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风清月又明

那年风清月又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3章 上接(二)

这时前台看见了我,她径直走了过来跟我说道:“Andy,你也来了,正好,陈总下午要过来跟我们大家见个面,你也一起参加吧。”

“好的”,我答道。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早一点总比晚一点强,省的自己老是个心事。

吃过午饭,前台把我们叫进了会议室,Jerry, Alice和我,倪维在外地没有回来,他最近一段时间即使连工作都鲜少跟我沟通,不过我也懒得去问他。一朝君子一朝臣,今天也确实不同于往日了,虽然他是我的大学同学,虽然他是我招进YINTE HOME的,但是谁又不是都在为自己考虑呢?他现在躲着我,说实在的,我虽然很是不开心但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我还是能够理解他的。毕竟现在陈有同是我们的老板,我又跟陈有同有过节,倪维自己明白的很他如果跟我走的太近,势必会影响到他自己在YINTE HOME的前途。

会议室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陈有同和Jasmine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我们几人赶紧站了起来。陈有同朝我们笑了一下伸手让我们坐下。

他微笑的跟我们讲道自己初来乍到还望大家对他多多关照,大家以后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愿能团结一致,共同进步。他刚说完,Alice便带头鼓起掌来,我也象征性的跟着拍了拍手。这次见面会就这样结束了,不温不火,着实平淡的很。正如我起初预想的一样,会刚开完,陈有同便把我一个人留下了。

“Andy,风水轮流转,真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共事。”陈有同微笑的跟我说道。

我没有接话,抬起头看向他。陈有同见我没有搭理他,便有些尴尬地把脸转向了Jasmine。

Jasmine好像感受到了陈有同的示意,她转而对我说道:“Andy,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把你单独留下吗?”

“有什么事不妨直接讲出来,我这个人比较笨,不愿意猜来猜去。”我答道。

“呵呵,”Jasmine也不禁尴尬一笑,“Andy,你倒是挺有个性的。”

“呵呵,”我也不禁呵呵一笑。倒不是我自己不识抬举而故意使性子去顶撞他们,我总觉得他们把我单独留下肯定不是为了给我升职加薪,冥冥之中总感觉这肯定还是跟上次天宇那件事情有关。

果不其然,Jasmine最终还是跟我挑明了,“Andy,上次天宇的事情,公司并没有对此盖棺定论,公司也早就已经决定对此重新展开调查。不过现在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哦?是吗?”对此我却没有一点惊讶,这种小伎俩我其实早已经看透了。

“是的。你有什么想说的不妨直接说出来。”Jasmine对我笑了一下。

“我相信Luciano早就对此表过态了。他不认为我有任何问题。”我答道。

“呵呵,”陈有同忽然又说话了,“Luciano is yesterday”。

“哦,是吗?既然你们这样说的话,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对啊,那我还能说什么呢?这摆明了就是要挑事啊。

“好吧,”Jasmine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你没有什么想说的,那我就开门见山吧。”

“请说,”我答道。

“公司经过调查认为你对天宇的索贿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现决定对你做以下处理…”。

“等一下,”我打断了她,“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什么事实?什么证据?你们倒是说说看。”我一下子被激怒了,这屎盆子扣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我与你们有何冤仇,为何要这样陷害于我啊。

“天宇王总对你索贿的投诉是事实,陈总的证词是证据,另外公司还找过Alice和倪维调查过此事,他们也都从侧面验证了你索贿的事实。” Jasmine答道。

“哦?你的意思是倪维也跟你们说我对天宇索贿了?”我甚是惊讶,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倪维会这样害我,我在天宇的时候可一刻都没跟倪维分开过啊。

“是的。”Jasmine答道。

“可有何证据来证明?”我还是不愿意相信。

这时Jasmine从兜里掏出一支录音笔,她慢慢的将录音笔打开,Jasmine和倪维对话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Jasmine问倪维道:“倪维,你跟Andy一起去的天宇,你清楚他跟天宇索贿的事情吗?”

倪维答道:“我不清楚。”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并不确定Andy是否对天宇索贿了。”

“可以这样理解。”

“你们中间有分开过吗?或者说Andy有没有跟天宇的王总单独相处的时间?”

“有分开过。”

听到这时,Jasmine关掉了录音笔,她又抬头问我道,“Andy,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Alice又跟公司证明了什么了呢?”广得的事情我就一直奇怪Alice对我的态度,“再说Alice从来都没有去过天宇。”

“是的,确实,Alice没有去过天宇,但是从她口中得知你对广得特殊照顾。这从侧面反应了一个问题就是你对天宇存有不满。所以这也能反过来验证你对天宇索贿的可能。”Jasmine木然答道。

“哦,好吧,那陈总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我没有再继续跟Jasmine纠缠反而问陈有同道。

“你什么意思?”陈有同没有想到我会有次一问,慌忙问道。

“没什么意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忽然发现我都懒得再去搭理你。像你这种人,我如果再去多看你一眼,我都输了。就这么着吧。”

我站起身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转头跟他们说道:“我本无欲无求,真诚待人,努力工作。我也曾经白衣少年,最后为国转战沙场,可最终落了个毒酒了结余生。”

回到家中,我跟倪维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我倒不是想去兴师问罪,我只是希望他自己能主动跟我说出来而不是让我像个傻X一样从别人的嘴里得知,毕竟他是我的挚友。过了很久倪维回了个信息给我,他首先对我表示歉意,他跟我说陈有同私底下找过他,希望他能出面作证,这样的话倪维就能跟此事完全撇开关系,把我的问题坐实了,公司才能把我开掉,倪维也就能顺理成章的坐上我的位置。

我看着手机不禁哑然一笑,是啊,谁跟谁好呢?谁活着不都是为了自己啊。

好吧,又失业了,我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点上一支烟,窗户后面就是一条马路,此时车来车往,噪杂不堪。半世浮萍随水逝,一霄冷雨葬名花。

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特别艰难的时光,生活窘迫,工作失意,爱的彷徨,如果挺过来了,就会豁然开朗,如果挺不过来,时间也会教给我们怎么跟生活握手言和,所以我不害怕,日升日落,总有黎明。

我转过脸来,忽然发现床边的抽屉还没有完全关掉,里面一叠子的信封引起我的注意。是的,这都是以前萧冉寄给我的信件,一直都没有舍得扔掉。我走了过去把这些信封拿了出来,又从里面掉下了一个东西,是一个耳坠,那是赵宇的,我还记得她曾经在我家里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原来是掉进了抽屉里。

没工作了,也自由了,是不是该出去看看?忙活了那么久,也该给自己放个假了。但是去哪呢?我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投一下吧,正面是萧冉,背面是赵宇,我想了一下便把硬币向空中抛去……

邵子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