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医妃权倾天下

第10章 公道

谢知微冷冷地瞥了冯氏一眼,冯氏的后脊背跟着一凉。

她今日总算是领教到了这个孙女的厉害之处,养不熟的白眼狼,要不是肖氏,她还真下不了台。

“清姐儿,当日是你不对,祖母罚你抄写一百遍《女论语》,再回薛家跪三日祠堂!”冯氏心疼外孙女,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白,心都碎了。

薛婉清不敢置信地看着冯氏,她委屈不已,泪如雨下,“外祖母,分明是大表姐自己滑下池塘的,为何只罚清儿?”

就算是她把谢知微推进池塘,谢知微不也回报了吗?原身把命都偿给谢知微了,谢知微竟然还不依不饶。

她的运气也是真不好,一穿过来,剧情走向就变了,难道说是因为自己穿越了的缘故?

冯氏有点烦躁,她这个外孙女啊,还是太嫩了点,既然推了谢知微一把,没有把人淹死,就该想到后患无穷。这孩子一向识大体,今日也学了谢知微的小家子气,一点儿委屈都受不得呢?

“清姐儿,薛老太太寿辰近了,你也该回去给你祖母磕个头了。”肖氏笑道。

这个二舅母也是个面甜心毒的。

薛婉清决定暂时先退让一步,她初来乍到,虽然有原身的记忆在,但对形势把握得还不够准,蛰伏一段时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要谢知微好看。

“那就劳烦二舅母了!”薛婉清犹不甘心,谢知微不过占了谢家嫡长女的身份才如此咄咄逼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她微扬起下巴,“大表姐,当今圣上以孝治天下,谢家外祖父和外祖母健在,舅舅们和舅母们都在,这家还轮不到大表姐来当吧。”

如此低劣的挑拨离间,谢知微觉得自己真是高看了这个表妹了,这么蠢,前世自己怎么会输得那么惨?

谢知微没有搭理她,而是看向谢知慧,“二妹妹,大公主请我明日进宫去找她玩,说我可以带上家里的妹妹,不知二妹妹明日得不得空,要是得空,能不能陪我进一趟宫?”

肖氏原本还介意薛婉清说的话,不满谢知微趾高气扬,此时却是眉开眼笑,推了谢知慧一把,“慧姐儿,还不快谢谢你大姐姐!”

“大姐姐,我可以去吗?我从来没有进过宫,我怕我不懂礼数,丢了谢家的脸面。”

“二妹妹多虑了,我谢家诗礼传家逾百年,最懂礼数,怎么会出错?若二妹妹担心,我让秋嬷嬷给二妹妹讲讲宫里的规矩。”

“这敢情好!”肖氏喜不自禁,好话一箩筐地往谢知微身上砸,“微姐儿果然是长姐,知道爱护妹妹们,二婶那里还有几匹好缎子,回头二婶让人给你姐妹二人做两身冬装。”

“二婶好意,微儿心领了,劳烦二婶把表妹送回薛家,领罚的事,二婶可要跟薛家大太太好好说说。”

“这……”肖氏顿时为难了,心里把谢知微也恨上了,她就说,谢知微为何会这么好心呢,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可是让她说不许女儿跟着谢知微进宫,她舍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要知道,若是入了皇后娘娘的眼,将来女儿的婚事就会水涨船高。

眼看女儿十岁了,过完年也要开始议亲了。

“母亲,人做错了事,该领罚就应当领罚。这么冷的天,表姐把大姐姐推进池塘,实在太不该了,难不成就凭表姐哭一顿,这罚就不该领了?以后,岂不是谁都可以肆意妄为,不守规矩?”

谢知慧忍了好久,无奈,祖母和母亲还有婶娘们这些长辈都在跟前,没有她说话的份,但对薛婉清的做派,她真是忍无可忍。

吃谢家的米,穿谢家的衣,居然还要谋谢家人的命。

冯氏被气得肝疼,偏偏,谢知慧是她嫡亲的孙女儿。

肖氏权衡再三,心里已是有了主意,她也不会傻乎乎地说出来,让婆母不喜,等到了薛家,再见机行事不迟。

谢知微也不担心肖氏,她很清楚,以肖氏的精明劲儿,知道该如何选择。

薛婉清纵然承认自己输了这一局,但也败得太气人了。

“慧表妹,怎么连你也不分青红皂白了呢?分明是大表姐自己滑到池塘里去的,我也被牵连得被她推进了池塘,大家都有错,为何偏偏罚我一人,大表姐还如此蛮横,不依不饶。”薛婉清用帕子沾着眼角,眸光四处瞟,看到周围的人果然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就知道,舆论真的很重要。

“清表姐,当时池塘边也没有别的人,你说是大姐姐自己滑下去迁怒于你,也没有人证物证,也不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谢家从来没有如此不讲理的人,大姐姐明理通达,你的意思是,大姐姐蛮不讲理,祖母不辨是非罚你一人不公平?”

真是个小傻子,也难怪书里说,谢知慧后来被人骗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活该!

“慧姐儿,够了,这事与你没有关系!”老太太气得够呛。

谢知慧却浑然不觉,反而很满意地对谢知微道,“大姐姐,祖母还是向着你的。”

祖母总算是主持了一回公道。

谢知微勾唇一笑,道,“自然,毕竟我姓谢,表姑娘姓薛。”

要说姐妹俩故意演这一出戏,老太太不信,薛婉清也不信。书上说谢知慧以谢知微为榜样,不愿坠了谢家诗书世家的门楣,一心上进,不光学琴棋书画,还攻君子六艺,以至于有点走火入魔,不通世事。

肖氏见女儿成功地把老太太气得去了半条命,毫不自知,也挺无奈,她这个女儿啊,天生就比寻常人少了一根筋不说,还总是怪她这个做母亲的出身权贵,为何不像已故的大伯母那样出生诗礼世家,每每比上谢知微就很自卑。

“大姐姐一路风尘劳顿,快和大伯母回院子梳洗休息吧,等大姐姐安顿好了,我再去找大姐姐说话请教。”

谢知微和袁氏送了冯氏几步,很显然,冯氏半点都不想看到她们,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你们先去歇着吧,我这里不用你们伺候。”

天心媚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