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曼陀罗与高岭之花是绝配

第89章 抉择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感情很好,只有周池雨知道他不愿意这门婚事。可她还是会幻想,他对她那么好,他们也有感情,没准他喜欢她,没准喜欢会变成爱。

怀着一份憧憬,他们成了婚。

成婚前薛舒志闹得太厉害,被薛将军关了起来。

成婚当天,他穿着喜服大闹礼堂,指着盖着红盖头的周池雨说我不想娶她,我不愿意,对着他爹说你这么乐意你怎么不娶。

不出意外,薛舒志被打了。

意外的是,第一个打他的人不是薛将军,是从小到大都不曾对他说过一句重话的薛舒扬。

薛舒扬一拳砸向了他的面门,气得胸膛起伏,呼吸急促,脸上很快没了血色。

被仆人拉开的时候他咬着牙,有气无力地低声说“把你惯的没样儿了?没你这么糟蹋人的,你以为谁欠你的?爹娘欠的?还是周池雨欠的?

谁都不欠,这门亲是你当年求来的,你现在跟谁闹?后悔了?后悔了你两三年前怎么不说?人家没家了,来投奔了,住在我们家里,你天天围着她,你有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吗?

你后悔什么?后悔的应该是我,我后悔当年怎么没直接死了,让你有机会闹出这种混账事。

薛家门风,孟家清誉,都让你败尽了。”

薛舒志被打懵了,“哥,我……”

周池雨离得近,他们的话一字不落进了她的耳朵。她一把掀开盖头,红着眼睛,扯出一个很让人心疼的微笑,说她不嫁了。

好好的喜事闹得人仰马翻,宾客走的走,散的散。薛舒扬气急攻心,当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烧。

满堂的红没拆,差点儿换上白。

周池雨当着京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的面,被心爱之人悔婚,又心碎又难受,整整一天眼睛都是红的。

薛母忙得焦头烂额,薛舒志自责地站在薛舒扬的院门口不敢进去,杵在门口当门神。

薛将军看了来气,抓着他狠狠揍了一顿。

小少爷这人啊,一开始还任着打,后来被打出火气了。

他的人生凭什么不能自己做主,凭什么都要听他们安排,他不想结婚为什么一定要结。

想着想着牛劲上来了,他还了手,意料之中地被打得更惨。

薛舒志从没后悔过悔婚,只是后悔悔婚的方式太极端。

他从没想过的是,他的人生的确可以自己做主,前提是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给别人的人生一个体面的答复。

得知薛舒扬苏醒,平安无恙后,周池雨搬出了薛府。

父母从商,她自幼跟着爱戏如命的姥爷和神秘的姥姥生活,耳濡不染学了不少。她来京城后去梨园去得勤,没想到最后收留她的竟是梨园。

薛父薛母心里有愧,不愿见她磋磨自己,来劝过她几次,皆无果而返。

他们怕她在梨园受欺负,平日总让人带些吃的喝的去。

不想这惊动了园主,他把此事告诉祈宁,祈宁让他别在意,按部就班做事。

薛舒扬来过一次,去时她在戏台上练戏。薛舒扬看了会儿,对姗姗来迟的她说梨园不错,你可以有自己的新生活,不用守在薛府的一亩三分地上打转。

他说要是不想唱戏可以找他,他有几间铺子,她随时可以去。

周池雨笑着谢绝,说热闹些好,她喜欢梨园。

薛舒扬点点头,让她保重,平时多回府看看,然后就走了。

至于薛舒志,他自负惯了,固守着自己的领域,不让人踏进一步。就像他被打了,不服,当天就跑了,后来去了军营历练。

他不想看见周池雨,专挑她不在的时候回去。

周池雨感觉到了,于是很少回薛府,就算回去也是挑他出门的时候。

薛舒志啊,贱得慌。周池雨躲着他了,他又不高兴了,偷摸往梨园跑,还搞隐藏,从不告诉她。

两个人关系真正破冰是周池雨被富家子弟强抢那次。

薛舒志意识到周池雨心里难受,他不想让她难过,就又颠颠地跑去惹她。

惹是惹了,却始终没想过成亲的事。

薛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薛舒志闹了那次后,他俩有婚约的事就传出去了。如今眼看周池雨快十八了,薛舒志总找她闹,就不提成亲的事。

背后有多少人说他玩人,他知道,就是不在意。

周池雨知道吗?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她从没对他说过。

她的名声早在她十六岁成亲那年被毁尽了。

她想,如果薛舒志以后和别人成亲,她就离开京城去游历山水。

至于眼下……多挣些钱,再多贪恋会儿薛舒志目光还能留在她身上的温柔。

他们不急,薛家人急,于是有了今天的对话。

薛父薛母把周池雨请过来,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意思。

今年十一月十四是周池雨十八岁生辰,周池雨的亲事不能再拖了。

启朝女子十五及笄后就有人张罗提亲,最晚的到十七也成婚了。

被薛舒志一闹两闹,京城没人敢再求娶周池雨。

薛父薛母没办法,就想着再逼薛舒志一次,他要是再不愿意,以后爱咋咋,他们不管了。

他们今天请她来的目的,就是想问问她愿不愿意和薛舒扬成亲。

“舒扬虽然身体不好,但人却是顶好的”,薛母道。

周池雨百味杂陈,喉头苦涩,“伯父伯母,我可不可以不成亲?”

薛母一愣,望向薛将军,薛将军一叹,问她:“池雨啊,你爷爷奶奶早丧,你自小辗转在姥姥姥爷和父母身边生活。

伯父不是想逼你,伯父和伯母就想让你有个家,让你有个根。有个人能照顾你,爱护你,能让你有个依靠。

别人在外面说你了,你不高兴,回家不用憋着,能跟那个人说,让他安慰安慰你。生辰有人陪你过,饭有人陪你吃,累了能有个人靠,多好啊。

孟兄孟嫂走得早,京城的市井环境不好,伯父伯母哪忍心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些?”

周池雨手指微动,薛将军说得那些她想过,不过是幻想她和薛舒志的日子。可是,她真的和薛舒志有未来吗?

不想成亲,到底是真没有那个心思,还是舍不得薛舒志?

薛舒志不会和她成亲,那个混蛋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会乐颠颠地跑来告诉自己吧?到时她如何自处?

周池雨心口有点疼,“伯父伯母,这事你们跟大哥提过吗?”

薛母道:“提过,起初还是舒扬跟我们提的,舒杨说自己身体不好,怕委屈了你,让我们先问问你的意见。”

周池雨颔首,沉思片刻,“我听伯父伯母的,你们安排吧,劳伯父伯母为我费心了。”

药尘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