢走了进来。

“原来她将盅种在自己身体里。”柳士人后怕地站到萧慕身侧,看着现在疼得死去活来的惠妃,萧慕根本没有杀她,他那把匕首是直接插在她胸前凸起的地方,母盅并没有死,还在她的身体里面蠕动着。

现在,一把匕首插到它的身体里,它在惠妃的身体里疯狂的蠕动和啃食,惠妃疼得尖叫起来,整个身子不断地在地上打滚。

“求求你们,救救我!”惠妃看着四个冷眼相看的男人,她的内心由衷地怕了,母盅已经被她养得很大了,它会直接吃掉她的心的,然后直接住进自己身体里。

“圣上的身体是怎么回事?”萧夜看着惠妃,面无表情的问道。

“他的身体里有一只药盅,必须日食人的精血,可以让人长命百岁。”惠妃的胸前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她真的很疼很害怕,她慢慢爬到萧夜前面,“快救救我,你帮我将这只母盅取出,我以后为你效命,我可以做很盅。”

萧夜看了一眼惠妃,她的身子里面大半的身子已经被吃尽了,被毁坏了,他们已经可看到她的身体里的那只恶心的虫子正通过吃她身体的肉而快速增大,好顶开匕首。

萧夜拿出腰间剑,直接对着那只虫子,轻轻一戳,一道黑红的鲜血流了出来。他打算将那只虫子挑出来。

“啊……”

“等一下!”

这时,严凌轩整个又翻倒在地,他捂住自己的胸前,痛苦的叫喊着,他身体的疼痛比之前还要疼百倍。

柳士人快速找来一个木盆,然后给里面倒了一些药水,然后取出火折子,对着萧夜说道,“快点将那个虫子弄到火里,严凌轩会被疼死的。”

萧夜动作十分快速,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惠妃的身子,直接带着她胸前的肉同母盅挑到火里,母盅刚碰到火,整个身子都开始翻滚起来,还是萧慕手急眼快,再次插进一把匕首,将它死死钉在木盆里面。

柳士人现在已经顾不得严凌轩,他将刚才拿出来的药水,再次倒到那只母盅身上,呲呲的火苗声,加上萧夜不断的向那只母盅刺剑,不到半刻钟那只母盅便化成灰烬了。

柳士人紧了一口气,严凌轩已经被萧慕扶了起来,在那只母盅死后,他的身子已经不痛了,但是胸前已经血肉模糊,他半笑着看了一眼木盆中的母盅,再看一眼鬼一般的惠妃,闭上眼睛直接倒下了。

“他的胸前被咬了,母盅已死,子盅也活不了。”柳士人快恨准地对着严凌轩的胸前扎了一下,匕首直接带起一只已经死去的小虫子。

他找到一块干净的白布给严凌轩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转过头,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惠妃,“我们现在怎么办?”

惠妃请严凌轩进宫,很多人都知道,现在惠妃已死,严凌轩也难逃罪责。

“把她带出去。”萧夜看了一眼惠妃,右手大指与食指合圈,放到嘴边,一道哨声响起,不一会,出现两名黑衣人。

柳士人听到萧夜的吩咐,眼睛亮了,是啊,他做梦都想好好查查她是怎么在她身体里面养蛊的。

黑衣人带着惠妃的尸体离开,然后立马又有两名黑衣进来,将这里清理干净,干净到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除了严凌轩晕迷不醒。

萧夜和萧慕离开,柳士人十分上道,立马扶着严凌轩往他们来时的方向而去。

“齐公公,世子突然晕倒了,可是一直不见惠妃,我只好带着我家世子先离开了。”柳士人看到齐公公,先下手为强道。

齐公公一愣,柳士人并没有刻意放低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大。

“这……”齐公公有些纠结,他带着严凌轩进宫后,并未见惠妃,现在柳士人这样说,也说得过去,但是这是惠妃吩咐的,他又不敢随意让他们离开。

“我家世子已经病成这样子,无法回话,如果世子在宫里出了什么事情,武安侯会疯的吧。”柳士人不懂与这些打官腔,想到什么就直接说什么。

齐公公一愣,一个小厮是不敢与他这样说话的,除非是他临走时被什么人这么交代过,只好放行,“小桌子,还不送严世子回府。”

柳士人扶着严凌轩慢慢往外走,来到存放马车的地方,看到萧夜坐在马车上,大大松了一口气。

萧夜和柳士人扶着严凌轩上了马车,什么话也没说,萧夜直接驾起马车出宫。

柳士人透过车窗,看到那个被齐公公派来送他们出宫的小公公,正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

放下车帘,柳士人重重靠到轻墙上,“终于出来了!”

总是幻想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