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晚景

第35章 失而复得

陆子寒是在顾晚舟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第二天醒过来的,他的苏醒速度连医生都感到有些惊讶,那个时候顾晚舟已经在病房外不眠不休地守了八九天,而程景良三个人则看着顾晚舟守在病房外八九天,徐辰溪早已经把顾晚舟平安的消息传回了中国,顾爸顾妈那边稳定下来以后,莫则喻和欧晨几个人也开始准备回BJ的事情,莫则喻临走之前,顾妈拉着他说了一件事,回到BJ以后,他首先联系了程景良的助理……

顾晚舟依旧每天都守在陆子寒的病房外,医生已经确定陆子寒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需要在重症监护室继续观察,马克问过医生,陆子寒可以慢慢喝一点流食,于是顾晚舟每天都往返医院和马克家为陆子寒熬汤,好几次程景良想陪着一起,却都只能跟到了马克家门口而被进门熬汤的顾晚舟拒之门外,于是他就在门口抽烟等着,等着顾晚舟出了门,又陪着她一起去医院。这样往返的现象大概过了一周,程景良每天都能看见顾晚舟满脸笑容地走进病房,带着魂不守舍以来的最有活力的神采,在重症监护室里一天三次的半小时探病时间,她与陆子寒的对视仿佛成了她每天最有光芒的向往,而在病房外时,顾晚舟除了每天在自己的病房配合云见浅助理做针灸就是在给陆子寒喂完了花两个多小时熬完的汤以后喝完徐辰溪从云见浅那里拿回来的药,剩下的时间,就是在重症监护室外眼含笑意地与不时从虚弱的睡眠中苏醒过来的陆子寒相视一笑,两个人好像从这笑容中看到了一切,再无其他,他们只是笑,每当这个时候,程景良都会转身面壁,因为他从顾晚舟和陆子寒那样的笑容里,看见了他自己与顾晚舟的曾经。

因为陆子寒的好转,马克也开始放心地回到事务所和学校,霍姆斯则一直与顾晚舟守在医院里不曾离开,顾晚舟的情况也开始好转,针灸治疗让她开始了规律的睡眠和饮食,陆子寒的好转更让她可以安心地吃些东西果腹,只是她依旧不肯离开医院一整个晚上,只要顾晚舟不离开,程景良他们三个也不走,徐辰溪和段临笙每天就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把睡意朦胧的顾晚舟护在怀里一个晚上,程景良则靠在一旁,几个晚上以后,他们也发现,顾晚舟睡觉时是真的很不安分的,不是身体的不安分,而是心里的不安分。她始终得不到她想要的安心,所以每天晚上,顾晚舟睡在他们的怀里时,眉头始终是皱着的,似乎做了一个不美好的梦,她总是有一颗在梦中也不会安稳的心。

大概又是一周以后,陆子寒平安地从重症监护室离开,进入了普通病房,所有人尚在嗓子眼的心也都落了下来,马克也终于在陆子寒进入普通病房的一天以后成功将顾晚舟带回家睡了一个好觉,普通病房是没有必要需要病人家属守夜的,所以那天晚上所有人也都算得上稍微放心地离开了。

陆子寒的情况还算乐观,只是问题还是不容小觑,认识马克的医生告诉他们,虽然炸弹碎片已经被取出,可因为爆炸而染出的淤血已经在脑中结块,虽然自己会慢慢散去,可是在这期间也还是不要有刺激和伤害行为的情况,否则也很麻烦。所以总体而言,爆炸的事件也算过去了。徐辰溪和段临笙也被催着回国,所以在陆子寒转出病房的第三天,两个人便先回去了,顾晚舟则没有送他们去机场,她还要给陆子寒煲汤,叶之山也一直在催程景良回国,可他却不肯买账,虽然在顾晚舟当了个透明人,可他还是不放心把顾晚舟放在美国,即便她不是一个人,他也不愿意。

一直到陆子寒转入普通病房的第五天,陆子寒趁着顾晚舟回家煲汤的时间,留了程景良在病房里,谈起了顾晚舟在美国的生活,程景良错过的八年,和顾晚舟第一次进重症监护室那天对陆子寒说的话……

陆子寒躺在病床上,吩咐护士把床抬高,他半躺着笑看程景良,说:“谢谢你不远万里来美国看我,虽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程景良瞥了他一眼,不带一丝感情地回答他:“你知道就行,没必要多说。”

陆子寒笑着嗤了一声,对他说:“没必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相比你来说,我付出的更多。”

程景良冷眼一扫,哼了一声:“又如何?你难道认为晚舟真的爱你?”

“晚舟是不是真的爱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否决定爱上我,还有,她是否决定,不再爱你。”陆子寒咳了两声,看着冷着脸递过来的水,不由得摇头笑了一声,接过来喝了一口继续说:“我和晚舟,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有交集……我和晚舟认识,不过七年而已,这七年里,不论是我初识她时对她的暧昧暗示,还是与她相知后对她的明示,她都恰到好处地给了我和她一个很好的余地,连我们老师,马克,你应该见过了,他都替我感到惋惜。”

“刚开始我以为,她只是单纯地不接受我,后来才发现,她是不愿再把心打开给任何人看。晚舟在美国有很多朋友,这些朋友也都很好,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在中国的事情,除了她的父母,她几乎不会提到她的朋友和,爱人……”说到这,陆子寒停下来看了程景良一眼,程景良微皱着眉头,紧抿嘴唇一言不发,“她一直都是一个很让人好奇的人,直到两年前我回国,我也不知道她拒绝我的真正原因。那个时候看来,我和晚舟,不过是知交,是挚友,却绝对不是一对超越友谊的关系,我们知道彼此的抱负和理想,我们畅谈彼此的未来和希望,我们谈所有,除了爱情。”

程景良皱眉静静听着陆子寒的话,他突然有些羡慕的感觉,他宁愿求而不得,也不想像现在这样,要付出得不偿失的代价。

“我知道晚舟回国遇见你不是偶然,你应该早就调查过才对,也是那天在明启我看见了晚舟看你的眼神,我才知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原因。后来我问过晚舟你们之间的事情,可她不过是蜻蜓点水一般随意提起,我知道她在逃避,这大概会成为她这一生的死穴,因为她在美国从来不提回国的事情,对出国的原因也不过是随意说说,可我知道不是,我知道她有多想回国,她总是托经常回国的同学给她带一些中国的小吃和小东西,哪怕只是一小包糖雪球,出门逛街她从不去热闹繁华的商业街,只去华人街,她总是会一步一步慢慢地踩在华人街的石板路上,把她堆积在心里很久的压抑踩走,像是在发泄一样,她逛完了华人街以后心情就好的不得了。我知道,她想回国,可她却逼着自己不回去,博士在读期间,她拼命跟在马克身后接官司,在一个不算繁华也不算偏僻的街区找房子,只要是需要她做的文案或者官司,她都会去做,就是为了可以在洛杉矶买一套房子把自己的爸妈接过来在美国落地生根,可是我知道,她想回国。”

“我不知道你们当初发生了什么,可是我知道你心里清楚,她是绝望到了怎样的地步,才会逼着自己做一些她自己从心里都在排斥和拒绝的事情。晚舟倔强,除非她心里愿意,否则我从来都不知道有人可以左右她的想法,直到回国,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改变她最初就计划好的事情,她遗留在中国的所有,不管是家人还是你们这些朋友,原来都可以随随便便地左右她已经决定过的事情,程总监,其实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对我有多么大的敌意,因为我和你一样,区别不过就是现在晚舟愿意靠近而已。”

顾晚舟提着一壶汤回到病房的时候,程景良已经到了洛杉矶的机场,顾晚舟进病房的时候只看见陆子寒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看着她笑,至于程景良,她不想多问。

“医生说你的情况乐观,再过个两周吧,我们就能回国了,你母亲那边你放心,老师已经帮忙遮掩过去了,你现在就好好地养身体,等着过段时间回国。”顾晚舟给陆子寒喂着汤,温和的声音让陆子寒后背一紧,笑着调侃她,“你这么温柔,我还真不太习惯。”

顾晚舟捏勺子的手一顿,白了陆子寒一眼:“喝汤还阻止不了你捡骂!”

陆子寒听话地喝着顾晚舟喂过来的汤,看见她眼下厚重的黑眼圈,突然想到了那天顾晚舟进重症监护室梨花带雨地对他说:“陆子寒,既然爱上我是必然,又为什么要把时间耗在医院,难道你喜欢在病房谈恋爱吗?”这大概是陆子寒听过最难听的情话了。

可是他却总觉得这样难听的情话,大概是顾晚舟可以想到的最能逼着他醒过来的办法,即使顾晚舟心里清楚那不过是个求得心理安慰的办法而已,可她在面对陆子寒的昏睡时,已经慌了,即便没有用,她也要说。陆子寒知道,顾晚舟害怕失去。不是失去名利和荣誉,而是失去感情和重要的人,陆子寒很感动,他是顾晚舟心中重要的人。

麋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