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我走火入魔会变强

第21章 片刻余生,永恒疯狂

且说二人磕磕绊绊,瞎了眼的张帆和受了重伤的林婉儿顺着那陈旧的山路一路奔逃。

在在一片黑暗之中,张帆听到那林婉儿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

一直紧拽着他的手也渐渐冰冷起来。

悉悉索索的林叶响声和划动脸颊的枝杈让张帆意识到他们正在穿过一片密林。

一块碎石。

绊倒了一只脚。

一只脚。

带倒了两个人。

张帆和林婉儿摔了个灰头土脸。

张帆正要起身,却听到了林婉儿的声音。

“张,张帆,我,我要跑不动了。我受的伤太重了。”

他感到自己的手里被塞进了一幅卷轴。

“这是,这是金乌的肖像,不能流传出去。如果你逃的掉,就把他带回去。如果你跑不掉,答应我,把它毁掉!”

张帆陷入了沉默。

那只手颤抖着,攥的更紧了。

“答应,答应我!”

“对不起,我不能”这是张帆的回应。

林婉儿的脸色迅速灰暗起来。

张帆笑了,在这阴暗的林子里显得是那么明媚

“如果可以一起走,为什么要我一个人?”

逆血修身法,全身血脉始终在逆流的状态,时刻以逆天之力强化着张帆的身体,即使不能破除诡异,但也带来了强大的肉身。

背起林婉儿,呜呼,起飞。

林婉儿动人的眼睛闪烁着疑惑。

“为我指路。”

“左,左边”

张帆一脚蹬在树上,借着力窜了出去。

“转,转弯。”

张帆并未转弯,一头撞上去,树木直接被连根撞倒。

这可是诡境内的树木,常年受到诡异气息侵蚀,不知道根茎和生命形态已经扭曲成什么模样了。

这片林中也绝非等闲就能通过的地,盘踞着不少孕育灵智的鬼,但这修身法隐隐在张帆身后演化处一尊血色魔头,凶悍地注视着林间的黑暗。

最后,林中便只剩下红色的身影,与一双双忌惮的眼睛对峙着。

就这样一路莽出了林地。

林婉儿感觉自己经历了大起大落,就在放弃希望的那一刻,被张帆背了出来。感受张帆那热烘烘的后背,她心安了许多。

“谢,谢谢。”刚说完这句话,林婉儿就再也忍受不住,昏迷了过去。

得,乐子大了,出了林地,张帆不知道这是哪里,算是乐观如他,也是有点儿抓瞎。

摸索着攀在大石上,才知道,此处似乎是一处山洞。

“挺好,一时半会儿那东西追不上来了,等她醒了,我们再做打算。”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张帆不知道的,恐怕就是,这巨石后面,深不见底的坑洞了。

跪坐在昏迷的林婉儿身边,上下其手。

没有恶意。

只是为了检查伤口。

昏迷中的林婉儿呢喃了一声。

从手感上讲

林小姐的后背滑若丝绸,若牛乳。血液还流着。

“对不起了,姑娘。”

张帆暗道。

最后,他摸到了。

一支笔。

原来那郑伟画师用自己的笔偷袭了她,还以此封印了她的画艺。

从而使她一直无法恢复。

用力拔出,血流如注。

依照当年若梦教的医术,快速把灵气打入几个穴位。如此才止住了鲜血。

撕开自己的袖子,裁成布条,绑在伤口上。

顺着大椎,一掌轻击而出。

清气直灌风池,会中二穴。

当即,人就醒过来了。

“啊!”

林婉儿醒了。

看着盲眼的张帆。

发现自己的外衣被整齐的叠放好。

衣服中的空间戒指,未收进戒指的鬼丹全都堆放在一处。

只剩下内衣的林婉儿脸色一红,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胸口。

却发现被布条绑的严严实实。

“不用担心,我什么也看不见。”张帆听到呼吸声骤变,他解释道。

“绷带也是顺着肩膀绑的。”

“不,我没那意思,谢谢你。”

张帆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原来是画卷。

“还你,还是你收着吧。”

“谢谢。”

接过画卷,展开,拉过张帆的手。

“跟我来。”

随即二人便跳进画里。

画卷乃是每个画师本命之物,就好比戏子的舞台,屠夫的屠刀,剃头匠的剃头刀。

其内自成天地。

那是一小院。

小路芳草萋萋,院落可人。

屋子上有一牌匾。

上面写着两个字

“陶然”

“张帆你过来。”

拉着张帆的手,坐到院子里的石凳上。

你且等在这里。

随即打过一盆清泉。

拿过毛巾,擦在张帆脸上。

这泉水似乎具有不可思议的治愈功效。

张帆被烧毁的眼睛逐渐发痒,随后就重见了光明。

“感谢林姑娘。”

“谢啥,谢谢你救了我。”

这姑娘经过奔逃,显得极狼狈。

丸子头浑然像个烂鸡窝。

灰头土脸。

张帆看着这情形,不由一笑。

“姑娘狼狈。”

再看张帆。

衣服没了袖子,裤子被林间树杈撕的破破烂烂。

林婉儿终于绷不住了

一拱手

“张兄弟也狼狈。”

张帆就是拥有这样神奇的特性。

在这样灰暗,危难的关口,拥有一种让人笑出来的力量。

“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

“没有了方大屠我们还能回去吗?”

林婉儿虚空一指,竟然出现了一张地图。

“这是此处地域,正地边缘之处的堪舆图,你看,我们过了寿村,过了苦林,现在此处,应该是万窟山。”

“再向前斜去百十里,可到我林家驻守的地外馆驿去。”

地外馆驿,乃是不可思议之地。

以商行高手驻扎,在境外临近长城之处修建了补给站。

为群起讨伐诡异的大部队提供必要支援,也可能作为正地修士外出杀鬼的补给站。

而这林婉儿一句,我家的。

已经稍足以见林家之规模,势力了。

“那这印记,姑娘可有解决的办法?”

张帆一摸脖颈,那凸起犹在。

“不怕,我林家必然会有办法的!”

林婉儿显然对自己的家业很有自信。

“本姑娘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这样吧”

林婉儿从屋内掏出一空间戒指,随手丢给张帆。

“给你了,日后我们要是能活着回去,尽可以去找我林家,我林家有求必应!”

可恶呀,救命之恩就如此敷衍的报答吗?

但打开戒指。

张帆的小心肝不争气的跳了一记。

十方鬼丹

百二鬼祟

千八精魂

随意的堆放在那里。

但事情真的这么美丽吗?

你猜,林婉儿的慈母印,种在哪里呀!

肥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