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开局从女娲寝宫开始签到

第242章 滚就一个字

抬头看着一块块蕴含着不祥气息的云块,众人总算是放下了筷子。

“我滴妈,这是咋的了,刚刚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的了?”

“不会是天罚到了吧?天道可能是觉得祖安道人太过奢侈,要降下天罚,惩罚他呢。”

“我呸,就算是降下天罚,也先劈死你个狗日的,你刚刚吃的可是比谁都多!”

“放屁,为什么劈我?”

“就凭你这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德行,不劈你劈谁?”

“别吵了,快看快看,那云上还站着人呢。”

果然,在厚厚的云块上,出现了一个个的人影,有那眼力好的,已经发现正是东皇太一,而站在他身后的,则是以白泽为首的十大妖帅。

“怎么是这东皇太一啊,他也是来参加生日宴的?”

“我觉得是,那妖族的教主不正是女娲娘娘吗,他作为下属,不来能行吗?”

“你们懂个屁,如果那太一真是来参加生日宴,为什么要弄的这么大的阵仗?”

在太一身后的无数云块上,也都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影,正是穿戴整齐,全副武装的妖族士兵,一阵杀气腾腾的样子。

“看这个,你们还觉得太一是来参加生日宴的?你们谁家去吃个饭,还要带着几十上百万的手下?”

“不会吧,这岂不是打了女娲娘娘的脸,她能忍受得了这个?”

果然,女娲第一个就忍不住了,戟指指着太一,大声说道:“太一,你带着这许多兵将来到我娲皇宫,究竟所为何事?”

太一身穿一件明黄色的盔甲,整个人骚包的很,就好像小黄人一样,闻言笑了笑:“教主阁下,何出此言啊?令嫒庆祝生日,我带着这许多手下来,正是为了给您壮壮门面的嘛。”

陈轩点点头:有那味儿了,果然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

女娲如果能被太一这几句话给忽悠住,她也就不是女娲了,从识海中取出了一面大幡。

这幡高四五丈有余。白光之上,悬出一道幡来,光分五彩,瑞映千条,正是可以号令亿万妖族的妖族至宝,招妖幡。

女娲将法力灌注入招妖幡中,轻轻一摇,幡上顿时光华大作:

“招妖幡在此,东皇太一、十大妖帅听令!”

这幡中有着亿万妖族的心头精血,为妖族种族至宝,是妖族之主的象征。

唤三界亿万妖众之物,只一摇动,只要是妖教子民,都要前来听令。

女娲还是第一次用这个招妖幡——她原本想着当着这许多外人的面,族中的事务还是尽量要在族中解决,所以才会这样做。

幡杆粗壮如同一棵千年参天大树一般,幡面招展,其上空空蒙蒙,隐隐有着一黑一白两道气在不停的旋转。

如果仔细看的话,在这黑白二气之中,又有看似乎杂乱无章,却隐隐有玄妙规律碧绿蝌蚪小文来回游动。

女娲将招妖幡摇了三下,随后其上的蝌蚪小文一齐游出,疾如飞星闪电,只一闪,直奔太一和十大妖帅而去。

这些蝌蚪小文如同闪电般没入了这几人的天灵盖中,可是女娲却看到不只是太一站在远处,纹丝不动,就连那十大妖帅,也是稳坐云头,仿佛对招妖幡的召唤视若无睹。

不对啊,招妖幡没有问题,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女娲有些不甘心,又加大了法力的灌入,再次摇动招妖幡,可是依然没有任何效果。

陈轩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不要试了,没用的,虽然不知道太一用了什么法子,可是他既然敢来调薪你,自然就会对这招妖幡有所防备。”

“这怎么可能,这招妖幡中可是滴了他的心头精血!可以控制他的元神,这怎么可能防备的了?”

“对啊,你刚刚也说了是控制元神。”陈轩笑了笑说道,“那你想想,如果太一和那十大妖帅的元神,都被人给动了手脚呢?”

女娲一愣,随即震惊不已:“能在太一和十大妖帅的元神之中动手脚,何人才能……不对,确实有一个人能做到。”

女娲也不是一个傻白甜,她一下子就想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有一个存在的嫌疑是最大的。

而陈轩也证明了这一点,他手心中的小圆球正发出微不可查的嗡鸣声,仿佛在和什么东西产生了共鸣一般。

“这是我在那魔魂界消灭了魔祖罗睺分身后,将其所剩的一丝元神炼化所得到的。”陈轩把小圆球指给女娲看,“在一定距离内,它会和其他的元神分身产生共鸣,就好像现在这样。”

女娲仔细的感受了一下,然后有些钦佩的看着自家夫君:“想不到你早就已经做了准备,真是让我有些感到钦佩呢。”

陈轩舔着脸,把嘴巴凑了过去:“这样的话,能不能奖励我点什么?”

“你想要什么奖励?”

“比如……你在上面,怎么样?”

“滚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不要嘛……”

女娲咬紧了嘴唇,眼神水润润的,居然有着一丝媚意蕴含其中:“解决完太一这事再说。”

“好嘞!”

得了女娲的保证,陈轩只感觉自己的干劲儿满满的,指着天上的太一喊道:“罗睺,你就别藏了,离着这么老远,我都闻到你身上的那股子味儿了。”

“你说你搞了这么多分身,如今又费劲吧啦的夺舍了太一,又用什么用处,还不是来送菜的?”

“你就是要夺舍,也要换个人,太一那孩子多可怜,你怎么薅羊毛就可着一个薅呢,这家伙薅的跟葛优一样……”

这占据了太一肉身的罗睺虽然不知道葛优是谁,可也知道陈轩嘴里绝对没有什么好话,要是你跟他掰扯的话,恐怕一个元会都掰扯不清。

既然掰扯不清,那索性就不要理好了,罗睺冷冷一笑:“祖安道人,这个你可就错了,不是我要夺舍太一,而是他主动邀请我的!”

陈轩和女娲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震惊。

恋恋风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