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女:山里汉子撩又甜

第238章 领他一个人情

门房领命,很快叫人将顾重渊和柳致远请了来。

让人意外的是,来的还有一个人,三皇子楚漓夜。

当天他正跟柳致远讨论之前的府尹被害一案,得知是戚明月拿着御用金牌去了郑家,眼中闪过一丝好奇,也便跟来了。

顾重渊脸色沉郁脚步急促,最先一步进门,然后先将戚明月上下打量了一眼,得知她平安无事,眼中神色这才缓和下来。

不过,想到她居然没跟自己商量一下就只身来到郑家,眸中还是有些不满。

戚明月心虚的看过去,很狗腿的给了一个讨好的神色。

果然,对方高冷不过三秒,舒了口气后脚步移动,高大的身躯站在了她的身边,戚明月顿时感觉底气更足了。

她清了清嗓子,先是简单给三皇子行了个常礼,说明了来意,便将御用金牌奉上,道:“郑老板非说这金牌是假的,事关欺君之罪,这才劳驾各位,请代为查看一下吧,也好替我证明。”

顾重渊跟她是夫妻,所以要避嫌,柳致远微笑着看向三皇子,道:“王爷,您对这御用金牌最熟,不妨先请掌掌眼。”

三皇子点头,带着眼中的一丝疑惑,将牌子接过来细细看了,之后眉头微微蹙起,语气有些复杂,“这金牌,确实是父皇御赐的。”

这御赐金牌,统共也没有几块,几个亲王重臣家里有,父皇自己放着几块。

没想到,他能将这样珍贵的牌子送给戚明月。

有了他的话,郑云霄再不敢说假,一张脸晦暗晦明的,坐在椅子上十分不自在。

他作为皇商,哪儿能不知道御用金牌的威力,这不仅仅是块牌子,它背后代表的含义才让人细思极恐。

悄悄拿眼睛打量了戚明月一眼,这个女人能拿着如此珍贵的牌子登门,想必是有要事,联想到二人之间的赌约,他莫名有些烦躁。

戚明月神色轻松,淡定的将牌子收了起来。

“本来我就是来跟郑老板商量赌约细则的,既然今日贵人齐聚一堂,正好给我们做个中人,事关五千两银子,我真担心这个赌有失公正呢。”

说完,看着郑云霄的眼睛,温柔道:“郑老板,我们只说打赌,各种细则还没规定呢,今儿正是个好机会。”

郑云霄脸色刹那间变黑,没见愁云惨淡,喏喏道:“那么麻烦干什么,期限一到,你我二人拿着账本,看看谁进账更多就是。”

他这话一出,顾重渊先皱起眉头,柳致远反应的慢些,有些怔怔的,三皇子对账本什么的不感冒,所以一时没听出关窍在哪儿。

戚明月笑了笑,一双美眸光彩流转,睫毛轻轻抖动,像一只漂亮的蝶在微微展翅,看得几个人神色纷纷一怔。

她柔声道:“郑老板或许忘了,您家大业大,账目种类繁多,而我可只有一个小小酒楼啊,就算再新上点什么,拍马也赶不上你呀。”

说完,除了顾重渊外,柳致远和三皇子也听出了什么,看向郑云霄的眼神带了丝不屑。

丫的,你仗着是皇商,跟人家小姑娘打赌,还玩心眼呀?

郑云霄一看这场面,脸色彻底黑透了。

半晌没说话,之后他缓缓看着戚明月的眼睛,感觉自己从一开始,就小瞧对方了。

“戚姑娘看起来柔弱,原来是女中豪杰,若你是个男子,怕在阴险狡诈上,没人能出其右了。”

他说得咬牙切齿的。

戚明月笑的春光明媚,道:“承让,承让……”

然后死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若是郑老板答应了,咱就将账本先拢一遍,省的到时候有早八辈子的旧账什么的,掺杂在里面,那就不好算了。”

今日她来时,已经让顾清歌将酒楼的账本都归拢好了,她也带来了,接下来要是跟左元韶的点心卖得好,那都是新账,一目了然。

郑云龙好像一口气没上来,僵着脸就是不答应。

眼看场面僵持了,顾重渊冷笑,坐在椅子上,给身边的戚明月倒了一杯茶,二人对视一眼,眼中笑意浓郁。

“这样吧,论身份论体面,咱这儿当属三王爷,不如请王爷说句话吧。”

柳致远眼中笑意温润,看向三皇子。

对方立刻觉得自己身上一股使命感油然而升,眼神一挑,道:“自然是要账目清晰,不然这赌注也就没意思了。”

别的他不知道,但是皇商们牵扯的生意广,坏账死账陈年旧账多,既然是跟戚姑娘打赌在一定期限内的盈利,自然是要清清楚楚才好。

有了他的话,郑云霄再也不能犟着了,使劲攥了攥手掌,手背上青筋暴露,终于点头答应了。

“就依你言!”

郑云龙死死地看着戚明月,却被顾重渊一记冷眼给瞪了回去,心里这个憋屈。

戚明月笑着将账本拿出来,然后三皇子这个中人,很是负责的起身,让人将郑家的帐也拿来,说要在宫里找几个先生,好好给算算这些帐。

戚明月告了谢,又跟郑云霄告辞,几人随后出门。

……

“今日天儿还早,不如二位去本王那坐坐?”

三皇子看向戚明月和顾重渊,眼神诚挚。

戚明月有些纠结,人家刚帮着自己说了话,本来是不好推辞的,但……

实在是不想跟这个亲王有太多纠缠。

顾重渊也有些为难。

柳致远适时地过来,提醒道:“王爷,那府尹被害案子里,还有几处疑点可供人细细查,下官还想跟您好好商量一下,这……”

说完,眼神在他跟戚明月之间转来转去。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戚明月毕竟是个民女,是不适合听这种案子的。

果然,三皇子脸上现出些失落的神色,随后点头,让戚明月跟顾重渊二人走了。

回去的路上,戚明月欢快的走着,笑道:“这回柳大人没少替我说话,就领他一个人情好了。”

顾重渊哼了一声,根本没接她这个话茬。

他板起脸色,跟戚明月算起后账来。

戚明月一看,小脸一咧,像只做错事的小动物一样,去轻扯他的袖子。

顾重渊神色一动,忍着不说话。

橙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