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晚景

第75章 浮沉各异势

顾晚舟在接到四位老人的当天便在家里和门口安装了摄像头,十几名专业保镖都是陆子寒通过重案组的朋友请过来的,连正在私人医院待产的顾晚舟的大嫂身边都有四个保镖,顾晚舟的两位哥哥被她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顾晚舟并不打算理睬两个人的上诉请求,每天除了上庭和在事务所上班就是立刻回家,钟点阿姨也被升级成了长期保姆,顾晚舟从前喜欢在办公室加班的习惯也改成了在家办公,段临笙在那晚以后就回了程景良家里住,顾晚舟没时间关心他和程景良的事情,倒是还在BJ的徐辰溪,这么一个多星期几乎每天都带着段临笙来顾晚舟家里蹭饭,每次来也都不白吃,陪着顾晚舟的爷爷和外公喝酒下棋,闲适得不得了,段临笙还经常对顾晚舟感叹道:“以后老了,就应该像宁远的老人那么活着。”

顾晚舟知道,他是累了。

程景良和叶可儿的订婚典礼定在了五月初,眼见着清明刚过没多久,程莫南的身体也还在慢慢调理,顾晚舟不时也会听段临笙在饭桌上说起程景良,似乎最近还是不错。云见浅前段时间刚去了香港,回来的那天顾晚舟不敢怠慢,亲自和陆子寒一起去机场把人给接了回来。

听说了顾晚舟家里的事情,云见浅主动提出了去看看四位老人,打电话让家里的阿姨多做了一个人的饭,顾晚舟又打了电话给陆子寒的妈妈,一大桌人坐在顾晚舟的小复式里说说笑笑的,热闹得不行。陈燕珍是第一次见到顾晚舟的家人,对顾晚舟满意的她自然是口口声声都离不开顾晚舟和陆子寒的婚事,顾家的几位老人也都很看好陆子寒,几个人一顿饭下来全把时间放在了两个人的终身大事上,顾晚舟眼看着拦不住,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倒是段临笙起着哄,非让几个长辈逼着顾晚舟在今年年前结婚。

陆子寒最近也是忙得不得了,明启房地产的订婚公告发出来了,明启公关的事情他虽然不用管,但这个消息在商界也算是引起了轩然大波,明启房地产的安全总监是BJ城建筑业的后起之秀,明启房地产又是全国闻名的大企业,订婚的消息一发出,无疑又是给了要与明启合作的企业一个大惊喜,连路桠都因为明启的事情在股票上赚了不少,更何况陆子寒还需要在合作条款和收购小企业的事情上忙得不可开交。

顾晚舟家里的事情,程景良是从段临笙那里知道的,只是现在他有心无力,不能去多做什么,自己和叶可儿的订婚消息传了出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做得是不是太过于武断和仓促,程景良明明知道自己不爱叶可儿,可是他却没有办法,程莫南对他和顾晚舟的事情催得紧,贸然告诉自己的爷爷从前的事情都是在欺骗他,那个后果程景良不敢承受,顾晚舟又怀了孕,他也知道事情早就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早在顾晚舟决定了要离开他的那天,就已经不能挽回了。

坐在办公室里审核了最近新拿到手的建筑材料,程景良却在会议室里发了好大的脾气,不过是一份别墅建筑群的数据资料而已,下面的人居然还出了不少问题,火气还没消下去,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徐辰溪已经坐在里面开始自己泡茶了。看着他冷着一张脸进来,身后跟着的助理憋着一张脸屁都不敢放一个,徐辰溪不由得摇头开始同情起程景良的手下。这么多年,程景良的脾气见长不说,还方方面面都有了些顾晚舟的影子,顾晚舟与生俱来的那份局高自傲和果断理性的决策能力,在程景良坐上了明启的领导层以后越来越明显,除了身处决策地位该有的气魄,段临笙知道,还有他不自觉间都要想到的,如果是顾晚舟,她会怎么做。于是,程景良从脾气秉性到行事风格,都渐渐偏向了顾晚舟的那边。

“啪!”

文件夹被程景良用力扔在了办公桌上,吓得站在办公桌前的几个助理抖了一抖,程景良双手撑在桌上,语气火爆:“什么叫做最近事情太多忙不过来?忙不过来就可以给我一份这样质量的数据材料吗?!这种废纸如果拿给合作公司看,你们是想要明启破产吗?!都是间谍吧!”他背对着几个人看着窗外的高楼,似乎也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段临笙总算是看不过去,悄悄向几个助理挥手让他们离开了,程景良再转身时,才发现几个人已经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办公室门口,忍了一下,但语气依旧不好:“今天不把资料做出来,都别回家了!”

助理唯唯诺诺地答应着退出了办公室,都各自庆幸着,好在自己老板说的是不要回家。而不是说的不要来上班了。嗯,只要工作保得住,不回家又算得了什么呢?

“喝杯茶,消消气。”徐辰溪走上前把刚泡的茶递给他,“我的专业知识告诉我,转移注意力,是消气的好办法。”

程景良瞥了一眼他递过来的茶,刚刚徐辰溪私自把自己助理放走的怨气还停留在眼中,闻出了茶叶的品种后更是气的要死:“你居然敢偷喝我的茶?!”

徐辰溪挑了挑眉:“怎么,你偷偷从医院拿过来的茶也算你的?就算是你家老头子不能喝茶,可这茶是人家晚舟送的,你都能拿过来,我为什么不敢喝?”

“徐辰溪!”程景良的声音透着咬牙切齿的愤怒,“别以为顾晚舟护着你你就可以为非作歹了!”

不愿与他多费口舌,徐辰溪坐回沙发上,语气有些沉重地告诉他这么多天自己调查到的资料:“宁依微的事情,我大概查清楚了,她的确是人格分裂,包括晚舟家的事情,晚舟的哥哥查到,宁依微是故意趁着顾家的人不在家时放的火,她要达到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恐吓晚舟而已,至于放火时是不是精神不正常时期,还有放火时时哪一个人格做的行为,从宁依微的本人格来说,她在放火之后从宁远离开,很大可能是回了BJ,目的是……”

“向晚舟炫耀。”程景良抬眼看他,徐辰溪的表情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BJ的车站和机场我都派人守着,陆子寒好像也安排了警方在那边蹲着,只是这么久了,也没有发现她,晚舟的哥哥明明查到她已经上了火车,沿途的乘务员居然也没有发现她……”

“先注意着吧,晚舟那边安排了不少保镖,宁远也有晚舟哥哥安排了人24小时守在伯父伯母身边,暂时保证了他们的安全才是正确的。”徐辰溪喝了口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他:“听说晚舟的朋友……云……云见浅被临笙请去了医院给你爷爷调理身体?”

程景良回了回神,点头道:“她身边好像能人特别多,云见浅很专业。”

徐辰溪笑道:“能人的确多,云见浅是全国出了名的中医,整天香港大陆国外地到处跑,苏瑾呢,又是电视台的新闻一姐,长汀也是律师界的精英……还有路桠,投资从来没亏过,晚舟的银行账户的数字,大概她清楚得很……对了,听晚舟说乐依晨还去周游世界了?”徐辰溪说着摇头感叹了一声:“都是一群敢想敢做的女人。”

程景良坐在他面前,看着他入神分析的样子,弯曲着手指敲了敲两个人中间的茶桌,调侃道:“怎么,瞄上谁了?”

徐辰溪懒得和他斗嘴,只是貌似无意地问他:“你说,我要是想请云见浅跟我回山西帮忙看个病人,看在晚舟的面子上,她会答应吗?”

程景良挑了挑眉,撇嘴道:“这个,你应该去问你的小青梅。”说完转身收拾起桌上的资料,收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回头问他:“山西有病人吗?是谁啊?”

徐辰溪的目光淡下去一些:“就是一个……一个诊所的朋友,好像身体有些问题。”

没再多问,两人继续闲扯着什么,叶可儿踩着高跟鞋从门外优雅地度着步子走了进来。“这不是徐先生吗?今天怎么有空来公司?”

徐辰溪起身笑道:“刚好路过。”

叶可儿从骨子里透出的优雅和甜美不可否认,徐辰溪看着她精致的妆容,却总是不太能够想象到段临笙口中那个耍着心机对顾晚舟咄咄逼人的叶可儿是什么样子,倒是她随时的举止间流露出的优越感和貌似无邪的目光中,偶尔能看出的那丝小算计,让徐辰溪想起多年前把顾晚舟的自尊在宁远三中践踏过一次的谢依依,他也总算是能明白,为什么顾晚舟平时绝口不提叶可儿,哪怕段临笙在吃饭的时候不时聊到她,顾晚舟也不置一词,除了对不相关的人和事的无动于衷,还有对那个包含了谢依依人格的宁依微的另一种程度上的回避,说到底,顾晚舟还是太仁慈,她的决绝,都用在了对程景良的方面,她始终还是如八年前那般脆弱。

麋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