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晚景

第181章 已过才追问

莫则喻:

知道宁依微和顾晚舟的事情的时候,是在我们高考前的几周,我那段时间刚和同居的女朋友分了手,正在BJ四处联系着朋友可以让我在回宁远以前把那只哈士奇给送出去。那段时间,大概是自己也忙,心情不是很好,和顾晚舟他们的联系也少了很多,事实上,从我冬天离开宁远之后,我和他们的联系就不是很多,偶尔联系一次两次,也只是说一说平时的情况和放假的时间,这样的对话一旦谈得多了,两边的人都会觉得无聊又没有意义。

毕竟,我们是那种在学校面对面遇上了,但是只要没事,都会懒得打招呼的关系。

很多人都会觉得,我们这群人的关系,还真的是挺莫名其妙的。顾晚舟和程景良他们在宁远一中的朋友们,似乎也这么说过,我也是听郁铭提起来的,他刚和欧晨在一起的时候,就很诧异,为什么会有人的关系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和顾晚舟他们联系的次数不多,但是宁依微却是个例外。

刚开始,我们偶尔会一起讨论一下一直都在玩的游戏,游戏里的角色,皮肤什么的,或者是一些我们都挺感兴趣的事情和歌手,还有一些那个时候还算是比较流行的各种各样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那个时候,是和顾晚舟讨论不起来的,晚舟她啊,不玩游戏,她不像宁依微那样,会这么轻而易举地选择投其所好,她不喜欢游戏,所以每次我们在讨论游戏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她就一定会坐在一旁沉默不语,倒是宁依微,虽然玩得不好,但是却一定会跟着我们玩游戏的时间一起连个线什么的。一来二去,很多时候顾晚舟的存在感,就会显得很低,很低很低。

更何况那段时间里,大家高三,顾晚舟更是直接限制了我们几个人去网吧地次数和行动,我在BJ好几次等着他们几个人放学出来上网的时候,都会到最后变成了程景良悄悄给我发信息告诉我说,晚舟又揪着几个人一起吃晚饭去了,网吧的事情估计是去不了了。

看,这就是我们的晚舟,一个新的妈妈。

比我们的亲妈管得还多。

其实在我看来,后来和宁依微的关系变得好起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不会像顾晚舟那样过喜欢管着我的生活,也不会像顾晚舟那样对我好到让我觉得她的好都是理所当然,到最后我也不会对那样的好心怀感激,相比于顾晚舟,宁依微有时候的投其所好和恰到好处,都能让我觉得,轻松又舒适。

宁依微和苏闵泽是在高三分的手,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她对闵泽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只知道,程景良告诉过我多次,宁依微和苏闵泽的事情也是分分合合好久了,其他人在旁劝过几次,渐渐地,也都觉得没意思了。

一直到后来,宁依微自己突然主动来对我说,她和苏闵泽分手了,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心里大概有那么一些预感,这次,应该是真的分手了。

果不其然的,到那之后没有多长时间,我就看见苏闵泽在QQ空间里发了他和自己新女友的照片,这是他和宁依微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实上,在他的历任女朋友里,除了宁依微之外,基本上所有的感情在确立了之后,他一定会在QQ空间里广而告之,高调得让人觉得令人发指,更加不用说在确立关系之后的秀恩爱的日常。

一直到我从BJ飞回了宁远,宁依微和我都一直保持着还算频繁的联系。我是回宁远高考的,我的十八岁生日刚好也是在高考后的一天,六月九号,我们家老头子为我在宁远一个靠河的度假山庄包下了三桌,我邀请了两个学校的朋友,当然还有顾晚舟和程景良他们,我们这些人,我知道,是分不开的。

因为程景良和顾晚舟是分不开的。

那天下午,其实所有在宁远一中上学的人,都有自己的毕业聚会,也基本上都在沿河的其他几家度假山庄包了好几桌,顾晚舟他们也是一直都在两边跑,剩下了宁依微和徐辰溪一直都在招待着我的高中同学。知道她和顾晚舟产生矛盾,也是在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顾晚舟和宁依微私底下有讨论过,关于宁依微和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也就是在那不久之后,我用来在所有人面前作为最后“戳穿”顾晚舟的一把剑,也是让顾晚舟彻底决绝离开的导火线。

也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一直到吃完了晚饭,我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在那之前,其实两个人相处得还算得上不错的,没有让其他的人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连一丝丝貌合神离的状态都没有,她们两个人还是像从前那样,和欧晨一起坐在一旁,顾晚舟不时还会替程景良他们挡一挡酒,而宁依微和欧晨依旧是那样,不能喝酒,也不愿喝酒。

顾晚舟基本上是被我的高中同学灌醉的,她和程景良一样,区别只在于,一个是替我挡着女生那边的酒,另一个则替我挡着男生那边的酒,像是不要命一样,招待起人来,比我这个请客的人都要卖力。

晚饭快要结束,顾晚舟还被我高中一个班的那七八个女生从程景良的身边带到了另一桌灌下了一箱多的啤酒喝两瓶白酒,我坐在他们对面的一桌,眼睁睁地看着明明可以替顾晚舟挡酒的宁依微却拉着不会喝酒的欧晨沉默地坐在了一边。喝多地顾晚舟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她还像是嫌弃顾晚舟的一身酒气一般,皱着眉头不耐地数落着顾晚舟,让你喝你就喝?不知道不喝吗?

然后顾晚舟无奈地笑了笑,对宁依微淡淡地说,说到底都是则喻的朋友,他今天喝了这么多了,我能帮一点儿是一点儿。

我听见顾晚舟这么说的时候,心里不是不感动的。

后来晚饭散了伙,我们在沈洛姐姐任经理的那家KTV包下了三层的整个大厅,顾晚舟他们喝得微醺,一=每个人骑着小电动载着两个人往那边去,我带着其他的几个人,慢慢沿着溯央河边散着步走着过去。顾晚舟那个时候还有他们自己班里在另一个酒吧的聚会,后来听欧晨说起,好像是把人送到了楼上,交给了苏闵泽和郁铭他们招待着,顾晚舟接了电话便准备要离开了。

我和我的那些同学就是在KTV一层见到顾晚舟和程景良正往外走的,我当时还好奇,这两个人是要打算去做什么?后来顾晚舟一脸抱歉地看着我和我的同学们,眼神里的醉意还没来得及散去,对我们苦笑着说:“我们班还有活动,对不起各位了,我过去两个小时就回来,则喻,你先带着你朋友好好玩儿一会儿,沈洛姐姐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你们直接上楼就行!”

看,这就是顾晚舟,有她在,我们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哪怕她那个时候醉成了那个样子。

我依旧是连我的生日聚会都不需要操心。

只是看着走在顾晚舟身边一直都拉着她手的程景良,我的高中同学有些忍不住了,都用那样暧昧的眼光看着两个人,一个小时以前刚在度假山庄和顾晚舟喝酒的其中三个女生拦在他们两个人面前,一脸兴奋地问顾晚舟和程景良:“你们两个是不是情侣?”

这样的问题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从初中到高中,再到顾晚舟回国的现在,或明示或暗示,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人问过我们,程景良和顾晚舟是不是一对。

一如往常的,否认的人依旧只有顾晚舟一个人,程景良也还是像从前那样,沉默着,看着顾晚舟一脸窘迫地对别人做着否认的解释和动作,满脸通红,紧张得让人觉得好笑,程景良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扶着顾晚舟的肩膀,一言不发。

我那点对顾晚舟在替我挡酒时的感动,就一瞬间都散得差不多了。

后来带着我的高中同学和刚在一楼点单的宁依微一起上了楼,早已经在三楼坐好的人已经开始相互抢着话筒鬼哭狼嚎了,大概是九点多快十点的时候,我从洗手间里出来,看见宁依微刚从门口走过去,我出去洗手的时候,却看见了她遗落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我一眼便看见了顾晚舟的名字下面有那么一句话:没错,我就利用了景良和闵泽的关系,让他觉得我在委屈求全,不得不偏向我这边。

那之后还有一些让我觉得可笑又窝火的话,在宁依微的那几句“为什么”以后。

宁子,我明着告诉你,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了。

你不喜欢闵泽,我早就看出来了,但是这不证明景良就喜欢你。他不会喜欢你,你是他的嫂子,即便是和闵泽分手了,你以为你能有什么优势?

我不过是利用了景良的同情心而已,他舍不得看我这样委曲求全的,你也不要太看得起你自己。

这样的话,是顾晚舟说出来的,这真的是让我觉得惊讶又可怕。

截图是我用宁依微的手机发给我的,在那之后很久,宁依微才知道我拿了她的手机给我发了他们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但是,我却是在顾晚舟出国以后不久,就知道了那些聊天记录不过是宁依微伪造出来故意要给我看见的一个陷阱而已,就像她在聊天记录里伪造地顾晚舟说出来的那些让人觉得生气的话一样,宁依微当时也不过就是利用了我作为程景良的发小不能让他受到伤害的初衷而已。你看,一旦人的软肋被别人看明白了,你以为,你自己还能保护自己多久?

会死得很难堪的。

后来,是程景良学子宴的那天,他把自己的前任杨薇也带了过去,我当时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暑假里被顾晚舟伤得又清醒了一些,那天的学子宴,顾晚舟走得很早,在程景良对她说完了那些让顾晚舟不能接受的话以后,顾晚舟就离开了酒吧。也是在顾晚舟离开以后的十分钟,程景良抛下了原本一直坐在他身边的杨薇,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看,晚舟生气了。

他脸上的笑容,让我只想一拳打死他。

真他妈的不识好歹!

我记得当时顾晚舟和宁依微是一起走的,现在想起来,大概宁依微当时和顾晚舟一样,是都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人不停地夸赞着另一个女生,所以不能不离开,因为实在是对那样暧昧又伤感的场面有些看不下去。

我后来给宁依微打了电话,把她约到了溯央河的桥上,在那里,我把那个聊天记录的截图给她看,事实上,我经常都觉得,宁依微那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委屈求全更能让我觉得值得相信。

现在想来,也不过是因为当初的顾晚舟太过于强势,就像我说的,我们的行为会被她限制一些,心里的那些感动和好感早已经被她像老妈子一样的唠叨磨得有些彻底了。

所以实际上,宁依微在那些聊天记录以后的“隐忍”,更能让我觉得那上面的东西,就是事实。

更何况,那上面的内容,事关着我的发小程景良多年的爱情。

我哪里敢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很久之后,在烧烤那天,我拿出那几张所谓的证据,逼得程景良在经历了杨薇被顾晚舟割伤的震惊以后,再次不得不相信,顾晚舟其实比他想象得要可怕有心计得多。

那之后,我和宁依微都相互缄默着,只是我对顾晚舟的不满情绪日渐加深,程景良再蠢,也是可以看得出来的,所以他到后来也很少愿意在我的面前再提起顾晚舟,只是我们这群人依旧是分不开的,每年的寒暑假,照旧是会在老地方相聚,一如既往的酒吧,一如既往的小吃店,一如既往的相聚方式。

我还记得那天,是我们大一结束的暑假,在河边的度假山庄烧烤。所有人都带着怀疑和震惊的目光看着杨薇手上还流着血的伤口,也同样那么不敢相信地看着顾晚舟脸上百口莫辩的表情,与我不同,没有一个人敢这么直接地想象到,那样的言语,那样的伤口,都是顾晚舟说出做出的结果。

只是这样的震惊其实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因为在欧晨骑着车载着顾晚舟离开以后,我们所有人也看见了顾晚舟之前站过的地方,滴下去的那么一滩血。于是,以为只是杨薇的伤口造成的我,就提醒大家,都散了吧。

知道顾晚舟要出国的时候,还是在顾晚舟已经踏上了从BJ到洛杉矶的飞机的以后的事情,那两段顾晚舟早早就准备好的录音,也是通过欧晨群发给我们的,没打开之前,我原本只以为,那大概就是两段没有必要点开来听的废话吧,后来再听,还是在段临笙找到了我家,一拳打在我脸上以后的事情。

我至今都记得,顾晚舟说的那句,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话,她说,则喻,你知道吗?我老早就知道,你和宁子的感情慢慢变得好了,她说的很多话,你理所当然会更加相信。只是则喻,我始终都搞不懂,为什么你在我和宁子矛盾之后,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

也是在我们所有人红着眼睛去找到了宁依微以后,我才知道,原来程景良在初中藏在顾晚舟课桌抽屉里的那封情书,顾晚舟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东西的存在,宁依微后来告诉我们,那封情书在程景良放进顾晚舟抽屉的下一刻,就被谢依依毫不犹豫地扔进了垃圾桶。

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我至今都是很好奇,到了今天,这样难堪的局面的时候,徐辰溪还告诉我说,宁依微居然还人格分裂,身体里带着杨薇和谢依依两个人的感情,就连程景良都认为,这样的宁依微,会对顾晚舟恨之入骨,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也是在那天我们所有人才知道,原来顾晚舟坐着欧晨的小电动离开之后发现的那么一滩血迹,是顾晚舟手臂上的伤口,后来的程景良气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气不过自己的愚蠢,还是气不过自己对顾晚舟的不信任,反正,气不过的成分里,是肯定没有对杨薇那样肮脏的心思的因素的。

后来找到了杨薇的时候,杨薇手上的那道伤口已经好了很多了,她一个人站在程景良和我还有段临笙的面前趾高气扬地说,对,这是我自己弄的,和顾晚舟手上的伤口一样,都是我做的。

最可笑的,其实不是这句话,而是杨薇在知道了顾晚舟离开以后,一脸得意的笑容,看着我们三个人说,你们还记得那天吧,你们都以为那滩血是我的,其实是你们傻,那些血,是我在和顾晚舟拉扯的时候,我故意用手揉她的伤口造成的。

我原以为,我已经算是给了你们很多提示了,可是啊,人傻了,没办法。

麋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