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女:山里汉子撩又甜

第75章 比鸿门宴都难受

顾重渊对柳致远的到来,一点都不惊讶,顾母也是很有眼色的起身,推说自己还有事,转身就出去了。

剩下他们三个人,气氛就显得有些怪异。

戚明月看了看柳致远,很快找了个话题,道:“柳大人,你最近不忙吗?我是说,怎么有空来我们普通百姓家?”

她没好意思说对方蹭饭,但意思显而易见。

对方还没回答,顾重渊则冷哼一声,道:“区区一个御史,他再忙,也不能挽救朝廷局面,倒不如吃好这顿饭来的实在。”

这话说的,可谓胆大包天,戚明月一愣,在桌子底下伸脚过去踢了对方一下,示意他别当着朝廷命官发牢骚。

朝廷昏庸与否,不是他们能谈论的,就算他跟柳致远是朋友,说话也要注意分寸,更何况,这两个人可还不对付呢。

“哼,你倒是想得开。”柳致远意识到被顾重渊奚落了,斜眼道:“连个功名还没考出来呢,就敢在本官面前叽叽歪歪。”

说着,他伸筷子夹了一块鸡肉,顺势就放在了戚明月的碗里。

顾重渊看着他往戚明月碗中夹菜的动作,浑身气势冷了下来,夹了一块更大的肉过去,“月儿,你多吃点,看你瘦的。”

满满的宣誓主权的行为。

很快,戚明月一筷子没动,面前的两个人就给她夹满了一碗,她望着冒尖的饭碗,感觉已经有点饱了。

这顿饭,吃的比鸿门宴还难受啊。

顾重渊和柳致远二人还在针锋相对,戚明月则匆匆扒了几口,起身道:“时候不早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告辞。”

说完,她就走了出去,顾重渊放下筷子来送她,柳致远也起身相送,二人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走出去很远,这才彼此对望了一眼,又负气似的回到房间。

只剩他们二人,谁都无心吃饭了,顾重渊抬头跟对方正视,道:“说吧,柳大人来有何贵干?”

“你的身份,没跟戚姑娘说吧?”

柳致远眉头微皱,他首先得确定这件事。

顾重渊摇头,“月儿跟我的事是私事,我想跟你谈的是公事,希望柳大人也别告诉他。”

“那是自然。”

柳致远似乎松了口气,“不告诉她是明智的,她虽然心思玲珑剔透,在生意场上现出不凡的才智,但一旦被搅进政事中,那就是腥风血雨……”

顾重渊闻言,天生冷峻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眸中神色坚定。

现在他的时机还不成熟,行事可谓在刀尖上,自保已是难上加难,怎么会让她牵扯进来呢?

“不瞒你说,我打算参加今年的秋试,先走科举之路进举。”

虽然这些年他一直隐姓埋名在村子里当猎户,但是少年时教导自己的师傅,都是世上博学多才的大家,那一场浩劫过后,他打猎之余也没有放下功课,若是跟大家一起参加秋试,中个举还是很容易的。

柳致远点点头,忽然话风一转,问道:“你对戚姑娘,到底是什么心思?难道你真心想娶她为妻?”

“为什么不行?”

顾重渊冷凝的眸子盯着他的眼睛,好像要看透他问这个问题的目的。

柳致远自负的笑了笑,道:“你是想成大事的人,身边最亲近的人最好有些权势,戚姑娘……不是你可以借助的最佳人选。”

在他看来,顾重渊有先太子之子的身份,又出落得俊逸超凡,随便往那里一坐都显得尊贵优雅,很少有女子会抵抗他的诱惑。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他愿意,就连一国的公主都会为他折腰,有了一个国家作为助力,他日他若要举事,就多了很多成算。

他不信顾重渊没有想到这一层。

顾重渊那双狭长的黑眸忽然变得邪佞纨绔,蛊惑人心,似笑非笑道:“我跟月儿的事,不用你管。”

柳致远见他这样,顿时有些生气,将手中的茶碗使劲往桌上一放,眼中带了些坚定,道:“谁要管你?不过我今日给你交个底,戚姑娘并未跟你成亲,我若是想追她,并不触犯律法!”

“你想追她?”

顾重渊似乎很吃惊,手指紧紧的一攥,看向他的眸子变得缄默凝住,眸光寒彻。

他还没张口说话,柳致远已经起身了,他冷冷的回瞪了顾重渊一眼,道:“你没听错,你私下里进行的那些事,我不管,或者在合适的时机,我也可以提供助力,但戚姑娘,我追定了。”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丝毫不给对方跟他动手的机会。

顾重渊的手掌紧紧地攥了起来,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眸光复杂。

对方走后,顾母才从外面进来,见他这样,神色小心翼翼的,轻声道:“小主子,戚姑娘她……”

自从为了戚明月,顾重渊用身份之类的话教训了她几次之后,她便对顾重渊恭敬了许多,多次在心里告诉自己,她只是小主子外面需要用到的一个母亲的身份,私下里她是不能越界的。

但多年接触下来,她早就将顾重渊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生怕他的道路上出现任何阻碍,比如戚明月。

她一个小小商贾之女,哪儿抵得上藩国公主尊贵呀?

“你无需操心这个。”

顾重渊不等她说完,就抬了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就算身边所有人都反怼他跟戚明月,他也不在乎。

……

戚明月匆匆回到家中,进院后就觉得不对劲,院子里太安静了。

试着叫了几声,没有人回她,她心下一惊,忙跑到屋里,果然一个人都没有。

就连住的最偏的戚冬梅也不见了,桌上还有她最近爱玩的剪纸,被窗外的风吹的簌簌作响。

她顿时有些慌了,家里人不可能全部出门的,而且大门也没上锁,肯定是出事了。

刚想跑出去找,门外忽然进来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妇人,她是邻居张婶。

“哎呀明月你可回来了,你说你一整天都去哪儿了呀?”

张婶显得很着急,眸光还有些惊惧。

“张婶,我家出什么事了?”

戚明月连忙拉着她的胳膊问她。

橙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