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曼陀罗与高岭之花是绝配

第82章 求药

“墨姑娘胳膊不知在哪儿划了个口子,有木屑刺在里面,流了很多血,我进去的时候人已经昏倒了。”

先不说府中人多口杂,光是这院里就有二十多人。王爷方才的做派,要是没个说得过去的解释,他们两个今天过后就不用做人了。

管家又道:“王爷是急昏了头,你现在去朱雀大街的正扬医馆找位杨大夫。我这脑子不好,这会儿能记起来,信得过的也只有她了。

那女大夫医术好,要是她不肯来,你直接跟他说靖王府有请,事成必有重谢,拉也得把人拉过来,快去。”

仆人听后点点头,飞快地跑了。

堵不如疏,管他们信不信,他话是放出去了,剩下的等杨大夫来了再说。

屋里,祈宁坐在床边,拿着剪刀一点点剪开墨幺下腹处的里衣布料,越减心越沉。

死丫头骗他说伤口快好了,快好了个屁,血流成这样是伤好的样子吗?

剪下的布料被扔到一边,祈宁用热水擦拭,血迹被抹去,看到她的伤势的那刻祈宁倒吸一口凉气,呼吸都停顿了。

伤口的大小与他上次在山洞给她包扎时几乎一模一样,没有恢复半分。

妖力温养,是指将裂开的皮肉合起来,但法器致伤,即使划破的皮肤再次结合,也长不到一起,没有办法自愈。

这种温养耗费妖力,也无法使伤口愈合,但如若不温养,就会像现在一样,伤口裂开,血液倾出。

墨幺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在山路上救那些人时使用妖术,妖力耗损,无法自救。

之前表现的正常是自己一直在用老法子撑着,睡着以后意识虚无涣散,妖力无力支撑以致晕厥。

不知道墨幺淋了多久的雨,伤口都发白外翻了。

伤得这么重这么深,她每天是怎么维持住笑面跟他打闹的?不疼吗?不怕伤口裂开吗?为什么不告诉他?

祈宁心痛得快要裂开,无法呼吸,他轻轻呼了一口气。

清洗好伤口,他拿起托盘中的瓷瓶,给她上药。

管家办事牢靠,几瓶药光是瓷瓶就价值连城,带来的金创药不仅止血还清凉止痛,免得墨幺发热难受。

药上好后,在她腰上缠过两三圈绷带。

或许是止痛效果不错,墨幺的眉头没方才那么紧了。祈宁拿起另一块干净的帕子,擦拭她鬓角的汗。

收拾完盖上被子,“好好睡吧,我不会让你有事。”

这边祈宁刚整理完,端着一盆血水往外走,那边管家就带着杨大夫火急火燎地过来,两拨人在门口打了个照面。

管家放下敲门的手,身后站着的女大夫喘着气,用袖子擦汗,还背了个药箱。

祈宁一手端着水盆,一手还维持着开门的姿势,“你们这是……”

“王爷,墨姑娘伤势如何?要不要紧?我带杨大夫来给她瞧瞧”,说着挤眉弄眼地给他使眼色。

伤势?

祈宁思线在脑海转了一圈,“进来再说。”

进了屋,管家合上门,“王爷,你把盆放下,老奴待会儿带出去。你要是觉得方便,让杨大夫进去看看,要是不方便,让她在外间坐小半个时辰。”

杨大夫名叫杨柒,是名信卫。自己人信得过,身份也刚刚好。一出事管家就想到她,找她来救急。

杨柒不知发生何事,朝祈宁点头行礼,道了声王爷安好,当做打招呼,然后向里屋的方向看了一眼。

经管家这么一说,祈宁回过味来,自己的确莽撞了。

“管家想得周到,多亏你了。”

否则等他想起来,墨幺本就不算太好的名声怕是要毁坏殆尽了。

女子在男子房内流血昏迷,传出去实在不像话。

“王爷说得这是哪里话?墨姑娘怎么了?现在可还好?”

他一直在门外,离得也近。屋里安静地连说话声都没有,他候着候得发困,忽然被王爷叫墨姑娘的惊慌声惊醒。

突生变故,能把王爷吓成那样,绝不是普通的问题。

“她身上的伤很严重,还在昏迷。天天跟我在一起,这么大的事不跟我说,要不是自己撑不住,我还被蒙在鼓里”。

祈宁愁眉不展。

杨大夫上前一步:“王爷,可要我进去看看?”

祈宁摇头拒绝,没说理由:“不用了,我已经包扎好了。”

管家早料到这个结果。

墨幺心性单纯,管家则在宫里浸了半生。他隐隐能觉察到墨姑娘与普通人不一样,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说不出个所以然。

她身上不自觉发出的深邃让他感到古老,可性格又天真得像孩子。

管家猜测王爷知道原因,他不说,他明白那应该是个秘密,所以并不去问,尽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管家把自己的位子摆的很正,王爷是主子,他是奴才。王爷信他,他就不能辜负了他的信任。

王爷愿意告诉他,他就听,不愿意说,那他就装不知道。他和王爷相处多年,有些事不能说,但到底是知根知底,相互信任。

就像王爷对自己觉察到墨幺的异处,但绝口不提一事心知肚明,却依旧待他如从前一般无二一样。

管家把自己带杨大夫来的缘由告诉祈宁,祈宁听罢颔首,“就按你说得办。”

他转身进入里屋,把床帘放下来,剪刀绷带等物什一并收进托盘,带出去交给管家。

“管家办事我放心,这里就交给你了。幺儿的伤普通药用处不大,我眼下有些眉目,出门求药,不要让任何人进去打扰她休息。”

“王爷放宽心,尽管去,府上交给我,出门注意安全。”

祈宁笑着回他一声嗯,踏出房门时发现院里的离墙和窗近的护卫都被调到了门口,院中央站着几个仆人,见到他行了一礼。

他点点头,出门而去。

卫信早猜到墨幺的伤势痊愈困难,会来找他拿解药,却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不是墨幺,而是靖王。

“你见到我似乎很惊讶”,祈宁坐下来把玩茶盏。

“的确,没想到你会亲自前来。”

卫信眼睛微眯打量他,身边站着两个除妖盟弟子。

除妖盟少说也有二三百人,当初卫信一批早入门的弟子倾数而出,只回来卫信一个,除妖盟的苗子几乎被墨幺掐尽。

盟主吸取教训,当日伏击墨幺时带了不到百人,是以大多数弟子并不认识祈宁。

药尘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