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在天庭当太子太难了

洪荒:在天庭当太子太难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希望他不会后悔做出这个决定

“原来是这样。”

在三位女仙逛桃园,吃桃子的时候,张扬这边也把自己在人族游历时,化名“扬”与玄女结交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姑姑瑶姬。

“然后呢?”

但瑶姬总觉着自己没有听到重点。

“没了啊。”

“就这?”瑶姬一脸鄙夷。

张扬:?

“这有什么可瞒的?见了面实话实说不就行了?”瑶姬靠近了些,一副审视的模样,沉声道:“你是害怕自己‘扬’的身份暴露,还是有什么别的意图?”

张扬想了想,恍然道:“就是啊,我怕什么啊?”

瑶姬摸着下巴,道:“就算是你有什么想法,也最好也藏起来。”

“什么意思?”

“这位玄女姑娘我虽然没有见过,但也知道她是圣母元君的亲传弟子,跟你姑姑我一个辈分儿,若从你母后与西王母那边儿论起来,人家是你小姨母。”

“我俩可清清白白,您别乱讲话。”

“你要是底气足些,看我的眼神坚定些,我就信了。”

桃子今天是摘不成,不过人既然已经回来了,凌霄宝殿那边儿总是要去一趟的。

凌霄宝殿...本应当是天庭文臣武将上朝之所,现如今依旧是空空荡荡,除了父皇在上边处理政务之外,剩下便是跟在父皇身后的天奴。

“回来了?”

“儿臣拜见父皇。”

“起来吧。”昊天瞥了一眼天奴,天奴非常识趣的告退。

张扬一边起身,一边儿把昊天剑盛在面前,道:“父皇,这昊天剑...”

“先留在你那儿,什么时候你找到了你自己的剑,再还给朕。”昊天将手中的小册子往案子上一扔,笑道:“怎么样?见识过洪荒的大能们了?”

“见识过了,儿臣这一趟差,虽然有些波折,但总算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了。”张扬也跟着笑道:“咱们天庭在父皇的英明领导下重镇洪荒指日可待。”

“留着你的伶牙俐齿哄你母后去吧。”昊天虽然面色严肃,但眼角弯弯,被亲生儿子拍马屁,心情自然是十分舒畅,但不能表流出来,否则有损天帝与一个父亲的威严,便绷着脸道:“你于朕老实交代,在血海时发生了什么事儿?”

平白同冥河缠绕上了一段儿因果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总要清楚原因是什么吧?

张扬稍稍回忆了一下,道:“父皇您可不知道,这位冥河老祖实在是不好打交道,儿臣看他对咱们天庭抱着敌意,明知道儿臣代表天庭,更是代表父皇与母后去下请帖,却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儿臣人微言轻又是小辈,受点儿委屈没什么,可他如此态度,显然不将您二位以及天庭放在眼里,分明就是在打父皇您的脸...”

“停停停!”昊天连忙伸手打住,道:“冥河就这个性子,你说正事儿。”

“好嘞。”张扬从父皇这边儿等到了验证,才开口道:“我入了血海,先是按照父皇您的教导,非常有礼貌向‘冥河师叔’见礼...”

行了,昊天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这位冥河老祖,自称是圣人之下第一人,意思不言而喻...虽然在紫霄宫中听道的三千客,除了六位圣人之外并没有排座次,但很显然冥河老祖是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的。

而冥河老祖一向眼高于顶,当真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童子...如今听到自己要当“师兄”,虽然嘴上不说,指不定心里怎么想。

想到这里,昊天心中暗叹:这事儿还真不能怪圣道。

“接着说。”

“儿臣见礼之后,他也不说话,就是盯着儿臣老半天之后,才看着儿臣身后的昊天剑说了一句——好剑。”

昊天面色一沉,心说:冥河道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好端端的还骂人呢?当真以为朕这个天庭天帝、三界至尊是白给的?

昊天心里也知道,自己当上这个天帝,很多人是不服气的,他们没有直接表露出来,也是碍于道祖的颜面...暗地里指不定想要看自己怎么出丑呢。

冥河不服气,昊天是有预计的。

其实在昊天的算计中,冥河很可能都不见圣道,更别说接了请帖上天赴宴了,如今出现这样的局面,恐怕跟圣道也脱不了关系,“昊天剑自然是好剑,你如何回应的?”

“儿臣见冥河师叔夸赞父皇宝剑,自然是大花轿子人人抬,吹捧着说师叔的元屠、阿鼻两剑更是名震洪荒三界。”在冥河老祖这儿是当真把张扬搞蒙圈儿了,一声本事发挥不出万一来,被限制得死死的,此刻见父皇若有所思的模样,便求解道:“父皇,可是这话出了什么岔子?”

“你说的话自然没什么岔子,可冥河出了岔子,他似乎把这句话当成了朕对他的挑衅。”昊天双手一拖,撑着下巴,眼神中释放这一股名叫战意的光芒,道:“他是想要同朕做过一场,看看谁才是圣人之下第一高手。”

“不能吧?”张扬人都懵了,道:“这几句话跟‘挑衅’都根本不沾这边儿啊。”

“没有人知道冥河心里在想什么。”昊天摇摇头,道:“当年在紫霄宫听道时,鲲鹏只是多看了他一眼,冥河便认为鲲鹏在约战他,出了紫霄宫就打起来了。”

“还有这事儿?”

“呵呵呵,可能是鲲鹏的眼神比较锐利,再加上又被抢了座位,确实也带着火气。洪荒的准圣,几乎都跟冥河交过手...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也确实都占着上风。”

张扬想了想,道:“父皇,据儿臣所知,准圣们大多都是三俩为伴,很少有孤身一人。”

“这话没错,所以说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昊天笑着道:“因为每次打起来对方至少是两个人动手,吃瘪的总是他。”

“父皇这次对上他,可有把握?”

昊天自信一笑:“希望他不会后悔做出这个决定。”

张扬看的出来,父皇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天帝欲要立威,如果把一个一直自称是圣人之下第一高手的冥河老祖揍趴下,天庭与天帝的威严自然而然就立起来了。

昊天一直想要寻找一个好的时机展现自己的修为,上次本想在西海搞事情,结果西海龙王是个怂包,竟连面都不敢露,以至于自己堂堂天帝出手,只是杀了一只小龙儿回去。

本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出手的机会了,却未曾想冥河老祖不服,说起来自己确实是少数几个没有同他交过手的准圣高手,恐怕冥河做梦都想要跟自己过过招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这件事情朕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

纸笔丹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