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女帝

至尊女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8章 宗主要见你们

夏熙萱难得地睡了一个懒觉,第二天早上,太阳都升起来了都没有醒,也许中途醒过,但是马上就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她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

不过夏熙萱毕竟是经过了多年的训练的,敲门声响起的那一刻她就从睡梦中彻底地清醒过来,用最快地速度穿好衣服,走过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慕靳。

夏熙萱对他打搅自己睡眠的行为感到十分的不悦,“有什么事吗?”

慕靳让开一步自己的身体,在他的身后,紫临的身影露了出来。

“蓝师弟,是我找你。”紫临露出一个客气的笑容来。

夏熙萱不悦的表情这才收敛了起来,她在不那么熟悉的人面前,还算是有礼貌,“原来是紫临师兄,找我有什么事吗?”

紫临笑道:“宗主要见你们。”

“见我们?”夏熙萱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

紫临肯定地点了点头:“没错,你,和慕靳师弟。”

夏熙萱就更加的惊讶了,她和慕靳两人,一个是不记名弟子,一个连弟子都算不上,他们充其量,只能算是长期借宿的而已,宗主为什么会突然要见他们?

不过疑惑归疑惑,她还是用最短的时间收拾好自己,和慕靳一起跟着紫临出了药园。

走过七拐八弯的青石板路,紫临终于在一栋单独的房子面前停下来,夏熙萱下意识抬头去看,门口挂着一张狂草书写的“议事厅”三个字的匾额。

紫临回头对他们两人道:“就是这里了,你们自己进去吧。”夏熙萱和慕靳疑惑地对视一眼,都猜不出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移开眼神,两人在紫临肯定的眼神中走进屋子,进去以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十分开阔的空间,正上方,宗主和几位长老正坐在那里,看到两人走进来,均是露出和蔼的一笑。

“弟子见过宗主和各位长老。”夏熙萱和慕靳老老实实地行了一个礼,幻剑子这才颇为慈祥地开口道:“你们来啦,坐吧,坐着说。”

夏熙萱转头一看,果然在身边不远处看到两张并排起来的椅子,面上有些犹豫,下意识地看向璃清,璃清淡淡道:“宗主让你们坐,你们就坐吧,不必拘礼。”

既然璃清都这么说了,两人也就没了什么顾忌,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夏熙萱又发现椅子边的矮几上还放着两杯泡着热气的茶,看来是刚泡上来不久的,而且还是泡给她和慕靳的。

这就更奇怪了,她和慕靳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更不是宗里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怎么出门一趟回来,就受到如此礼遇了?

“咳。”幻剑子清咳一声道:“这次把你们俩叫来,确实是有事商量,你们也知道,这天气已经入秋了,铿锵花也快开花了,这个时段的幻剑宗暗中隐藏了很多的危险,所以需要弟子们同心协力度过这次的铿锵花花期。”

“是,弟子知道。”夏熙萱点点头,但是还是不明白,这种事情,按理来说不该找她和慕靳商量吧?

“是这样的,你们这次在花瓷镇的表现,璃清长老已经和我说过了,虽然是试炼任务,但是宗里也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说起来,比起我那新收的弟子,你们可比他优秀多了,这让我这个当师尊的都觉得脸上无光啊……”

幻剑子继续慢腾腾地说着,不过却迟迟说不到主题,夏熙萱想,难道是因为她比王霸天要优秀,所以幻剑子嫉妒了,要给她小鞋穿?

呃…宗主应该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宗主,这只是小事而已。”夏熙萱微有些忐忑地搭着话。

幻剑子端起旁边的茶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话题突然就跳跃了,“本座听花容长老说,蓝诺已经修到了剑王?”

原来是因为这事。

夏熙萱拱拱手道:“弟子只是运气好而已。”

幻剑子点点头,并不否认她的说法:“对于修真来说,天赋与刻苦很重要,同时运气也很重要,蓝诺,慕靳,本座想收你们为本座门下的弟子,你们愿意吗?”

夏熙萱和慕靳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两人严格来说根本算不上幻剑宗的人,也没有拜入任何长老的门下,宗主突然提出要收他们为徒……难道是看上了他们的潜力?

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夏熙萱三个月就修到了剑王,这速度一般人可赶不上,而慕靳的实力,更是神秘莫测。

“本座可以给点时间让你们考虑一下,要知道,你们目前的实力在年轻一代来说算是很突出的,但是剑王以后的修行才算是正式进入了修真之道,且不说提升没那么容易,如果没有一个人来为你们加以指导,很容易就无法再近一步。”

幻剑子好像并不着急的样子,又将话题引往了铿锵花那边,“本座已收到消息,江湖各大门派,包括邪道下五宗,还有一些修真家族以及个人都开始朝着浮华山而来,想必都想抢夺我幻剑宗特有的铿锵花花粉,这段时间,大家要注意防范。”

夏熙萱点点头,心里却在想这样的事情你和我说有什么用,虽然我大小也是一个剑王了,但是幻剑宗的剑王何其多,难道还指望我去帮你击退敌人不成?

幻剑子接着又看向慕靳道:“慕靳,你在药园住得最久,我让璃清长老再选一些菁英弟子出来,由你带队,务必要守好药园。”

慕靳脸上的表情微妙地变了一下,随即颔首道:“弟子遵命。”

“蓝诺,你也和慕靳一起,两人一起带队,此事至关重要,切记一定要保护好药园里的每一株药材。”

“是。”夏熙萱答应着,对于幻剑子的安排不置可否。

苍翠峰其实是一座孤峰,四面都是万丈悬崖,可以说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加上山势陡峭,想要从苍翠峰来去自如并不是一件易事,所以尽管幻剑宗建宗以来,觊觎幻剑宗的铿锵花或是其他东西的,都没有被任何人得手过。

不过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特别是铿锵花这种奇物很容易就会吸引那些修真界的高人,就算是幻剑宗是天下第一大宗,对于将要面对的敌人,也不能有任何一点的掉以轻心。

幻剑子又和几位长老们谈论了一下宗内各个部位的布置以及人手安排,他并没有让夏熙萱和慕靳两人褪下,两人也不好意思打断人家说话自己出去,只能在那里被动地听着。

直到夏熙萱感到自己的屁股都坐得有点麻了,宗主才能长老们商量完毕,放大家离去。

“慕靳,你说宗主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夏熙萱不解地在慕靳的耳边问道,“让我们两个来带队,怕是不能服众吧?”

慕靳冷哼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情绪,“没什么,看上了我们俩的实力,想要拉拢而已。”

“这应该不至于,幻剑宗的天才何其多,也不差我们两个。”夏熙萱摇着头反对道。

“但是偏偏你我不是幻剑宗的正式弟子,宗主想让我们拜入他的门下,也是无可厚非。”比起夏熙萱的胡思乱想,慕靳还算比较冷静,换一句话来说,幻剑宗是天下第一修真门派,不可能会允许自己眼皮底下看着成长起来的人,加入其他的宗派,为日后树敌。

夏熙萱想了一下,也算是想明白了,不过如果拜入幻剑子的门下,那王霸天岂不是就成了她的师兄?

……不要啊。

走到药园的门口,慕靳突然转过头问她:“你会答应吗?”

夏熙萱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慕靳问的是拜师的事情,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拜入幻剑子的门下虽好,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药园里的宁静。”

慕靳勾起唇角微微笑了一下,笑容并不明显,但夏熙萱却很敏感地看出他在笑,“你能拜就拜吧,宗主可是为数不多的剑尊之一,错过这个机会确实可惜了。”

“那你呢?”夏熙萱下意识地问。

慕靳摇头道:“我不能拜师。”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走吧。”慕靳显然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夏熙萱歪着脑袋,觉得慕靳越来越神秘了,自己和他认识、相处了这么久,以为稍稍有点了解他了,但是事实证明,她一点也不了解他。

除了知道慕靳是青州的太子以外,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可是慕靳却好像很了解她的样子。

夏熙萱叹了一口气,刚想说一句什么,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抓住它,别让它跑了!”

“孽畜,我看你往哪儿跑,还不过来受死!”

“吱吱……”夏熙萱突然感到肩膀一重,小金快速地跳上她的肩膀,然后对着身后的一众“追兵”呲牙咧嘴地做着鬼脸,那嚣张的样子连夏熙萱见了都忍不住想揍它一顿。

“你惹什么事了?”夏熙萱头疼地看着肩上的金色小东西。

九天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