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六)

没想到苏宴想问的问题是这个,帝景霆愣了两秒,最终决定死不承认。

他清咳了两声,目光落在桌子上,强行解释道:“没……没想说什么啊,就……就是想看看饭菜合不合你的胃口。”

原书中写过——“帝景霆在撒谎的时候,会顾左右而言他,眼神飘忽不定。”

现在帝景霆的表现就证明了他在撒谎。

想到堂堂小说男主撒谎的功力还不如小学生,苏宴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她没有笑出声,依旧维持着最初那副清冷的模样,只是语气中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怀疑:“……你确定?”

原书中还写过——“帝景霆不喜欢别人质疑他,尤其是在他撒谎的时候。往往旁人还没猜出来真相,帝景霆就不打自招了。”

原书中帝景霆就是这个人设,苏宴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果然……

俊美的男人皱了皱眉,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对季浮笑?”

不知道是不是苏宴的错觉,她总觉得帝景霆的语气中带着些委屈。

苏宴不禁想到了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猫。

那时候她刚接任穿书主神的位置,每天都有数不尽的任务要做,没有时间照顾猫。

好在它很乖,不闹也不吵,就趴在她的脚边,耐心的等待她结束工作。

印象中,只有她通宵处理工作的时候,小猫才会露出委屈拽着她的衣服,呜咽两声。

每到这时候,苏宴就会把小猫抱在怀里。然后小猫就会满足的眯眯眼睛,一副惬意自在的模样。

帝景霆委屈的语气……跟她养的那只猫,有异曲同工之妙。

【主神,帝景霆在等你回答呢。】

小明催促道。

苏宴回神,心中不免有些意外。

她自认为是个专注度极高的人,从前做任务的时候从未走过神,但今天,短短的半个小时,她已经走了两次神。

一次是因为帝景霆骨节分明的手。

一次是因为她觉得他很可爱。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苏宴强迫自己代入女主的角色,她眼中的暖意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显而易见的冷漠。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轻嗤了声:“我为什么不能对他笑?”

女孩的语气是那么理所当然,以至于帝景霆一时间竟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你……我……可是……”

帝景霆擅长生闷气,不擅长吵架,尤其是在面对苏宴的时候。

“可是……你都没有对我笑过。”

帝景霆瓮声瓮气道。

不是错觉,他的语气就是很委屈。

好在苏宴这次已经完全入了戏,面对帝景霆委屈的控诉,只是讥讽道:“为什么要对你笑?感谢你让我未婚先孕,还是感谢你把我锁在房间里,终日不见阳光?”

“我……”

帝景霆的关注点却在“未婚”两个字上,他愤愤的解释道:“我……我跟你求过婚的,是你……是你不同意。”

苏宴:“……”

如果帝景霆口中的求婚指的是“女人,你只能嫁给我”,她相信正常女生都不会同意。

见苏宴不说话,帝景霆继续解释道:“而……而且,房间里是有窗帘的,我不会让你终日不见阳光……而且医生特意叮嘱过我,多晒晒太阳,对你和孩子身体有好处。”

苏宴难得主动跟他说话,帝景霆自然要把事情解释清楚。

“你要是不喜欢这个颜色,我……我可以让管家给你换一个喜欢的。”

帝景霆见苏宴的目光停留在窗帘上,提议道。

他记得最近商场在搞活动,买一送一,正好他房间里的窗帘也该换了。

作者格外偏爱她笔下的男主,分明已经是二十五岁的人了,帝景霆的身上却还带着一股清朗如玉的少年感。

不过因为帝景霆平时总冷着一张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能够近距离感受到这股少年感的只有苏宴。

话题被帝景霆进展到这里,苏宴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满腔怒火都通通消散了。

她失笑:“重点是窗帘吗?”

见到苏宴不经意弯起来的眉眼,帝景霆彻底愣在了原地。

这是帝景霆第一次见到苏宴笑。

女孩的五官本就生的精致,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鲜活生动了不少。

胸口处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帝景霆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下。

原来这个女人笑起来竟然这么好看吗?

帝景霆知道他的思维跑偏了,但他就是控制不住,一想到季浮比他先看到女孩的笑颜,他就恨不得立刻把季浮赶出别墅……

奇怪。

明明只是出于责任,为什么他的心脏跳动的速度这么快?

“不……不是吗?”

帝景霆讷讷道。

明明是霸道总裁的人设,却偏偏露出这幅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真犯规。

苏宴对可爱的事物没有抵抗力。

可能在别人看来,稳拿霸总剧本的帝景霆跟“可爱”这个形容词完全没有关系,但在苏宴看来,这种反差萌才最为致命。

原本酝酿的情绪被帝景霆这么一闹,全都消散了,现在的氛围已经不适合吵架了。

无视系统提醒的“人设符合度下降百分之四”,苏宴扬了扬眉梢:“我们谈谈。”

“谈……谈什么?”

帝景霆怔怔的看着她。

联想到男人威胁她不要逃跑时的阴鸷眼神,苏宴再次确认了人的性格具有多面性。

“我想出去。”

苏宴开门见山道。

原书里有写——“帝景霆喜欢分析,女主随意的一句话,他能解释出无数个意思。”

不知道哪个字触碰到了帝景霆的雷点,他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你还想逃跑?”

苏宴:“……”

难怪女主前期这么反感帝景霆,就这个理解能力和变脸速度,两人能正常交流才怪。

“不是……”苏宴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静,“我只是觉得这个房间太闷了。”

帝景霆再次误解了苏宴的意思:“你想换个房?也不是不能商量,只是最近房价不太稳定,我要观望观望……”

苏宴:“?”

帝景霆到底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脑回路?

白舒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