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道九叔僵尸世界

证道九叔僵尸世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见证斗法

阴将比之阴兵,就如道士之于道童,虽只一字之差,实力却强了十倍不止。

那阴将进入大殿,楚云眠和徐真人刚举起八卦镜准备照牠,牠左手朝地上一指,倒在地上的两扇殿门便立了起来,正挡住八卦镜放出的灭魔金光。

不等楚云眠和许真人收换法宝,阴将左手朝前一推,两扇门板便飞撞过来,不仅将八卦镜镜面撞碎,还撞得两人踉跄后退。

破了两人八卦镜,阴将再无顾忌,直接朝张大胆扑去,不过三两招,张大胆便被打飞。

“红肚兜!”楚云眠提醒道。

张大胆立即将衣襟拉开,露出红肚兜,举刀准备砍下的阴将被红肚兜上灵符震得倒飞。

楚云眠此时已取出合金折扇,并按下机关将之化为长剑,见阴将被击飞,立即一招见缝插针,将剑投射出去,刺穿阴将心脏,将其钉在墙上。

“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速听我令,急急开口报分明,急急如律令!”

徐真人冲过去,对着依附之身被灭,神念准备返回阴间的阴将使用招灵之法,然后一指张大胆,让其上了张大胆的身。

“说,何处开坛?”徐真人问道。

“长、生、客、栈!”张大胆嘴歪眼斜,一字一顿,很是森冷地说道。

问到想要的信息,徐真人解了法术,张大胆哆嗦了下后醒转过来,疑问道:“师父,我刚才怎么了?”

徐真人没回张大胆的话,而是拱手朝楚云眠道谢:“多谢道友出手相助!”

“同为玄门弟子,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楚云眠收回长剑,化为折扇后笑道,四处结交正义之士,是很有必要的,以后若在外行走,遇到凶险,却是有个求援的去处。

“我在十里镇有个义庄,离此不远,道友不如去我那休息,安置死尸,这破庙,却非过夜之处。”徐真人说道。

“怕有些不方便。”楚云眠道。

“有什么不方便,我办义庄,便是为亡者服务的,道友还担心我怕晦气?”徐真人道。

“那是我养的僵尸!”楚云眠道。

“这……”徐真人迟疑了下后道:“茅山养尸的同道不少,行正道的话,我并无偏见!”

“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楚云眠道,取下盖住萧虹的符布,将扁箩给其背上。

“道友这僵尸是自然尸变?”

徐真人看了萧虹一眼后,皱眉说道,却是自然尸变的僵尸比起一步步祭炼的养尸,极易失控,一般遇到都是灭杀后火化,而不是收服,再看这萧虹是个美女……

“我师父也是开义庄的,清明那天,我和师父都不在义庄,只留下什么都不懂的师弟在义庄,他将这尸体收下,只能炼成自己的僵尸带着送其还乡了!”楚云眠简单解释道。

徐真人急着回义庄,带上家伙去找师兄决一死战,也不多问,说道:“我还要赶去长生客栈找我师兄,道友请随我来!”

之后楚云眠带着萧虹,跟着徐真人和张大胆,到了十里镇外三里的万福义庄。

“道友,这副棺材是空着的,可以安置你的僵尸!”徐真人指着一副棺材道。

“多谢!”楚云眠道谢一声,将萧虹背上竹箱取下,一掌拍开棺盖,让萧虹倒跳躺入棺中,然后盖上棺盖,点上香养着。

楚云眠安置僵尸的时候,徐真人让张大胆去将后院中的推车推出来,他则收拾布坛用的香、烛、炉、鼎、米、公鸡等物。

不一会,张大胆便推着辆有口大箱子连在车板上的手推车出来。

楚云眠好奇看了下这辆手推车,这应该就是《鬼打鬼》中,那可移动可升降的法坛了,却是精巧,回去后,倒是可以弄一个。

徐真人很快收拾好布坛用的东西,在手推车上的木箱上摆好法坛,最吸楚云眠注意的,是那些神仙泥偶。

这些泥偶,常人看去,只是普通工艺品,但楚云眠却能感受到其散发出的蓬勃力量。

这些神像都是开过光,并日夜用香火供奉的,往家宅里一供,厉鬼都进不了门!

“道友,我要去长生客栈与我师兄做过一场,生死难料。若是明晚还未回来,道友可自行离去,把门关上就行!”

徐真人道,生死之前还如此平静,境界果然高。

“道友,我随你一起去吧!”楚云眠道,即将有两位道家高人斗法,肯定能大开眼界,却是不可错过。

“我此去是要清理门户,外人却是不好插手!”徐真人道。

“我知道规矩,绝不插手其间,只当去做个见证!”楚云眠道。

“可!”徐真人想了想后,点头同意。

如此三人即往长生客栈而去,而隔空施法,距离都不会太远,那长生客栈就在十里镇上,三人不一会便赶到地方。

和电影里一样,钱真人叫人加高了法坛,有五米多高。

钱真人看到楚云眠,就对徐真人喝道:“姓徐的,你竟然叫了帮手来?”

由于楚云眠的到来,钱真人和徐真人却是未如电影中那般谈论当双方法力差不多时,胜的永远是法坛更高一方的话。

“道友误会了,我只是来做见证的,绝不插手你们门派争斗,玄门规矩,我还是懂的!”楚云眠说道,并远远退开,表明两不像帮。

钱真人闻言点头,却是信了楚云眠眠的话,规矩就是规矩,他相信楚云眠不敢破,因为后果很严重,笑道:“那姓徐的,今天你死定了!”

钱真人说完,脚在木架上蹬了两下,便上了五米多高的法坛,他那徒弟也动作迅捷爬到法坛上。

“师兄法坛很高,但我的也不低。”徐真人笑道,跳上板车,喝道:“大胆!”

张大胆立即转动机关,然后徐真人的法坛快速升高,最后竟比钱真人的法坛还高出一尺。

“啊!”钱真人惊呼一声。

“师兄,我的法坛也不低吧?”徐真人戏谑问道。

“点烛开坛!”钱真人脸色阴沉的对徒弟道。

双方开坛,斗法开始!

龙疼虎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