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晚景

第168章 遥将碧海通

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看见的东西,就是灰色的粗糙的墙壁和一扇加了铁皮包裹住的窗户,又是这样一副暗无天日的景象,唯一可以让施然看得清物体的灯光,就是连接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的那枚昏黄的电灯,施然晃了晃眼,那个电灯还在自己的头顶上晃个不停,钨丝的刺眼让施然有些睁不开眼睛。

施然都不知道原来这个年代的电灯还有钨丝做的,她还一直都以为这样的污染环境的产品早就已经禁止生产了才对,原来还有人在用,还安装在了自己头顶的天花板上,自己身体上的酸痛加上晃眼的灯光,让施然总算是在迷迷糊糊醒过来十几分钟以后,看清楚了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

费劲起身的时候,施然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床温暖的鸭绒被子,她抬起手来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皱着眉余光却还瞟到了自己左边的另一张床上躺着和自己一起从关着徐辰溪的房间里出走的李警官。施然看了一眼李警官身边墙面上那扇被铁皮封死的窗户,原本抱着的侥幸心理也终于被那扇铁皮窗户的出现凉去了半截。

赤着脚踩在了地上,施然走到了李警官的床边伸手轻轻摇了摇他的身体,有些心慌地看着他说:“李警官,你怎么样?醒醒!李警官?醒一醒,你还活着吗?”

被摇醒过来的李警官情况也没有多好,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一般,看着同样苍白着脸色的施然,眼睛花到还花了一小会儿的时间来辨认面前的人,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扶着施然坐在床边,叹了口气:“居然被抓回来了。”

“居然”两个字让施然有些感觉到不对劲,她停下了按摩自己太阳穴的动作,扭头看着李警官惊讶地问道:“什么叫做居然?你也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到这儿的吗?”

“嗯……”李警官皱着眉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天花板的四个角落以后看着她轻声说,“跟你一样,我只记得我们到了煤矿外围没有多远的地方,怎么到这儿的……我就都不记得了,就连我们在那之后遇到过谁或者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施然皱眉,声音冷清着问他:“我们是被人下药了吗?”

“有这种好药,那明启房地产的叶董事长还真的是挺无所不能的,”说完李警官又带着轻松的语气说道,“不过也是,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什么东西找不到?这些东西那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两个人坐在房间内环顾四周很久,李警官也起身在房间里各个角落开始摸索着什么东西,唯独是那道距离两个人的床大约不到五米的防盗门,他没有花心思去研究。毕竟两个人现在的处境的确是太显而易见了,龚城怎么可能那么没有危机意识,会让他们两个人在有机可乘?

施然在床边的柜子上瞄见了一个安装在抽屉拉扣上的微型摄像机,她伸手摸了摸,冷笑了一声对正在房间里摸索着什么的李警官提醒了一句:“别找了,摄像头在这儿。”

李警官迅速回头看了施然一眼,他走到两张床的中间看着施然正在用手指轻轻抚摸的那个微型摄像机,伸手拨开了她的手,蹲下了身体凝视着那个微型摄像机,对施然说:“有摄像机,就更加可以证明我们不是被其他人非法拘禁了……呵,我们还真的又回到煤矿了。施然,你觉得现在是不是有人一直在某个电脑屏幕面前看着我们呢?”

“别人我不知道,倒是那位凡事都唯恐天下不乱的叶大小姐,估计是最希望看着我们这些人绝望的……”施然起身走到自己的床上坐下,搭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腿上,低头盯着李警官依旧凝视着的那枚微型摄像机,淡淡道:“我这次还真的是被顾晚舟害死了,她是在向我报复吧,这样的方法未免也是太心狠了些。”

李警官闻言起身,被施然的话逗得松了松自己额头上紧皱着的眉,他也坐回了自己醒过来时躺着的床上,对施然说:“那你可要回去了以后,找顾律师要些损失赔偿,尤其是精神赔偿……”施然扭头看了李警官一眼,轻轻笑了起来:“那就让她把陆子寒还给我吧,这是我最想要得到的精神赔偿了,其他的,我都不要。”

李警官悠悠然地躺下,忍了忍自己脑袋里的眩晕,躺在自己的枕头上盯着天花板对施然说:“好像,顾律师一直都是这么容易让其他女人恨她的人啊,从明启房地产的那位程总监,到陆子寒……她真的特别容易引起你们的厌恶啊。”

施然只是点了点头,看着李警官闭着眼睛假寐的样子,想了想,脑袋偏向一边轻声道:“好像是这样的,我看叶可儿发出去的那些照片和放出去的那些关于顾晚舟过去还没有去美国的消息,她身边的男人,还真的是挺多的……这样的姑娘,在学校里,可不就是这么容易招人恨吗?”说完施然扭头看了一眼李警官,脸上露出了一些优越的笑容,说:“就像当初还在学校的我一样,身边围绕着的人永远都是异性,其中不乏条件优越的人,我身边啊,可以做朋友的女生,到现在也没有遇上。”

也是在那样一个招人恨却有这么多优越的追求者的年纪,施然却偏偏选择爱上了一个比自己站得更加顶端的陆子寒。

还真是命运无常。

年轻气盛,有眼无……

不,对于陆子寒这样的男人,施然不应该是有眼无珠。

是眼珠子太多了。

看得太全面了些。

“是啊,我看过那些报道,”李警官轻轻笑了起来,睁开了眼睛看着呆坐在床上的施然说:“我是没有过过那样的十几岁,我的十几岁,还是在警校里被学校里的训练搞得自己乱七八糟的,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晚上的夜训结束,回到宿舍睡觉的时候……但是顾律师……哈哈,说实在的,突然有那么些羡慕他们这些人的感情的。听陆子寒说,顾律师和她的那些朋友都认识了十几年了,那么多人啊,能扛过那么十几年的感情,还真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李警官的话让施然轻轻晃了晃神,她在自己的脑海里想了一会儿自己的十几岁,光辉,荣耀,优秀,是施然那些时候的最多的也是最贴切的代名词,她得到过全国的奥数奥英的一等奖,得到过全国最受学生们瞩目的文学奖,得到过最让人艳羡的成绩和保送资格,还有她最引以为傲的在演讲方面的天赋……可是,这一切的事情,虽然耀眼光彩,却始终,都比不上顾晚舟的十几岁那么丰富多彩,那么跌宕起伏。

那才是人生吧。

一段五彩的,充实的,有着此起彼伏的故事的青春和人生。

不像是自己,就连这段时间的非法拘禁,都还是托了顾晚舟的福,让自己原本按部就班的乏味人生看上去多了那么些颜色。

即便未来不知道是死是活,但是施然还是觉得,她由衷地羡慕顾晚舟的生活和她所拥有的感情。尤其是那天在日料店与顾晚舟交谈过了以后,施然更是觉得,顾晚舟,这个看上去性子凉薄的女人,其实比自己看上去,要热情似火得多了。

“施律师,其实你的条件,真的不比顾律师条件差……”李警官的话让施然原本有些泄气的心突然又有些振作了不少,李警官笑了笑继续说,“所以你倒是没有什么必要自怜自艾,你和顾律师,原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成长出来的姑娘,无所谓谁的人生更好,谁的条件更优秀,其实说不定,顾律师羡慕的人是你。毕竟说到底,你想一想,顾律师的人生虽然是丰富多彩了一些,但是如果让你从初中开始到现在就一直都有那么多女人来陷害你,诋毁你,都企图毁了你的生活和夺走你拥有的东西……我之前在调查顾律师被快递恐吓的那件案子的时候,才知道在那个时候顾律师其实是刚回国不久,施律师,你想一想,刚回国而已,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完善的时候,就遭到了一个女人的威胁……这样担惊受怕的人生,虽然是丰富多彩没错,但是你真的愿意吗?”

李警官的话让呆坐在床上的施然沉默了好久,她的视线始终都停留在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某个范围内,笔直的,目不斜视的,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李警官闭了眼睛躺在床上,两个人沉默着,突然,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睡着过去的李警官,轻轻笑道:“谢谢你。”

那样的人生,到无所谓是否充斥着担惊受怕,施然突然想通的,只是顾晚舟那段充满了算计和背叛的人生,她不愿意要。

即便她拥有自己最爱的陆子寒。

麋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