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二十三)

【主神,苏皓又给你发信息了。】

今日是艳阳天,晴空万里,太阳透过窗户慵懒的洒落在人身上,让人平白生出几分倦意。

苏宴懒散的打了个哈欠,她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恐龙抱枕,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

【主神……】

小明的声音隐约透着几分无奈。

也不知道是不是主神从前的工作太无聊,她现在竟然迷上了动画片。

这部动画片是国内新出的,总共有三百六十集,苏宴在别墅养胎的这段时间,已经追了二百多集了。

可能……这就是老师曾经给他们讲过的返璞归真?

对于没成为系统前的记忆,小明很模糊,它只能隐约想起来片段。

小明偶尔也想找回那段记忆,但是它们的老大,也就是系统001曾告诉过它们,记忆是最无用的东西,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系统,就必须忘记过去。

久而久之,它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嘘。”

苏宴的目光没舍得从动画片上移开,她打断小明,“等下再说。”

【好的~】

小明乖巧的应了声。

反正苏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回不回他的信息无所谓。

“在看什么?”

男人低沉磁性自耳旁响起,苏宴抬了抬白皙的下巴,示意帝景霆看屏幕。

这部动画片的名字就在右下角,而且占据了整幅画面的百分之五。

虽然苏宴一言未发,但帝景霆还是看懂了女孩这个举动的意思——眼睛没有用的话,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帝景霆:“……”

他真是把这个女人惯坏了。

整日花他的钱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暗戳戳的嘲讽他?

他能受这种委屈?

帝景霆松了松领带,清咳了两声,试图吸引苏宴的注意力。

谁知女孩一个眼角都没分给他。

帝景霆:“……”

他特意提高了音量,每个字的音节都咬的极重,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动画片的受众应该是儿童吧?”

熟悉的片尾曲响起,意味着这集动画片已经结束了,苏宴终于舍得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了,她漫不经心的抬眸看了眼帝景霆。

帝景霆还没来得及窃喜,就听到了苏宴含笑的声音,她笑起来很甜,有清浅的笑意自眼角层层晕染开来:“帝景霆先生,你幼不幼稚啊?”

怎么跟个小学生似的?吵架一定要争出个输赢。

明明苏宴是在嘲讽他,但帝景霆看着女孩眉眼处的笑意,那点微不足道的火气也就散完了。

真是见鬼了……

帝景霆小声嘟哝了两句。

他严重怀疑苏宴给他下了蛊,无论是他们吵架还是苏宴想买东西,只要她一笑,他就会缴械投降。

明明最初他只是出于责任和义务,但现在他却习惯了苏宴的陪伴。

甚至……有想跟她结婚的冲动。

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呢?

帝景霆喉结滚动了下,依稀记得是某个晚上,女孩笑着喊他“先生”。

是那一刻开始心动的吧?

苏宴为了节省时间冲了会员,片尾曲结束后,新的一集就开始了。

见帝景霆没反驳,苏宴默认自己赢了,她对着帝景霆礼貌笑笑,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电视上。

沉浸在动画片情节中的苏宴没有注意到帝景霆那双漆黑的瞳孔中蕴含着炙热的情绪,如火一般,铺天盖地。

苏宴不知道自己看了多长时间的动画片,她只知道关掉电视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帝景霆这栋别墅的位置选的很好,苏宴只要坐在沙发上,就能看到满天的彩霞,凤凰展翅般的云彩托着那一轮即将落暮的残阳,漂亮的好似仙境。

【要不然为什么说古人有智慧呢,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多美的意境啊……】

小明语文课代表的职业病又犯了,苏宴难得没有纠正小明,而是怔怔的看着天空出神。

她有多久没看过这么美的落日了?

这个问题冒出来的时候,苏宴不免有些意外。

按道理讲,她整日在主神空间里处理工作,没机会接触落日。

可她为什么会觉得这么熟悉?

熟悉到她觉得自己曾经看过跟这一模一样的落日。

【主神?主神?】

见苏宴神情恍惚,小明出声唤道。

“嗯?”

苏宴回神,那双清澈见底的杏眼中还残留着几分茫然。

【我是想问您,苏皓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还要继续晾着他吗?】

小明拿不定主意。

小明一直注意着苏皓的动静,看到他跟家里闹翻,它觉得时机已经到了。

“什么情况?”

苏宴挑眉,漫不经心问道。

【苏皓跟家里狠狠地吵了一架,他甚至放言道:“只要苏宴一日不回家,我就不是你们的儿子。”】

苏宴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她唇角勾起一抹极淡浅的弧度:“没猜错的话,他是不是还让原主父母向我道歉?”

小明沉默不语。

苏宴挑眉,不管系统的反应,继续猜测道:“原主父亲丢不起这个脸,应该是原主母亲来道歉?”

【完全正确,您是怎么猜到的?】

小明低声喃喃道。

它没有提到“道歉”这两个字,但苏宴却猜到了。

她不仅猜到了“道歉”这件事,还猜到了主人公。

“很简单,你没看出来吗?原主父亲骨子里是瞧不起女人的。”

系统传送的剧情足以她推断出其他配角的性格。

“原主虽然被他当成保姆,但原主母亲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在原主没出生前,这个家的保姆就是原主的母亲。

后来原主出生了,原主父亲有了新的“剥削对象”,原主母亲的日子才逐渐好过起来。

【您真厉害!】

小明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有脑子的都能猜出来吧?”

小明:“……”

谢邀,有被内涵到。

苏宴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断振动,她拿过来粗略的扫了眼。

30个未接电话、60条微信消息、50条qq消息,备注都是“弟弟”。

“时机成熟了。”

苏宴唇角勾起一个胜券在握的笑。

白舒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