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后,易先生又来认罪求婚

出狱后,易先生又来认罪求婚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9章 记忆被人篡改

“妈咪,我在和殷漠叔叔学习呢!”

仲月摸摸仲胤的头,也开始做起了自己的工作。

**

而此刻,万疆别墅内,封祁衡正坐在书房中,等待着他所等待的消息!

一个让他从绝望中,又长出希望的消息。

**

书房中,他抽着烟!

这几天他昏迷不醒,也留下了一些需要他亲自完成的工作。

包括刚才的宋巡的电话,前几天他去国外处理的事情,又有了意外,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那么国外那边,他将丢了很大的一个项目!

至于有多大,大概是他国外公司一年纯收入的五分之二吧!

也可以是,这是对于他在国外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坎!

可他没心思工作,那个女人明天就要离开了!他无心去处理那件事情。

无形中,他显得很焦虑,她会去哪?

她可是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啊,他想留住她,和孩子,而他这个男人,现在却显得很是无力!

就连挽留的言语,他都没脸说出口!

一想起他从前对她的,再想想现在他知道,他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可当初他为什么那么眼瞎心也瞎,他明明都去查过了啊!那些证据都表明是她,是她做的!都表明是仲月推楚玉下海的!

现在,他还能怪谁,怪自己没有查到,还是怪楚玉隐藏的太深,让他都没有查到!

不对,楚玉不可能有这般能力的,如果这一切都是楚玉刻意为之的话,那背后一定有个能帮楚玉的人!

实力,应该还不小!

想到此,易景渊惊讶了!

如果当初楚玉背后就有人的话……那么……这该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他现在很想去问问楚玉,为什么那样做,就想仲月要问楚玉一样!

可惜楚玉还在昏迷不醒……问不到!

可如果楚玉背后真有这样的人,那么,他们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做这一切的目的何在!?

一时间,易景渊又陷入焦虑中!

他不是一个爱焦虑的人,只是因为这件事情关系着仲月,而现在仲月母子,就是他心中最宝贵的人!

想到此,他又给封祁衡打了电话,可惜封祁衡的手机在关机状态!

易景渊也懒得去想着男人为何关机。

不由得又浮上心头的还是仲月那个女人,这个救了他的命,他还冤枉的,凌虐过的女人!

……

又是一夜无眠。

易景渊这一夜不知道抽了多少烟,早上的时候,他直接去浴室冲了个澡,想把这一夜的烟味全部都冲洗掉!

可那又怎么能,他又想到了自己对仲月的过去,是永远都冲洗不掉的,不管时间过了多久!

易景渊深深呼了一口气,任花洒的水打在他的脸上,他现在觉得呼吸都是痛的……如果能重来一次……

这是他这几天想的最多的,如果能重来一次……

出了房间,易景渊干脆去了楼下客厅!

张妈为他送上一杯温水,“少爷有没有想吃的,我这就去做?”

易景渊盯着面前的水杯,他仿佛看见仲月的身影,摇摇头,并没有说话。

“要不我随便做点,让少爷您多少吃点!”张妈试探的问道,少爷生病,这病还没好,不吃饭怎么能行呢!

张妈见易景渊并不反对,这就朝着厨房走去!

而易景渊却抬头看了她的房门一眼,刚巧她的房门开了!她拉着儿子从房间出来!

手里还拖着那个箱子,是她来时带过来的!

他很想上前去帮她提箱子,他知道她不会愿意,就如她刚才那会一会,小小的身影,倔强的提着箱子自己上楼!佣人都不用!

他站起身,朝着他们母子的放下走过去,正巧他们母子下楼,他堵在了她们的苦口!

她不说话,面无表情,他也不说话,静静他看着她!

这略带骨感的鹅蛋脸,带着几分柔美的想让他保护,几分仙气的让他觉得自己不配靠近,几分清冷的又拒人千里,几分从容的又不把一切放在眼里!

从前,他都不敢去细看她,她竟生的如此美丽,特别是那双清冷的眼睛,似乎不屑中还带着妖娆。

“让开!”

被盯着看,还不说话,真的很烦。

“你…要去哪里,我找人送你?”

“不用!”

仲月打断绕道而走,他又急忙堵上了她的路,他是真的很害怕她离开,才会做出这种反应!

能不能不走的话,他始终都没脸说出口!

“让开。”

“外面的车子,你尽管开!”他胸口起伏。

她才不稀罕,“你的车子,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带走!”

“那外面是有人接你吗?”

“要你管!?”

他没脸管!

可一想到外面有人接她们母子,他就好难受,眼前要走的可是他最爱的女人和孩子啊!

“让开!”不耐烦。

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准备让开,“我以后还能会见到你吗?”

“不会了!”

不会了!?回答的这么干脆,又直接!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

“为什么!?”

此话一问出,他怎么觉得,他突然像个孩子!?

“因为,你活不到我们见面的时候。”

这话一出,他有些怔,脑海快速思考她话里的意思!

“看你这么挡我道的份上,临走前,我还是亲自送你一份礼物吧!”

本来,这份礼物她是想让别人送的!

仲胤看着妈咪,又看了这狼心狗肺的男人一眼,小手和妈咪的手牵在一起。

“什么?”

易景渊见她不继续说下去了!

“还记得你从小会做噩梦吗?”

易景渊盯着她,她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有一次,你做噩梦我就在旁边,你醒来后,我问你梦见了什么,你说你根本就不记得了!”

“是!”

小时候是这样,不过后来他就不再做噩梦了!“怎么了吗?”

“你的记忆被人篡改了!”

她看似平淡的说着。

他皱起眉头!

“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汪雨,我相信他一定知道!”

“你和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此刻很懵,什么记忆篡改?什么噩梦!?这都有什么关联吗?

(呃呃呃……如果亲亲们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求亲亲们给个好评,或者票票也行~~在此感谢感谢诸位小可爱们了)

越公子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