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女帝

至尊女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奇怪的老乞丐

“小姑娘,你是个好姑娘,为了报答你给我的包子,我送点东西给你。”老乞丐吃完包子,一抹嘴巴,就把手伸进自己脏兮兮的衣服里面掏啊掏的,掏了半天,掏出来一本一指厚的书递过来,“这本书送给你。”

夏熙萱接过那本书,发现表面已经皱巴巴的破烂不堪,随意地翻了一下,发现竟然翻不开,顿时撇撇嘴道:“你逗我玩呢,这东西翻都翻不开!”

老乞丐嘿嘿一笑:“时机一道,自然就能打开,你且好好收着,千万不要弄丢了。”

夏熙萱心下疑惑,同时也明白了面前这看起来邋遢兮兮的老乞丐,并不是什么普通的乞丐,顿时心生敬意,双手抱拳:“多谢老先生赠书。”

老乞丐又是一笑,从脏兮兮的手指上摘下一枚材质古怪的戒指,“这个也送给你。”

“这是……?”夏熙萱拿着那枚戒指又是疑惑一问。

“你的易装水平不过关啊,这个戒指送你,戴在手上,就能易容成你想要的样子,小姑娘,祝你成功!”话音刚落,老乞丐身前突然白光一闪,整个人就原地消失了。

夏熙萱看得呆愣在原地,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可是手上那本破破烂烂的书,和那枚奇奇怪怪的戒指,确实证明老乞丐曾经存在过。

卧槽,难道她遇到传说中的剑圣了?

夏熙萱眨眨眼睛,今天的好事也太多了吧?

她赶紧将破书和戒指收起来,随后抑制住心里的兴奋,装作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转身后的夏熙萱并没有发现,在她离开以后,原地凭空又出现一抹白色翩然的身影,正是昨天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璃清。璃清看着夏熙萱离开的方向,手中结印,一道红色的光芒隐进她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

夏熙萱直接走进一家茶馆,虽然经过了老乞丐的那个插曲,但是她还没有忘记自己今天出来的目的,她是来打探消息的。

茶馆果然如同她想象中的一样热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夏熙萱一走进去,她那一身富贵的气质立即吸引了小二的目光,热情地过来招待:“这位小少爷,您是第一次来咱们蓬莱茶馆吧?是喝茶还是听曲儿?”

夏熙萱从袖子中拿出一锭银子递过去,“喝茶,给我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就行了。”

“好嘞!小少爷这边请!”小二哥按照夏熙萱的吩咐把她带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点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夏熙萱一边慢慢喝着,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周围的谈话。

事实证明,茶馆里的人确实八卦,一会儿说到某个青楼的花魁,一会儿又谈到某个落马的贪官,夏熙萱听了半天,都没听到自己感兴趣的消息,正准备结账走人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诶,你们知道幻剑宗马上又开始招收新弟子吗?”

夏熙萱起身的动作一顿,又坐了下来。

另一个粗嘎的声音道:“知道,怎么不知道?我婆娘有个十岁的弟弟,正准备报名参加呢!”

“说起这幻剑宗,就不得不说说那让天下修真者都垂涎不已的铿锵花花粉了,据说前段时间幻剑宗抓到一伙儿贼人,就是专门去偷那铿锵花花粉的。”

“嗨,那等神奇之物,我们是连看都没资格看一眼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管他是真是假呢,咱们普通老百姓,就图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来来来,喝茶喝茶。”

“……”

没谈论几句,这伙儿人就又转到了其他的话题。

夏熙萱结了账离开茶馆,满脑子却还在想着铿锵花花粉的事情。

如若这世上真的有铿锵花花粉,那么她夏熙萱现在还真有那个兴趣去见识见识,现在她的经脉也打通了,可以重新开始修炼了,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再重零开始了。

时间不够用啊,她已经来这里三年了,如果再一点一点地慢慢修炼,她没耐心花上几百年去修成正果,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诸如铿锵花花粉这样的东西。

既然昨天晚上慕靳也说到了铿锵花花粉的事情,那么就证明这个宝物存在的可能性起码超过百分之五十。嗯,如果有机会的话,她倒是可以去幻剑宗看看。

想得正如神的她,并没有发现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黑影。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夜幕渐渐笼罩了下来,街上的小贩基本上都已经收摊了,原本热热闹闹的街道此时显得十分的冷清。

夏熙萱满脑子里都是铿锵花花粉的事情,突然,她感到自己的身后有人靠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后脑狠狠一痛,然后眼前一黑,就不醒人事了。

夏熙萱是被饿醒的。

肚子发来咕咕的抗议声,她抖了抖睫毛,慢慢睁开眼睛,没有摸到自己那床柔软舒服的丝被,她疑惑地四下张望,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脑海里关于昨天的记忆这才慢慢袭来。

好像,貌似,自己是被绑架了?

夏熙萱打量着这个房间,发现除了一张破烂的小床以外,什么都没有,房门紧紧地关着,一扇破烂的窗户被风吹得吱吱作响,自己并没有被绑住,也没有被点穴什么的。

这是什么情况?

这绑匪也太不专业了吧!

夏熙萱在心里吐槽着,翻身从床上跳下来,活动活动四肢,很好,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她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尝试着去拉门,却没想到,自己只是轻轻一拉,门就自动开了。

门也并没有锁,更让她感到不解的事,门口也并没有人守着。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绑了她来,却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也没有提出什么条件,甚至连面都没有露一面,只是为了请她睡一觉?

管他的呢!

夏熙萱想不通,就干脆不去想了,昨晚上自己一夜未归,爹娘应该着急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赶回家里才对。

这样想着,夏熙萱快速地离开了这间小木屋,拐过几个拐角以后,就到了大街上,所以昨晚那绑匪其实只是把她搬了不到一里的地方吗?

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啊!

刚踏进国师府的大门,夏熙萱就明显地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太对劲,还有下人们看着她的眼神,好像十分奇怪,又带了些探究的样子。

夏熙萱心里咯噔一声,莫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吧?于是赶紧快步跑进正厅,进去了以后才发现,夏子轩和兰飞雪都在,更让她吃惊的,是慕靳居然也在。

“爹,娘,我回来了。”见气氛沉闷,夏熙萱干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她知道自己彻夜未归,爹娘肯定是生气了。

“萱儿,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和你爹到处找你。”兰飞雪始终心疼女儿,见夏熙萱一脸愧疚的表情,就忍不住心软了。

夏熙萱赶紧解释道:“女儿昨天就是去茶馆喝了点茶,后来回来的路上,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昏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今天早上了,娘,我不是故意让你们担心的。”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慕靳却冷冷地看着她,语气里带着耐人寻味地质问:“你确定你是去喝茶了?”

夏熙萱眼皮一跳:“太子殿下什么意思?”

慕靳看着自己的手指,语气漫不经心,“昨晚,本太子亲眼看着你走进了春香院。”

夏熙萱眼皮又是一跳,春香院,是青州最大的青楼。

“萱儿,太子殿下说的都是真的吗?”夏子轩严厉地问道。

夏熙萱一听这语气,心道不妙,和夏子轩相处了三年,她自然把夏子轩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了,听夏子轩现在这语气,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啊。

她赶紧解释道:“爹,太子殿下是乱说的,女儿真的只是去喝茶而已,女儿一介女流,怎么可能去青楼那种地方?”

“是啊轩哥,萱儿才十一岁,又是一个女孩子,就算再野,也野不到青楼里面去啊,莫不是太子殿下看错了吧?”兰飞雪也帮着夏熙萱解释着。

原本话不多的慕靳今天却特别多话,他又淡淡地插了一句:“春香院里也有小倌。”

这下,夏熙萱和夏子轩父女俩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了。

夏熙萱敢肯定,这个钟离慕靳就是故意的,她昨天哪里去过什么春香院,她连春香院的门都没有经过,他这么抹黑自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小女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在家父家母面前冤枉抹黑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相信慕靳已经被夏熙萱凌迟数遍了。

慕靳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纯良的表情:“夏小姐可是冤枉本宫了,本宫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就成了抹黑了呢?”

“萱儿!太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夏子轩一拍桌子,语气里已是充满了怒意。他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一般不轻易发怒,但是一旦生气,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三年的相处下来,夏熙萱十分了解这一点。

推荐好友大作神偷杀手特种兵

他是神偷,也是杀手,更是超级兵王。

他看上去弱不禁风,有些瘦削,却静若西湖水,动则要人命。博士世家的大学生,背负遥远的命运,却依然淡然自若,练得一手流氓好本事,最爱调戏美女,最喜打倒贱人!

治不服,推美女,这难道是上天派给我这个纯洁高尚阳光帅气英俊潇洒良好市民的天降重任?

九天舞

作家的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摸摸大,么么哒,我爱你们,我会努力写出更好的章节。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