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纪元:我来开拓新世界

第25章 激战未明湖

深渊光体浑身闪耀着奇异流动的蓝色光芒,它的身躯并未全部离开湖底,仅通过探出湖面的多条巨型触手便足以让人领略到深渊光体的庞大。

它的身躯几乎占据了整座未明湖一半的空间,偌大的未明湖就像是深渊光体的温床,入夜之后,它便苏醒过来,开始了一日的捕食活动。

舒柳影早就在装甲车上等待着深渊光体的现身,一见到对方出现,她便马上通过装甲车上的广播对外呼喊:“护卫队全体进攻!”

五个小队的队员在同一时间全都投入战斗,利用手中的远程攻击武器开始对深渊光体展开输出。

“巴达,机动!祝俊杰,开火!”

舒柳影向装甲车内唯二的两人发布命令后,也转身投入战斗中。

巴达负责驾驶,祝俊杰则是装甲车上的武器操作员。

祝俊杰提前戴着连接着车外监视器的AR眼镜,一收到舒柳影的命令,他释放出已经积蓄了强大光能的光能炮,轰向深渊光体。

轰的一声。

深渊光体浑身一个剧烈颤抖,荡起湖面汹涌的湖浪,浪声如同深渊光体的咆哮,冲刷湖岸。

不过祝俊杰的这一记光能炮并没能将深渊光体击杀,反倒激起了它强烈的杀意。

深渊光体展开反击,它的网状触手上虽然没有生长眼睛,但通过敏锐的震动感知能力,它能够精准锁定岸上的目标,然后对敌人发动进攻。

一名护卫队成员正拿着重武器,不计得失地冲着深渊光体倾泻弹药,重武器的威力将一条触手打得千疮百孔。

正当他产生了“深渊光体也不过如此”这一错觉时,下一秒,深渊光体就靠着这条伤痕累累的网状触手盖到了这名护卫队成员的身上,其触手的网状内部充满了尖锐的长牙,开始对这名护卫队员疯狂噬咬,就连他手中的重武器也被嚼得粉碎,随后将咀嚼物通过触手吞了下去。

一转眼,就有三名护卫队成员遭到深渊光体的残忍杀害,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等深渊光体被击杀,护卫队全员都将全军覆没。

“跑起来!别傻站在原地!”舒柳影几乎是咆哮着指挥战斗,她手中激光枪的射击不停,成功打废了深渊光体的一条触手。

深渊光体又通过触手杀死两名护卫队成员后,似乎意识到效率太慢,于是开始转变战术。

它在岸边快速扫动触手,将对自己发起攻击的护卫队们全都扫开。

由于触手速度快威力大,被触手扫到的护卫队员们非死即伤,对护卫队的攻势造成了极大的压制。

夏安邦和夏定国两人联手用分配到的手枪对深渊光体进行射击,在遭遇深渊光体的触手扫荡时,两人也同时被扫倒在地。

变异后的夏安邦生命力十分顽强,经历深渊光体的重击之后,除了身上有些疼痛之外并无外伤。

然而夏定国就不一样了,他的脑袋被重重地磕到了地上,流出了一滩血。

“哥,你怎么样?”

夏安邦连滚带爬地来到夏定国身边,紧张地查看起他的伤势。

夏定国脸色惨白,他拉着夏安邦的手,艰难地说道:“安邦,不要管我,继续战斗!”

“不行,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夏安邦急切又哀伤地看着呼吸越来越弱的夏定国,想要救助,却又束手无策,急得抓耳挠腮。

忽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夏安邦转头看去,缝合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身旁。

“缝合号在此,请放心将伤员交由我来处理!”

缝合号双眼通过快速扫描,一眼就确定了夏定国当前受到的伤害,随后用两条胳膊抱起夏定国,其他四条胳膊同时为夏定国受损部位进行修复。

一边遁走还一边进行着手术,缝合号救人的效率出奇的高。

而向阳这边虽然也分配到了一把小手枪,但用这小手枪来攻击深渊光体显然是荒谬的,这攻击力恐怕只够给对方挠痒痒。

可是不用手枪,他又该如何战斗呢?

向阳见深渊光体主要都是依靠水上的触手攻击,那么换言之,它水下部分的身躯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如果自己能够潜入水中,就能够通过原子重组的能力将其杀死。

可问题是向阳作为常年生活在避难所的人,水性半点不通,若是就这样下水,还不等游到深渊光体身边,自己就将淹死。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有恃无恐地潜入水中呢?

对了,巴达不是说过储物箱中有潜水服吗?

有了潜水服配上氧气瓶,自己或许就能够顺利潜入深渊光体身边了!

此时巴达正驾驶着装甲车沿着未明湖的轮廓疾驰,利用装甲车的高机动力来躲开深渊光体触手的攻击,深渊光体的扫荡攻击并没能对装甲车造成实质性的破坏。

祝俊杰控制所有武器系统,光能炮与两个副炮的火力倾泻而出,不断地向深渊光体开火。

一通攻势下来,深渊光体又有六条触手被打残,深渊光体的战斗力受到极大削弱。

然而装甲车内的弹药储备终究是有限的,之前与棘皮怪人的战斗就已经消耗不少,眼下又不计代价地对深渊光体进行攻击,车内的弹药已然见底。

“巴达,弹药打完了!”祝俊杰摘下AR眼镜,遗憾地对巴达宣布这个消息。

巴达停下了车,看向祝俊杰:“看来我们也是时候该上场了!”

这个时候巴达看见向阳往装甲车的方向狂奔而来,巴达打开车门,对向阳询问道:“你不去战斗,跑到车来做什么?”

向阳一边上车一边回答:“快教我穿潜水服,我要到湖底与深渊光体战斗!”

“你疯啦?整个未明湖都是深渊光体的势力范围,你下湖底去和它对战,这不是送人头行为吗?”巴达怀疑向阳不是在说笑,就是脑子不清楚。

向阳也懒得与巴达解释许多:“哎呀,这你别管了,快点帮我穿潜水服,不要浪费时间!”

“行行行,潜水服在后面储物箱,跟我来吧!”

在巴达带着向阳去穿潜水服的过程中,祝俊杰也在忙着收拾武器,他不止携带了自己的武器,还准备了更多武器一会分发给战友。

咚咚咚!

车门传来了敲门声。

“看来有人需要武器弹药了!”

祝俊杰也没有管外面来的人是谁,直接将车门打开。

然而敲门的人不是队友,而是棘皮怪人。

在祝俊杰开门的一瞬间,棘皮怪人便一把拽住他的脚脖子,猛地甩出了车外。

外面还有另一名棘皮怪人,对着甩出车外的祝俊杰脑袋挥出一记重拳,结果了他的生命。

刚刚给向阳穿好潜水服的巴达听到驾驶室的方向传来异响,暗道一声不妙,拿起一把冲锋枪便要冲到驾驶室支援。

然而此时,一名棘皮怪人已经冲到了车厢内,正好与巴达近距离相遇。

巴达刚举起冲锋枪准备射击,棘皮怪人只是扬手一扫,便将巴达手里的冲锋枪甩落。

而另一名棘皮怪人的身影也出现在巴达的视野里,这两个棘皮怪人准备将车厢内的巴达和向阳全部清除。

“快走!”

向阳见势不妙,一把拉住巴达便往车厢外逃跑。

棘皮怪人见两人逃跑,也没有继续追击的打算,他们关上车门后,便驾驶着装甲车离开了。

“我们的车!”巴达绝望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随即转头埋怨向阳:“为什么要拉我走?你知不知道这辆装甲车对我们有多重要!?车内是我们护卫队这么多年来的所有积蓄,更何况车上还有我们这次任务的物资,装甲车要是没了,我们之前所有的辛苦和牺牲就全都白费了!”

“我要是不把你拉走,你就得步祝俊杰的后尘!你要是为了这辆车而葬送自己的小命,那对我们护卫队来说将会是更大的损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向阳没时间安抚巴达的情绪,转头便往未明湖跑去。

巴达痛苦地挠着头皮,一瞥眼看见祝俊杰的死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转念一想,如果刚才不是向阳拦住了自己,也许现在的自己也会像祝俊杰一样惨死在棘皮怪人手上吧。

既然现状无法改变,巴达便索性放弃追车,赶往舒柳影身边进行支援。

向阳身上穿着潜水服,后背背着一罐氧气瓶,脸上戴着氧气面罩,跑到堤岸边径直跳下湖水。

虽然有了潜水服,向阳依然不会游泳,但至少有氧气瓶供自己水中呼吸,有氧气面罩让自己可以在水中睁眼,自己总有办法接近深渊光体的。

潜入水底的一瞬间,向阳便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

深渊光体在湖中部分就像是一块腐朽且畸形的巨型陨石,“陨石”如同外壳,零散地包裹着它柔软的身躯,而那些蓝光正是从他的身躯之中放射出来,用以吸引猎物。

它的身躯底部是四条柔软的腕足,而身躯上方,则是它如巨蛇般的触手,那些触手既是深渊光体的手,也是它的嘴。

向阳在惊奇之余,双脚已经缓缓降落到湖底上,不会游泳的他便通过在水中的行走,开始逐渐靠近深渊光体。

宫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