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晚景

第65章 何处是归程

就像顾晚舟不愿再看见自己左手手腕的疤痕所以多次想要去医院做除疤手术可最后却想要留着那条疤痕来自虐一般地警醒自己一样,无论顾晚舟有多不愿想起八年前的事情,可是宁依微总像一个不时从手机里弹出的软件提醒,你想去更新,却总是忽略,等到你原本那个软件因为版本太低用不了,你才不得不倒回去更新,无论多不想面对,她也总是逼着顾晚舟去回忆起,八年前的那些是是非非。

顾晚舟他们大一那年的暑假,原本那天是几个人约着傍晚时分在河边烧烤的,白天所有人都在准备着各自负责准备的东西,莫则喻负责给自己的皮划艇充气,程景良和陆祁负责骑车运东西,顾晚舟她们几个女生负责去菜市场买食材,而前一天去了顾妈单位聊天的顾晚舟,顺便去了附近的菜市场随便逛逛,就在她低头看着水池里的鱼是否活跃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是哪位?”

“下午三点,时光见。”电话里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声,很熟悉的声音,顾晚舟觉得自己一定在哪里听到过,只是对方挂得很快,顾晚舟也没有能回忆起来。

下午三点,顾晚舟准时到了时光,从大门走进去以后,她便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站在包房门口朝自己招手。大概也是发现顾晚舟的疑惑,那个秀气脸庞的女子带着一丝顾晚舟看不懂的笑容自我介绍:“我是杨薇,你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算起来,也见过四五面了吧?”

顾晚舟眯着眼睛仔细端详着她,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我轻微脸盲……”

杨薇不客气地摇摇手打断了顾晚舟的话,目光突然也变得不容拒绝地看着她:“你喜欢程景良,对吧?”

顾晚舟当然不可能我不愿意在她面前承认这件事情莫,虽然在她的惊讶之余,她还从杨薇的眼中看见了不可回避的笃定,但顾晚舟还是像以前被人质疑时那样,笑得稍显轻蔑,轻松夹杂着对别人质疑自己时的嘲讽:“你这么想也正常,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

这也是在面对别人质疑时的老把戏了。

杨薇轻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扭头从包里拿出烟和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以后问顾晚舟要不要,见顾晚舟摇头,她又在烟雾中眯着眼睛看着她,带着与她秀气脸庞不协调的冷傲,良久,轻蔑地笑:“不用装了,大家都是过来人,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顾晚舟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手机放在桌上,她也不想装,只是顾晚舟更不想在她面前承认,毕竟,程景良前天才告诉过她,他和杨薇也许就要在一起了。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你的这些疑惑?”顾晚舟笑着问她,“我知道你和景良最近还不错,如果你真喜欢他,我们所有人都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

杨薇靠在沙发上,斜着眼睛盯着顾晚舟,脸上的表情是对顾晚舟的悲哀和同情一样地嘲讽,她冷笑一声:“所有人?呵,你还真是会说话!”

“最不希望我和程景良在一起的人,不就是你吗?然后就是莫则喻,他应该早就看出来我不过就是拿着程景良耍着玩。”她说“耍着玩”的时候,嘴角带着轻蔑的笑,不知道是在嘲笑程景良的天真,还是笑顾晚舟装傻的蠢。

“你什么意思?”顾晚舟不由得语气凌厉起来,目光中也带着一丝凶狠,眼看着她点燃了一支烟,顾晚舟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把话说清楚!”

杨薇娴熟优雅地吐出一朵烟云,秀气的脸上满是精美的灿烂,顾晚舟想,如果自己是个男人,在不知道她之前说的那些不尽如人意的话的前提下,自己应该也会想要拥有她吧。精致的脸,美好的身材,吹弹可破的皮肤,妆容亦浓亦淡,淡者,美好得像只纯洁的精灵,浓者,妖冶得像朵曼珠沙华,也不知道为什么,顾晚舟在那样的烟雾迷蒙中看见她脸上略带着成熟的沧桑,那让顾晚舟总感觉,如果她想毁了程景良,那她一定可以。

“耍着玩,听不懂?就是字面的意思。”她弹了弹烟灰,扬着下巴看顾晚舟,“你觉得有几个女人会不恨抛弃过自己的人?他提出分手时说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说完,杨薇将已经抽到黄色烟嘴位置的烟死命往烟灰缸一拧,抬手叫了服务员。

“一杯柠檬汁!”然后转头问顾晚舟,想什么都发生过一样说,“你要什么?”

顾晚舟摇头,惊讶于她的话,更加惊讶于她在自己面前说完那些话之后那份若无其事的淡定。

“说实在的,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没觉得你对我有多大的威胁,你长得也不好,不会打扮,没有身材……即使跟我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会在我面前提起你至少一次我都不觉得你有多么了不起,一直到那天,程景良陪我去参加聚会,几乎是醉成一摊泥的他,口齿不清地告诉我你是如何照顾酒醉以后的他,我才发现,我不把一个身材相貌都不如我的人放在眼里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我输给你的不是一点半点!”

杨薇喝了一口柠檬汁,看着顾晚舟的眼睛里依旧透着不屑:“我也曾经问过他是不是喜欢你,可每次他都否认,否认时他的语气和你如出一辙,肯定得不行,什么朋友,什么知己,都他妈是放屁!”

“他跟我提出分手的时候我问过他原因,他只说他很累,他觉得我和他不合适,其实一直到分手以后的两个星期,我都一直在纠缠着他,逼急了以后,他才告诉我,原来当初追我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顾晚舟还记得这件事情,程景良曾经告诉过她,认识杨薇是通过自己的小学同学,当时一群人出去聚餐,程景良的那个小学同学觉得杨薇人长得不错,就开玩笑地调侃着程景良,后来大概真的是小学同学出于玩笑,又或者真的是程景良让小学同学帮的忙,总之,用程景良QQ发出表白信息的人,不是程景良,而是他的小学同学。

“不管当初追你的人是谁,但你也应该清楚,程景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很认真地在对待你和他的感情!”顾晚舟有些激动地看着她,却根本不能从那张脸上看见什么值得转折的分毫和缓。

“是,那又怎么样?这样就可以作为他提出分手的理由?他凭什么,他程景良以为他是谁?”杨薇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柠檬汁,恨恨地看着顾晚舟:“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开心!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也知道他喜欢你,既然我得不到,你也不要想得到!我开心不了,我又怎么可能看着你们那么得意?”

“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得到他。”顾晚舟冷着一张脸扭头看着窗外,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

“不想得到他?!”杨薇站起来俯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顾晚舟,右手将顾晚舟的下巴掐住,逼她与自己对视,“可是我知道他想得到你啊!你以为他真的就要和我在一起了吗?哈……蠢货,他不过是利用我来刺激你!他亲口告诉我的,他希望我可以在你面前和他表现得亲密一点,原本想要让他上钩以后再狠狠甩掉他,让他尝尝被人甩掉的滋味,后来他告诉我需要我帮忙刺激你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让他亲手毁了你和他的感情不是更好玩吗?!我要看着他亲手毁掉你们感情之后的挫败和痛苦!哈哈哈哈……”

疯子!顾晚舟在心里骂她。

“放开!”顾晚舟用力推开她,两个人挣扎间打碎了只喝得剩下一点柠檬汁的玻璃杯。几近透明的黄色缓缓地从玻璃桌板滴下,杨薇挥手打发走闻声而来的服务员,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玻璃在手指间把玩起来。

顾晚舟看着她的样子,心里的疑问渐渐增加,比如她今天约自己出来的原因难道就是为了告诉自己她的报复计划?难道她不怕自己告诉程景良吗?

杨薇看着顾晚舟大口喘气的样子,把碎玻璃在顾晚舟的眼前晃了晃,一副看穿了她的样子,邪魅地对着顾晚舟笑道:“我不怕你告诉他。”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张单子递给顾晚舟,是一份化验证书,顾晚舟虽然看不懂那些组合在一起的字母和数字,但是单子最右下角的那两个医生写的字她看懂了:有孕。

顾晚舟冷眼看着桌上的化验单,好像明白了她这么胸有成竹的原因。

“程景良的。”杨薇脸上的得意逐渐加深。

果然。

顾晚舟看着她,强忍不安地冷笑:“这样的化验单,随便伸手就不止这么一张吧?”

顾晚舟必须承认自己说话时的心虚,事实上,顾晚舟的确有些相信这是真的,只是她打心底里不愿意去相信程景良会去做出这样一件让她和所有人,包括他程景良自己都接受不了的事情的。

“啪!”

杨薇把她的手机随意地扔在顾晚舟面前,屏幕里是相互纠缠的两个人,肩上都半挂着显得多余的衣服,脸色通红,表情迷离……而在两个人的不远处,是一个粉色的狸猫形状的钥匙套。

“这个地方,这个东西……你应该不陌生吧?”杨薇染着葡萄紫的指甲敲了敲手机的右上方,骄傲地指着那个钥匙套。

怎么会陌生?那个钥匙套是顾晚舟在高二的时候买来送给程景良的,放钥匙套的地方能看出来是个床头柜,顾晚舟虽然没有进过程景良的房间,但她也能认出来,这是程景良床边的床头柜,顾晚舟曾经在他家的客厅不经意间扫到过。

“好了,”杨薇收起手机,“不跟你废话了,两个选择,一,告诉他,我带着肚子里的东西去他家,毁了他!二,不告诉他,然后我流掉肚子里的东西,毁了你们!”说完,她突然挥舞着手臂,身体探过两个人面前的桌子,抓住顾晚舟的手腕,眼神凌厉地看着她,逼她做出选择。

顾晚舟看着她的样子笑,笑到两边肩膀抖得停不下来,笑到眼泪滴在玻璃板上开成一朵花。

“哈哈哈哈……”

“你他妈笑什么!”杨薇用力拉扯着顾晚舟的手腕,“笑什么?!”

“哈哈哈哈……”顾晚舟笑弯了眼,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滑过脸庞,斩钉截铁地说,“我笑你可悲!我笑你只能用这样下贱的手段得到你想得到的!我笑你真是可怜!”

“贱人!”杨薇的额间爆出了青筋,顾晚舟被她一巴掌扇得偏过了头,来不及回头就已经感觉到被她抓住的手腕传来一阵剧烈难忍的疼痛。

“啊!”杨薇扔掉手中带血的玻璃碎片,又举起服务员新端来的柠檬汁全部倾向顾晚舟的伤口。

“你疯了,给我滚!”顾晚舟挣扎着用右手用力推开她,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因为左手的伤不停地冒汗,低头再看自己的左手时,那里已经被长长伤口里流淌出来的血液侵略,血滴在地上快淌出了一片水塘的大小,顾晚舟痛得趴在桌上颤抖着,什么话也说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杨薇始终在笑,看着满地的红通通的血没有丝毫慌张,眼神甚至有些兴奋,顾晚舟只感觉,她疯了。

那是左手手腕五厘米长的伤疤出现的原因,在美国的时候陆子寒问过她,她只说是不小心摔倒时被地上的玻璃碴子划伤了,事实上很多人都问过她,她都这么说,时间一久,连顾晚舟自己都觉得那道伤疤真的是不小心摔倒以后被玻璃碴子划伤的,她不觉得自己在自欺欺人,那的确是玻璃碴子划伤的,只不过顾晚舟说的是主动,而经历的却是被动。

那之后,时光的服务员把人搀扶着送到了门口便忙不迭地回了店里,顾晚舟站在剧烈阳光下忽然有些恍惚,她悲哀地感受着身后事不关己的避之不及,脱掉了身上那件薄薄的雪纺外套强忍着疼痛缠上自己左手的伤口,冷汗如豆挂在顾晚舟的太阳穴位置,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人行道上的行道树旁,靠在那里忍受着左手传来的撕心裂肺。都说十指连心,也没有人告诉过顾晚舟手腕也连着心,顾晚舟都想不通为什么会痛到这样的地步,就那样一个小小的玻璃碴子,五厘米长而已,却流了那么多的血,还疼得让顾晚舟直冒虚汗,顾晚舟站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在不断来去的行人奇怪的目光中笑,终究,还是自己太弱,虚弱,懦弱,自己都算得上是占全了。

可笑,自己多年来一直以那么强硬的姿态面对所有人,却到最后被一条小小的五厘米长的伤口打败,顾晚舟啊顾晚舟,你还真是不值得多看你一眼,多同情你一分。

麋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