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女:山里汉子撩又甜

锦绣农女:山里汉子撩又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操办接风宴

“谢天谢地,银子还在。”

戚明月看到那些银子丝毫未动,心里稍微安定了些,她这一路过来,心里直打鼓,真怕她藏在这里银子的事被人知道,所以才天不亮就引来了人。

戚林却还是气得不行,想到昨日去打扫宅子的几个女人,他恨恨道:“一定是那个掌柜的一家人,要不就是她们心里气不过,拿钱买了打手,来给咱们添堵的。”

戚明月摇头,若有所思道:“我感觉不太对劲,不像是她们做的。”

如今,那掌柜的还没出来,家里的女人们没了依仗,一心只盼着他被放出来,再说昨日自己那一番话,对方就更不可能再自找麻烦了。

几人商量了半天,并没想出可疑之人。

顾重渊听到信,也赶过来了,进门后看到大堂里狼藉一片,脸色一紧,径直去了后院,一见戚明月,问道:“你们没事吧?”

“顾大哥,昨儿才刚到,你不好好安置家里,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戚明月不明所以。

顾重渊一愣,直言道:“怎么说,这鸿宾楼也有我一份,一听说这边出事,我便赶来了,究竟是什么人做的,可有眉目了?”

“正在纳闷呢,阿贵说那几个人打砸了一阵,就走了,天不亮大堂里光线也昏暗,并没看清那几个人的长相。”

几人商量了一番,还是决定报官。

顾重渊和戚明月赶去官府的路上,想到才短短的几个月,便已经往返这个官府好几趟了,不由得相视一笑,笑容苦涩。

那县官看到他们二人,连忙让人迎进里间喝茶,连基本的立案环节都省去了。

听戚明月说清了事情的原委,他面露难色。

“戚姑娘,当时可有人受伤?”

“我手下有个伙计叫阿贵,他在跟那几人对峙的时候,被人打了几棍子,不过是些淤青,伤的不重。”

戚明月如实说。

县令点头,又问道:“那可有遗失财物?”

戚明月想到后院那些巨财,心里还是一阵惊惧,但神色未见变化,微微笑道:“银子也没丢,酒楼每天的进项,阿贵都保存后的,再说了,一个酒楼,人来人往的,我们哪儿能往那放银子呢?”

顾重渊眼中露出一丝笑意,随后就冷了脸,扭脸看向县令,不满道:“大人,酒楼的桌椅等,损坏了不少,而且里头伙计受到了惊吓,若是百姓们也因此不能安心在酒楼用饭,损失就更大了,难道这些不比损失银钱更严重吗?”

“啊对……对,本官也是照例询问罢了。”

没有百姓受伤,没有财物丢失,说起来也不过一桩小事,好像并不值得他亲自问案,但一看顾重渊这样,他赶紧将案子接了,表示尽快让人调查。

戚明月点头,道谢,坐了一会就要走。

县令忽然想到一件事,抬手笑道:“姑娘且慢。”

戚明月疑惑看他,顾重渊也朝他看过去,对方陪着笑脸说道:“本官也是忽然想到一件事,朝中御史大人不日将抵达咱这荣城,本官小小县令,可不敢怠慢,鸿宾楼的饭菜是当地一绝,不知道可否帮忙操办一下接风宴?”

戚明月有些反应不过来,御史大人,这样品级的官,她还没见过呢,居然很快就来这里了,还让她鸿宾楼帮忙接待。

这种高官,也不知道架子大不大,接风宴之类的事,也不知道有什么讲究,她觉得自己得多问问,了解一下那位即将莅临的高官的底细,最好连他喜欢什么口味都打听一下,然后她才能准备接风宴。

这可是一次给鸿宾楼做推广的大好机会啊。

古代商人地位低,很多富商银子赚够了,就拼命地砸钱,想抬高身份,等酒楼接待完了御史,还怕那些富商们不来这吃饭吗?

“御史大人来荣城,是有什么大事要做吗?”

戚明月满脑门子问号,丝毫没发现旁边的顾重渊脸色阴冷。

县令也只顾着让戚明月答应他的提议,所以并没发现顾重渊脸色有异,他想了想,眼中有些无奈,道:“戚姑娘,本官官职太低,御史大人要来,也只负责接待,他没说要办什么案子,本官也不好问啊。”

呵,难得你这么坦诚,戚明月听了县令的话,哭笑不得,想了想又问道:“那您可知他的喜好,生活习惯什么的,咱们酒楼多了解一下,也好提前准备好。”

县令脸上一喜,听戚姑娘这意思,是答应了,但一说到御史大人的喜好,他真是丝毫不知道。

他就知道,对方叫柳致远,五十来岁年纪,甚至连他的样子,都还不知道呢。

戚明月问了半天,居然什么都没问出来,心里一个劲的感叹,这位县令当的,可真是糊涂,怪不得都四十了,还只是个县令呢。

不过,碍于这个接待高官的机会来之不易,她还是打算操办接风宴。

“大人,稍后我让伙计给您送张菜单过来,再跟您定一下需要喝什么酒,上什么茶叶,咱们算出一笔账来,我这做小本生意的,若是提前拿不出银子置办,少不了得先跟您这支取一些的。”

戚明月很快就想到了钱上,若是这位县令想免费让她办接风宴,或者事后给打白条,那可不行。

县令一听,脸上肌肉抽了抽,本想让戚明月事后再算账,眼珠一错看到顾重渊神情冷的厉害,这才赶紧应了,大方道:“银子的事,姑娘放心,官府接待都有上头发的经费,到时候你差人来取便是。”

“那就再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戚明月一听钱不是问题,立马笑眯眯的,客套几句就起身告辞。

出门后,顾重渊神情一直冷淡,眼神深邃幽远,似乎正在想什么事。

“顾大哥,你怎么了?”

戚明月发现他不对劲,疑惑的看过去。

顾重渊停住脚,看了看她的眼睛,认真道:“明月,接待御史的事,你最好别答应,我劝你还是回去,跟县令推了这件事吧。”

“为什么?”

戚明月不明所以,不是她夸口,附近这几家酒楼,也就她鸿宾楼的饭菜,还能接待高官了。

橙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