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在天庭当太子太难了

第28章 为师就陪你到这里,从此前程自顾(求收藏,追读啊...)

呀——哈!

一声大呵之后,煅杵着刀缓缓回头,他身后是一头“狼妖”,这一次自己将一切的一切都做到了完美,成功过关。

“恭喜你,看来你的修炼可以告一段落了。”玄女在一旁为其鼓掌,她是发自内心的为其感到高兴,虽然只是亲眼见证了一个的年轻人的成长,但却不知为何...自己却有一些与有荣焉的感觉,或许是把自己代入到了对方的身上吧。

玄女看着已经变回了真身的张扬,不知道这位师父会对自己的弟子说些什么。

“不错。”

在得到张扬的认可的那一瞬间,煅险些压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动,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受的苦,没有白吃。

“刀。”

再跟张扬相处的这一段儿时间之内,玄女发现自己跟对方还是非常默契的,很多时候只要一个眼神,就会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或者是对方想要自己做什么。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让她有些乐在其中。

玄女从自己的储物囊之中掏出了阔刀,送到了张扬的手中,虽然早就预定了这柄刀主人,但玄女在此时此刻,还是希望“扬”能够亲手把这刀送到他的弟子手中。

刀很长,也很宽,显得霸气十足,煅的心情激动,很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

“此刀还没有名字。”张扬手持阔刀走到煅的面前。

“刀名等弟子斩下那畜生狼头时再取不迟。”

“好。”张扬将刀递给煅,心说:果然是个有心气的,保持着这股心气不散,斩杀狼妖并非没有可能。

等煅将刀持在手中的之后,张扬拍拍他的肩膀,掏出一碗壮行酒,道:“干了它。”

煅一饮而尽,将酒碗狠狠的摔在地上,昂首阔步,气势如虹,往前走了几步,忽然一个停顿,看着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弹的师父,下意识开口:“师父,您不一起去么?”

“既已出师,为师就陪你到这里,从此前程自顾。”

“师父!”煅忽觉心中一颤。

“去吧,莫回头,为师就在此处目送你一程。”

砰砰砰!

煅跪下向着张扬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扛着阔刀再次启程,这一次功不成人不返,绝不回头。

“真不用去么?”玄女看着煅离去的背影,她是有些不放心的。

“嘘——”

张扬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小声道:“咱们悄悄的跟上去,别让他看到。”

玄女:......

真有你的。

刚才真是被你装到了。

“不算太笨。”张扬看着一路上都在不断熟悉新刀的煅,笑着道:“宝刀虽利,却也要看合不合手,幸好那一柄用来训练刀,不论是长度还是重量都是按照一比一仿制,他熟悉起来也不用太费力。”

一旁偷看的玄女也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你猜他是保持这股劲儿一鼓作气杀过去,还是会养精蓄锐之后再动手?”

“以这小子的脾气,他是一秒钟都等不了,你看...这刀熟悉了个差不多之后,他的脚步也明显快了。”

“对了...你那个酒,是什么酒?”玄女好奇问道:“他喝了你的酒,法力明显涨了一大截。”

“是一位师兄酿制的药酒,你要尝尝么?”张扬直接掏出了一个酒坛子,正是九龙岛吕岳师兄所赠的药酒。

......

大青山。

狼妖趴在地上舔舐着伤口。

狼妖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因为兄弟的嘲讽,以及父母的偏心,驱使着它离开了那个令狼伤心的家。

迷茫无助的它,在洪荒之中只是一只弱小的狼宝,幻想着会不会又哪一位大能看上他,把他收养回去当灵宠...事实证明,并没有。

大能们收养宠物,也是要看血脉的,他父母的血脉本就纷杂,导致他的血脉自然是更加不纯,据说刚出生时都看不出究竟是个什么品种。

因此在家中之中受尽了欺凌,而如今——

“终于逃出来了!”

妖族的地盘确实混不下去,但人族,只是区区女娲娘娘给我们妖族制造出来的口粮...竟然也有高手存在?

绕开了一些大部落,袭击了一些小部落,终于是来到了大青山这个中等部落。

大青山部落首领确实有点儿本事,但也并非是我的对手,死在我的手中,也不算是辱没了他。

哼...

竟然还有人来报仇?

是那些逃走的人请来的救兵嘛?

哼,也不过如此,但能够从我的利爪之下逃命,算你命大。

我早就打探清楚了,大青山附近大型部落就只有一个落霞山部落,而落霞山部落已经有鹰老大去袭杀...想必早就得手了吧?

那个木元氏的修为比我都差一些,已经快要化形的鹰老大肯定是手到擒来的。

这个人族,应该是路过的吧?

算了,不想了,好好休息几天,把大青山部落首领留下的金丹消化了,就去寻找下一个狩猎地点。

人族的金丹当真是好东西,吞噬了之后竟然还能够增加修为。

......

踏——踏——踏——

正在炼化金丹的狼妖耳朵稍稍一动,这顿挫感十足的脚步声立马引起了他的警惕。

“什么人?”

狡黠的双眸,向着四周探查。

唔——

此刻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人族,拖着一把阔刀向自己走来,这是...狼妖的眼神微微一缩——

灵器!

中品灵器!

因为过分盯着来人手中的中品灵器,甚至让它没有认出对方是谁,亦或是它也是当真不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

怒火,煅的熊熊怒火已经压制不住了,仇敌就在眼前,你叫他如何能憋得住?

已经压抑了那么多天的情绪...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宣泄口。

狼妖看向煅的神情有些奇怪,心说:你这是什么表情?搞得咱俩好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哦,马上就有了,因为我看上你的灵器了,要杀人夺宝!

区区一个“练气期”的娃娃,莫不是仗着有一柄中品灵器就敢来挑衅于我?

竟然是被小看了呢。

简直是找死!

吼!

一声狂吼,就如同之前与师父演练时一样,这狼妖从正面向着自己扑杀了过来。

平心静气,此时此刻在狼妖向着自己扑杀过来的一瞬间,他似乎感觉时间都变慢了几分,这妖狼动作中的破绽以及后续的变化,早已经在脑海中一一浮现。

而自己的手脚身体,甚至先于自己的脑子,已经出招。

狼妖硕大的身体,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而煅丝毫没有畏惧,甚至向着狼妖对冲过去。

有意思!

可太有意思了,他竟然敢跟自己对冲?是要借着中品灵器跟自己硬碰硬么?

哼,我的狼爪与獠牙,可丝毫不下于中品灵器,来啊!

看谁更硬!

唰——

狼妖脑子想的东西多,但煅当真是全凭本能,在双方就要硬碰硬拼到一处的时候,却见煅忽然沉下身子,一个滑铲钻入了狼妖身下!

啊——

一声怒吼。

随着所有的愤怒都在此刻全都宣泄出来的,还有煅冲着狼妖肚皮上撩的一记刀招。

从头到尾,张扬就只交给了煅一招,这一招足矣。

不好!

当对方消失在自己视野之中的同时,狼妖已经感觉到了不妙,想要做出什么改变亦或是应对时,下身的冰凉触感告诉它已然是来不及了。

好快的刀!

噗通!

狼妖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虽然还活着,但带着庚金与巽风之力的刀气,正在它的体内无情肆虐。

煅一个翻滚之后当即站立起来,并没有丝毫停歇之意,将自己浑身的法力全都灌注其中,又是一根怒呵,向着狼妖的脖颈重重的斩落下去。

咔嚓!

噗——

鲜血喷洒。

狼头滚落在了煅的眼前,眼中似乎带着惊骇、不甘以及一些悔意。

“啊啊啊啊啊!”

煅跪地长啸,失声痛哭。

“哼,区区人族,怎么可能杀的了我?”在煅跪地痛哭之时,狼妖身上遁出一道元神,向着张扬与玄女隐蔽偷看的地方逃窜而去。

“我还会回来的!”

纸笔丹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