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婚途:误惹纨绔痞少

锦绣婚途:误惹纨绔痞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祸不单行

骗子!狡猾的狐狸!唐诗诗瞪着凌睿磨牙。

或许你打算让我实话实说?凌睿扫了一眼王月珊,无声的警告着唐诗诗。

身为尖刀部队的参谋长,他的观察力自然是敏锐异常的,他早就看穿了唐诗诗极力的想要隐瞒不让自己的朋友知道她去金粉找男公关的事。

唐诗诗满腹的不满顿时如撒了气的皮球,憋了下来。她不想将真相告诉好友,又不想开口欺骗她,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

“哦!原来是这样。”王月珊对凌睿的解释表示认同,将钱给捐了确实符合好友的作风。

“是的,刚好关于那比捐款的去向问题我有一些事情要跟唐女士商谈一下,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一起聊?”凌睿提议。

“不必了!你们看着办吧。”眼尖的看到好友要张口答应,唐诗诗赶紧的拒绝,说出这样的话代表着她已经认可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说辞,这已经是她的极限,若是再答应和这个骗子继续聊下去,除非她脑袋抽风!

凌睿一脸为难,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迅速的打开手机盒子,在那只白色的手机上一顿点触,然后将手机放回到手机盒子里,塞给唐诗诗,说:“这上面有我的号码,我会随时以短信的形式告知唐女士善款的去向。”

唐诗诗看着手里的手机盒子,像是捧着一只烫手的山芋,说:“这手机我不能收!”

“这算是我们基金会给唐女士的赠礼,感谢唐女士的慷慨解囊!”凌睿看着被递到面前的手机三分戏谑七分威胁的说。

慷慨解囊?见鬼的慷慨解囊!

“既然这样,那这手机我们就收下了。”王月珊看到好友还要推拒,连忙给拦了,笑着对凌睿说。

既然是赠礼,不要白不要!更何况诗诗现在正好缺个手机!王月珊本着精打细算的原则,抢着给好友做了决定。

唐诗诗这下是有苦难言,只得闷闷的收下那只手机。

虽然省下了一笔买手机的费用,但是唐诗诗脸上一直没有丝毫喜色,倒是王月珊,自打与凌睿告别后,这一路上,嘴里喋喋不休的全是他,唾沫星子都喷了唐诗诗好几脸,让唐诗诗真是佩服,王月珊都热情高涨的说了三个多小时了,她听都听的口干舌燥了,人家连一口水都还没有喝。

兴奋的忘了!

唐诗诗因为心里有事,逛街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尤其是每当她看到那白色的手机,就觉得这一切有些莫名其妙,拿不准那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心里有些惴惴,根本提不起逛街的兴致。

当然,唐诗诗根本想不到,凌睿此时已经将逗弄她当成了一种排解无聊的消遣,而后来的结果,恐怕就连凌睿自己也没料想的到。

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当正坐在休息区喝冷饮,有一下没一下玩着新手机的唐诗诗发现迎面走来的两个女人,已经避无可避的时候,心狠狠的颤了一下:果真是祸不单行。

凌素素一身米色的A字形小洋装,剪裁得体,恰到好处的遮住了她三个月便有些显怀的肚子,优雅得体。她看着坐在休息区的唐诗诗,不但没有丝毫的难为情,反而像是见到老熟人般上前打招呼。

“诗诗姐,你也出来买东西?”

凌素素这热络的语气,让唐诗诗通体恶寒,若是自己没记错的话,凌素素比自己还大一岁多呢,这声姐姐亏她叫的出口。再者,除了前些日子她挺着肚子上门的那一次,她们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根本就没有熟到见了面需要打招呼的地步。

唐诗诗搅动着自己面前的橙汁,勉强的点了点头。

凌素素像是根本没看到唐诗诗的脸色一样,自发的在唐诗诗的那张桌子上坐了下来,倒是她身边像是保姆似的陆母一边坐下一边冷着脸色训斥道:“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真是没教养!”

“伯母,你别这么说诗诗姐。我想她不是故意的。”凌素素看陆母不高兴,连忙给唐诗诗解围。

“素素,你不用替她说好话,小门小户出来的野孩子,哪能跟大家闺秀比,伯母都习惯了。”陆母拍着凌素素的手,一脸安慰。

这个准媳妇,不管品貌家世都是一等一的,脾气也是个好的,而且还怀了她陆家的金孙,她是越看越满意。哪里像唐诗诗这个野丫头,光长了一张狐媚子脸,要什么没什么,她根本就领不出门去,生怕那些姐妹们问起儿媳的家世,让她丢人现眼!

唐诗诗的眼神一下就冷了,这两个人一搭一唱的,是故意的来炫耀,给自己添堵的吧。

“是啊,我是小门小户出来的野孩子,身世什么的自然是比不上凌小姐的,就连手段也是比不得的,我和陆涛离婚不到三天呢,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都三个多月了,这种事,我这种小门小户的野孩子就做不出来。”

唐诗诗悠闲地晃动着手里的饮料,讥诮的说。以前陆母经常的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她认了,谁让自己是她的媳妇呢?她不反抗,不代表她怕了她,只不过是出于一种对长辈的尊重,事事让着她罢了。

可是从她扶着凌素素的胳膊,对自己说“唐诗诗,我劝你聪明点,孵不出蛋来就别厚颜无耻的占着窝!”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彻底的失去了唐诗诗的尊重,还还有什么资格端着长辈的架子,对她横加指责?

今天虽然不是休息日,但是这商场里还是有很多人的,唐诗诗的声音不高,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毕竟凌素素也算的上是B市的名人。

很快,有些人就开始对她们三人指指点点。

“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陆母一向对唐诗诗作威作福惯了,哪里想到一向无害的唐诗诗会这样伶牙俐齿的当面顶撞她,还是在公众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即就发作了起来,伸手就打算要扇唐诗诗耳光。

“伯母,是我不对。”凌素素连忙拉住陆母,然后一脸委屈的对着唐诗诗说:“诗诗姐,对不起,是我不对,可我真的是深爱着陆涛的,我们也是情不自禁。”凌素素眼泪汪汪,一脸的委屈隐忍,根本是在明里暗里指责她唐诗诗才是那个破坏别人感情的人!

浅睡的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