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娘娘那些事

公公娘娘那些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我不管,我要抱抱

走着走着,雪越下越大,他们只好走进附近的一个宫殿——昭霞宫,在屋檐下避雪。

小翎子抽出软刀割下衣衫的两角给念巧巧包扎伤口,然后捧着她的手朝她手心哈着热气。

须臾,念巧巧抬手把肩头的披风笼住他的头。

她缩了缩步子裹住他,披风很大,要不是能露出他们的脚尖恐怕会有人误以为昭霞宫新放置了一大尊毛茸茸的装饰品。

四目相对下,他们嘿嘿一笑,有两个小学生笼着被子干坏事那味。

小翎子捏了捏她发红的鼻尖,看她的眼睛满是宠溺。

念巧巧眉眼一弯,调皮地皱了皱鼻子,可可爱爱,像只撒泼的小兔子。

“咳咳。”

彩莹站在不远处轻咳了几声,念巧巧被吓得一哆嗦,立马放下手披好披风。

“娘娘随我进来吧,我们贵妃有请。”

念巧巧小声问小翎子:“昭霞宫住的是哪位贵妃?”

“妍贵妃,是这后宫最不好相处,最不能招惹的一位娘娘,娘娘小心点。”

念巧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想起前两次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那个妍贵妃如何讥讽自己,感到一阵抽搐。

她也不怕怼自己吧,就是不舒服她位份比自己高自己,自己要注意言词,不能好好和她唇枪舌战。

走在他们前面的彩莹晲了他们一眼。

进屋后,念巧巧半蹲着身子作了一礼。

塌椅上看着她进来的妍贵妃似笑非笑,瞟了一眼斜方的座位懒懒道:“赐座。”

“谢娘娘。”

念巧巧端端正正坐好,发现妍贵妃身边多了个小太监。

那小太监长得太醒目了,小小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一脸的豆豆像得了麻疹一样。

自念巧巧进宫以来看到的都是比小翎子好看的上乘太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一个。

这个妍贵妃是看上他哪了?还是另有故事呢?

她正想着,那位醒目的小太监便端给她一碗热酒。

妍贵妃托着头笑道:“喝吧,暖暖身子。

既然到了我宫里,自是要好好招待,不然呐,有些人要说我不会待客了。”

念巧巧接过喝了一口,妍贵妃笑了声:“你不给他?”说着看向她身旁的小翎子,“我还以为你会给他。”

念巧巧看了一眼小翎子,小翎子微笑道:“娘娘喝吧,奴才不打紧。”

念巧巧盯着手里还没喝完的热酒,心里一阵不快:她这是暗指我光想着自己没有照顾好小翎子吗?

此时念巧巧脸上渡上一层红晕,小翎子想起来念巧巧不胜酒力,一杯倒。

他轻轻松了口气,还好娘娘只喝了半杯。

彩莹端上一杯递给小翎子:“翎公公。”

小翎子刚把手指探出衣袖,念巧巧起身一把把酒夺了过来。

小翎子双肩打了个颤,“娘娘……”这是醉了?

念巧巧一口气将满满的那杯喝完放回彩莹手中的木盘里,打了个嗝。

然后她把剩余的半杯放到小翎子手中,扣着他的手指让他握好。

“哈哈,这酒都快被妹妹喝完了,只让他喝一点已经没什么作用了吧。”

妍贵妃像看在看好玩的事一样看着他们。念巧巧的脸变得通红,小翎子有些不知所措地握着那半杯酒。

念巧巧伸手挡在小翎子面前理直气壮道:

“你没听说过酒驾回家亲人两行泪吗?

小翎子待会儿是要带我回去的,他不能喝太多,要是醉了很容易出安全事故。”

“酒驾,安全事故,这几个新名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小翎子端起酒杯,抿了一下方才她唇边触碰的边缘。

雪白的睫翼下紫眸水光潋滟,他阂眸一饮而尽,许久回味嘴里的甘甜。

“当然是因为你土,所以没听说过!”

她后背贴向小翎子伸手环住他的腰,鼓着两个红红的腮瞪着妍贵妃。

妍贵妃单手杵在塌椅握把上,指尖轻轻托着下颌,微眯着眸子看着她。

“醉了,哈哈,月美人那个小蹄子都能喝一坛,你喝了一杯半竟醉了,啧啧。”

“呸,我没醉,我可以喝一箱。”

“一箱?不愧为念家女郎,性子就是刚烈,安生,上酒。”

小翎子扯开念巧巧的手,上前挡在她前面颔首道:“我家娘娘确实醉了,让贵妃娘娘见笑了。”

念巧巧一屁股坐在地上甩甩袖子像小孩子一样瘪着小嘴,撒着泼。

“你弄疼我了!呜呜~哼哼~”

小翎子单膝跪下拉着她的手臂,“娘娘,起来。”

念巧巧推开他的手,举起双手,用那双,水灵灵,黑黝黝的小鹿眼看着他,细糯道:

“抱我,抱抱我。”

小翎子拿她没辙,环住她的腰抱起她,把她抱到座位上。

他才转身,念巧巧便用力揪着他的衣服不准他走。

妍贵妃看得开心:“念答应醉的时候比平时顺眼多了。”

小翎子扯扯衣服作了一礼勉强一笑:“可否向贵妃娘娘讨一杯醒酒汤。”

妍贵妃闷哼了一声,嘴角向上翘了翘。

“她看着也快醒了吧,你不必太担心,本宫还想和她叙叙旧。”

念巧巧站了起来双手叉腰道:“叙什么旧,我和你很熟吗?”

小翎子赶忙伏地磕头赔罪,“贵妃娘娘恕罪,我家娘娘喝醉了胡言乱语,您别往心里去。”

念巧巧拉着他的胳膊,“起来,你又没错,对她磕什么头,道什么歉!”

小翎子定了动作,念巧巧拉不动他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妍贵妃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她问:

“妹妹平日都和小太监这么亲近,就不怕皇上责罚吗?”

“噗~”她盘腿而坐看着她,“贵妃娘娘没来过琼落院,所以并不觉得琼落院比昭霞宫暖和。”

暖?不应该是冷吗?

这话倒勾起了妍贵的疑惑,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妹妹此话怎讲?”

“因为地方小,最多只能住下两个人,一个房间当然暖。

这个院子只有主仆二人,这么明显的道理贵妃娘娘不明白吗?

皇上一开始就不屑于妾身这个人,他何会在意妾身的感情,妾身与他无半点感情纠葛,何来越轨之说。”

“若是皇上需要妹妹呢?”

“如果需要,那妾身从青蛙变蟾蜍好了,从餐桌上跳下来。

贵妃娘娘,难道有人否定你自己的感情,你就非要遂人把自己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追随大队吗?

如果娘娘觉得这份感情是为别人而生,大可脱下蟾蜍皮做青蛙。”

念巧巧眸光冷冽,夹带着危险,与方才判若两人。

妍贵妃轻笑,“姐姐向妹妹领教了。”

半晌,雪停,念巧巧和小翎子出了昭霞宫。

小翎子不解问:“奴才不懂娘娘方才的比喻?”还有他有点迷糊念巧巧是真醉假醉,那晚她是真醉假醉。

想着,耳根不自觉泛起红晕,带动着面颊。

念巧巧难受得恹恹:“从进昭霞宫她就一直看着我们,再加上她那样问,我便想妍贵妃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碍于某些原因不敢做了断。

大概和那个长了一脸麻子的小太监有关吧,是人看见他就感到不适应,她能留在身边那人对她一定很重要。”

小翎子:“可若是妍贵妃留着他撒气呢?”

“那更不可能了,若是撒气那他身体必有伤,身上一定会有药味,但他身上只有和妍贵妃身上一样的熏香。

若是心里留伤,那眼神一定不会欺骗人,他的眼睛并无颓丧暗沉之色,并且眼神光很亮。”

念巧巧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吐槽:这什么破酒,这么难喝!!!

“娘娘不舒服?”小翎子关切问。

念巧巧悠悠道:“无事,喝了个假酒,所以头痛。”

“假酒?贵妃娘娘为何要给娘娘喝假酒?”

她看了看被小翎子包扎的手,又看向天边落日余晖,光芒洒落,天边如给白雪镀上了一条金边。

“不知道。”

今天总算熬过去了,这大起大落的心情差点没让念巧巧休克过去。

远处目送他们离开的妍贵人转身回了屋,安生姗姗进去。

豚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