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晚景

舟行晚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0章 恨君不似江楼月

顾晚舟正月十六那天回的BJ,陆子寒来机场接她,将她送到了苏瑾家的楼下,他便开车离开了。

路桠是初八那天与苏瑾和长汀一起回的BJ,乐依晨把高中语文老师的工作辞去也跟着一起来了,她递辞呈的那天,还是顾晚舟开车送她去的,乐依晨说,她要把自己已经过了快三十年的人生重新活得漂亮一些,就一些些,她不奢求过多,她只是希望寻找到一些什么,寻找自由,青春,活力,人生的目标……她不知道,就因为不知道,她才想要寻找,那次在BJ遇上的那位旅行作家,总算算得上是她寻找到的第一个开始寻找的契机,她的心跟着那本印着春暖花开的旅游行记飞到了不知名的阳光中,等到路桠做了手术,她就该离开了。

来BJ之前,路桠就已经联系到了一家投资公司参加面试,那是年前就已经联系她的一家BJ较有地位的公司,顾晚舟私底下查过,那家公司的顾客都是能在美国市场上占到不小比例的商业精英抑或是在欧洲专营的土豪老板,以路桠的能力,大概不需要三年,就可以和顾晚舟做邻居了。

“面试怎么样?怎么都过了元宵节还没消息?”顾晚舟一进门就问她,明明是初九那天的面试,这样的公司应该很有效率才是,都过去了七八天了,顾晚舟上飞机的前一天给路桠打电话询问的时候就被告诉什么消息都没有,说是元宵节放假也就算了,这都正月十六了,更何况在BJ,这样的公司怎么可能有元宵节的假期?

苏瑾和长汀都在上班,家里只有乐依晨和她们两个人,顾晚舟刚把话说完,乐依晨就贴着面膜从洗手间里出来了,路桠给她递过去一杯水,淡淡地说:“昨天给公司打电话了,秘书说是总经理去了美国出差,后天才能回来,我是在他面前直接面试的,这也没办法。”

顾晚舟将她面前的酒杯抓起扔进了厨房,看着她酒气熏天的样子,皱眉没好气道:“你就是这样一副样子去公司面试的?!”

路桠没说话,只是趴在面前的茶几上两眼无神地看着阳台上的已然凋零的花,乐依晨在笑道:”怎么可能?只不过从回来就一直这样了,衣服也不换,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差连吃饭都要人喂了!”

“明天就去医院吧!”顾晚舟坐在一旁冷冷地说,看着趴在茶几上的她终于有了些反应的模样,顾晚舟忍不住冷笑:“说什么一定要等我来在一起陪着你去医院,路桠,你为什么就不坦坦荡荡的承认,你就是舍不得呢?”

眼泪终于忍不住地往自己的手臂上流,其实路桠是怕的,时间越近元宵她越怕,她知道顾晚舟来了之后一定会逼着她去医院,她也真的是舍不得,去医院检查之前还好,她原本以为不存在的,没有让她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是检查以后,路桠看见B超单上那个小小的阴影,突然就有了不少不能让它就这么消失的想法,她原本想着,大不了自己一个人把这个孩子养大,什么清白名誉,什么父母感受,她突然一下子就什么都不想去在乎了,只是医生的话又在下一秒把她的无所畏惧打得遍体鳞伤。

等到苏瑾和长汀回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的事情了,顾晚舟打定了主意不再让路桠这么颓废下去,趁着第二天是周末,四个人把路桠抓进卫生间里扒光洗了个干干净净,水汽氤氲在卫生间的镜子上,顾晚舟突然想起了几个人刚上大一的那年冬天在宁远附近的温泉度假村一起泡温泉的事情,几个人在酒店的温泉房放了一整个浴池的充满了硫磺味的温热泉水,一个七八平米大的浴池里被她们洒满了花瓣,苏瑾学着电视里往里面又加了好多浴盐和精油。五个人一起赤裸着身子泡在里面聊着各自大学里的新奇生活,和各自在毕业之后也没能了断的纠葛,比如顾晚舟和程景良的七年之痒。

一觉醒来已经快十点了,几个人洗洗漱漱了半小时,出门的时候还遇上了堵车,到市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以后的事情了,挂了号,乐依晨和顾晚舟陪着路桠找到了一张椅子坐下,苏瑾和长汀买了吃的从楼下上来,几个人坐在等候厅里吃得来劲,身边的其他病人和家属都看得眼色乱飞,五个人却吃得毫无形象可言,像是一场酒醉后的放纵,所有人都没有把平时都固守的东西放在心里了。

从手术室里出来以后的半个小时,路桠整个人都还是昏昏沉沉的说不了话,没有回到苏瑾的家,五个人的车直接停在了顾晚舟新家的小区门口。新房子从年前开始通风了三四个月,连顾晚舟也没有进去住过一天,通常只是买了新看中的家具和饰品过去摆放,新房子从买来其实就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五个人今天进去住,也是找到了一个搬家的好契机。只是顾晚舟家里什么都没有,上楼之前,几个人在小区的超市买了吃的和各种水果,还有一箱顾晚舟和长汀一起抬的鸡尾酒。顾晚舟开了门,从包里又掏出一张云见浅之前拿给她的药方放在桌上:“手术以后你要喝酒,我忍了,可是这往后三个月的中药,你要是敢停一天,我就敢把你放进云见浅的中药蒸浴室里蒸熟了你。”

砰!长汀已经打开了酒放在桌上,路桠靠在沙发上收起了顾晚舟给的药方,手放进包里的时候,才发现手机里收到了公司总经理发过来的邮件,收了手机,路桠前倾着身体拿了瓶酒高声道:“我放纵,我颓废,我伤害自己的身体,都只在今天以前,今天以后,我,路桠,在BJ重生!”

铛!

酒瓶相撞,是五个人跟随着路桠的今天一起重生的希望。

路桠和尤可为的相识,是起于苏瑾家的那次聚会,但两个人在那以后的四五年其实都并没有什么交集,与苏瑾无关的一次见面是在顾晚舟回国前的一年半,尤可为公司的老总来找路桠做投资咨询,陪在他身边的,就是一身休闲却得体的尤可为。

“那天晚上,你哥哥请我吃饭,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有些尴尬……”喝完了一瓶酒,路桠自己歪着身体开了一瓶新的,举着酒瓶看着苏瑾醉眼迷蒙地笑着:“因为想到了你从前想要撮合我们的事情,哈哈……”那笑声里,竟是无尽的悲凉,曾经那样为了程景良笑过的顾晚舟明白,那是爱到骨子里的无可奈何。

尤可为在那之后全权负责自己老板的投资工作,他所在的建筑公司又负责了路桠所在公司的重新装修得事宜,两个人见面的机会也渐渐多了起来,像是很俗套的故事,路桠喜欢上了尤可为,逐渐地,从越来越频繁的相处中,两个人的言行举止也多了不少暧昧的情愫,只是让人尴尬的,是尤可为那个时候有女朋友。

想到这里,靠在顾晚舟肩上强忍着小腹疼痛的路桠轻飘飘地说着:“他身边像是从来都不缺女朋友这种生物,公司重新装修的那几个月,他换了两个女朋友,却从没考虑过已经开始想要靠近他的我。”

事实上路桠在与尤可为相互来往的两个月以后就大概放下了,既然尤可为没有把自己列入可发展对象的队伍里,她也不会让自己沦陷的,至少不会让自己的结果太难堪,只是路桠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和尤可为的事情不像她从前在校园里那样遇到的有好感男生这么简单的事情,有的事情,你能控制在预想范围之内,这叫能力,但有的人,你能控制在预想范围之内,这叫控制欲,而爱情,却从来很少有人可以控制在预想范围之内,就像这一次的路桠,她没有做到。

尤可为酒醉以后,在路边吐了个天昏地暗,掏出手机想给自己刚分手的女友打去电话,结果却拨错打到了路桠的手机上,那晚在公司加班的路桠坐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办公室里沉默着听完了尤可为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恋与挽留,她突然就在那一刻醒悟了不少,没有让自己彻底地陷进这段可笑的感情里,果然是正确的。只是她也舍不得,路桠一直以为自己与顾晚舟和苏瑾不同,不是一点点的行为让自己感动就可以把自己的心一点一点挪走的,并不是路桠高了自己,而是她低估了爱情这种东西。

酒喝没了,五个人在沙发和地毯上四仰八叉地睡了一个下午,再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顾晚舟从沙发上爬起来进了厨房给路桠熬上了中药,再出来时几个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准备离开,顾晚舟有些疑惑,却没有机会开口便直接被长汀绑上了车。

在小区附近的酒吧门口停了车,顾晚舟靠在车门上扶额:“所以请你们告诉我,我们一会儿怎么回家?”

“打车代驾都可以啊,”苏瑾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说:“你真low!”

顾晚舟白眼一翻:“走,路路请客!”

“顾晚舟!这可是在紫禁城,你老人家的地盘,老娘现在没工作,没钱!”

没想搭理身后的咆哮,顾晚舟走在前面淡淡然道:“紫禁城又不止我一个人在混,本宫还要还房贷,经济比较困难。”

没在吧台停留,让服务生找了个包间以后几个人就没再出来过,门外不时有人透过那个小窗口看着,几个人却都没有发现……

麋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