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纪元:我来开拓新世界

第23章 缝合号小试牛刀

舒柳影没想到荆无异不但不对自己的营救表示感激,反而还因为这点事指责护卫队,身为队长,她自然要为队员说话。

“我们连夜赶过来救了你们工程队的人,你就是这么感谢我们的?荆无异,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给你一个机会向我们道歉,否则下次再有你们工程队的任务,我们护卫队一概不接!”

舒柳影硬气的回应让荆无异碰了钉子,他原本嚣张的气焰顿时消散不见。

“这……有话好说嘛,我们同僚一场,大家没必要闹得像仇人一样,对吧!这样,只要你们再帮我一个小忙,我不仅道歉,还请你们好好吃上一顿大餐,舒队长你看怎么样?”

荆无异的脸说变就变,这让原本正要骂人的舒柳影也不好意思将脏话说出口。

舒柳影也没打算和荆无异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以一种抗拒的态度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助你们脱离险境,现在你们安全了,我们护卫队任务完成,没有义务再帮你任何忙!”

“不,你们并没有完成任务!”荆无异脸上的表情变得一本正经,不像是在开玩笑。

舒柳影眉头微蹙:“你在说什么呢?棘皮怪人不是被我们赶跑了吗?”

“可我们的敌人不只是棘皮怪人啊,还有深渊光体!因为深渊光体的存在,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就怕那深渊光体突然来袭,把我们全部撕成碎片!”荆无异不停地比手画脚,动作极其夸张。

向阳对此将信将疑,上前询问荆无异:“如果真有什么危险生物存在,你怎么现在才来求救?”

“我……我现在求救太晚了吗?那深渊光体长得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求救?我就是想向总部请求救援,总部也不肯信啊!”

荆无异含糊其辞,这令在场的护卫队更加疑惑。

舒柳影对荆无异的讲述感到烦躁,她抬高音量问道:“荆队长,你不觉得你的说法有矛盾吗?你既然没见过那所谓的深渊光体,又怎么知道它的存在呢?”

“它就是存在啊!”

荆无异嫌解释费劲,转头看到夏定国在自己身边,于是对夏定国道:“定国,你带他们去未明湖,然后跟他们解释吧!”

“好好!”夏定国嘴上满口答应,但他心里真正的目的都是为了早点关心弟弟的情况,因为他在护卫队中看到了弟弟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十分忧心。

夏定国来到舒柳影跟前:“我带你们去未明湖吧,就在这附近不远处!”

舒柳影虽不认为自己有再给荆无异跑腿的义务,但是如果真像荆无异所说,深渊光体的存在将成为工程队的威胁,那么提前清除这一风险也是有必要的,便默认答应了前往未明湖。

由于装甲车的车顶上固定着物资箱,车厢内若是再塞下夏定国,必将拥挤不堪,于是舒柳影让陈经义和曾冰莹先带着苏赫前往古树哨塔内休养疗伤,空出位置留给夏定国。

夏定国先是为巴达指明了未明湖的方位,然后赶紧回到车厢关心起了弟弟夏安邦的情况。

“安邦,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安邦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在废弃隧道内的经历告诉夏定国,为了避免哥哥担心自己,他笑着说道:“没事的,哥,我的身体一切正常,而且还变异出了断肢再生的能力,我这条左臂就是通过断肢再生的能力重新长出来的!”

“可是……可是你变异了不就成为了高温人,避难所不就回不去了吗?”夏定国摇着头,为弟弟未来的命运而悲伤。

“其实安邦也未必就回不去!”向阳双手抱在胸前,他根据自身情况说出了一种可能:“说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只要我们在回到八爪城堡的时候躲过安检飞行器的扫描,这样他不就能够顺利回去了嘛!”

舒柳影微微摇了摇头,向夏安邦脸上的肉瘤望去:“没有那么简单的,夏安邦脸部的变异现象这么明显,就算能够跟护卫队混进八爪城堡躲过一时的检查,难道其他人在看到他的脸之后就不会起疑吗?”

向阳不慌不忙地说道:“那如果我们给他做一个整形手术呢?然后,再把夏安邦脸上术后的创伤说成是战斗时受到的伤不就能够瞒天过海了。”

舒柳影认为向阳是在异想天开,当即否定了他的说法:“他脸上的肉瘤这么大,就算是医疗队的人过来为他动刀,也不能保证完全切除,这里有谁敢为他动手术?”

话音刚落,舒柳影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她向车厢后方的缝合号看了一眼,然后问向阳:“你该不会是想要让缝合号为安邦动刀吧?”

向阳不置可否:“我怎么想没用,关键是看安邦自己怎么想,如果安邦愿意接受缝合号为自己开刀,那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那你想得也太简单了,我们还不知道缝合号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为夏安邦整容呢!”

对于缝合号的能力,舒柳影没有亲眼见过,始终不太放心。

但车厢内其他被棘皮怪人打伤的护卫队成员纷纷盛赞缝合号治疗人类的能力,他们认为缝合号能够完美地为夏安邦进行手术。

缝合号也走上前去,毛遂自荐道:“放逐者缝合号在此,任何手术都可以交给我来完成!”

夏安邦心动了,他起身走向缝合号,眼中满怀憧憬:“你……真的能帮我割掉脸上的肉瘤吗?”

缝合号四条手臂的手部经过快速机械变化,全部变成了针尖的模样:“只要你愿意,缝合号承诺,手术将在十分钟内结束,并且手术全程无痛苦!”

夏安邦看着那六根朝向自己的针尖,咽了一口唾沫,将信将疑道:“真的不会有痛苦吗?”

“手术过程无痛苦,但术后在动刀位置会出现持续性的神经痛,如果你怕疼,缝合号可以暂时将你动刀位置的感知麻痹,以缓解疼痛影响!”

见缝合号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夏安邦便也不再犹豫,点头答应了让缝合号为自己动刀。

缝合号让夏安邦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它来到夏安邦面前立即做起了手术。

只见缝合号首先用针尖刺入夏安邦肉瘤外的表皮神经之间释放神经滤波片过滤痛觉信号,然后在肉瘤上划开一道口,并以极快的手法从肉瘤边缘处推进表皮的修复。

肉瘤的空间受到压缩不断鼓起膨胀,浑浊的组织液先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此时的缝合号就像精雕车床,六条胳膊如闪电般动作,对夏安邦受损肌肤进行校正修复,在此过程中成功将肉瘤从切口处挤出去。

当肉瘤不在后,夏安邦脸上表皮的修复更加快速。

从手术开始刚过七分钟,缝合号便已经成功完成手术,夏安邦此时的脸与变异之前几乎并无二致。

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夏安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脸真的已经恢复如初了吗?

夏安邦在惊喜之余,想要拿手抚摸一下自己的脸颊,但是看到镜子里自己依然是墨绿色的手指时,他发现事情还未结束。

“缝合号,你能不能帮我的手也恢复原样?”夏安邦向缝合号发出请求。

缝合号快速扫描了夏安邦手指的情况,然后给出结论:“你的手指变异程度已经深入骨髓,缝合号无法对你进行相应的修复手术。”

“那我的手指可怎么办?”夏安邦满脸忧愁地看着自己墨绿色的手指,只觉得一切功亏一篑。

“别担心!”舒柳影从一个储备箱中拿出了一双黑色手套,递给夏安邦:“这双手套送给你,需要的时候穿上它就不会引起怀疑了!”

“谢谢队长!”夏安邦如获至宝地收下了黑色手套。

就在这时,装甲车停了下来。

车厢内的广播传来了巴达的声音:“队长队长,未明湖已到!”

众人下车查看,装甲车停在了一处堤岸边上,堤岸的另一侧就是宽广的未明湖了。

未明湖的位置位于一片低洼地带,附近溪流在此汇聚,形成了这座湖。

湖水在微风的吹拂下泛起/点点涟漪,湖面上方弥漫着氤氲的水汽,为整个未明湖蒙上了一层朦胧且神秘的面纱。

河畔的场景一片狼藉,破碎的公共座椅、折断的树枝、碎裂的杂物随处可见,更给未明湖添加一份危险的气息。

从附近的古树哨塔可以纵观整座湖,看来荆无异一定是在哨塔内发现了什么,这才如此恐慌。

夏定国对舒柳影说道:“队长说的深渊光体可能就在这片湖底!”

“详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舒柳影摆弄着手里的激光刃,神情严肃地望着湖面。

夏定国娓娓道来:“从我们工程队开始修筑古树哨塔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每天晚上这片未明湖上都会出现异光,光芒并不算特别亮,但是在夜间十分清晰。如果只是有光倒也不会让队长这么紧张,主要是这个光会有节奏地变明变暗,与呼吸的节奏相似,并且有时还会有异响从未明湖的方向传来。队长由此坚信,未明湖内存在着一种不明生物,他给这种生物取名叫深渊光体,并告诫工程队的所有人任何时候都不得靠近未明湖!”

宫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